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五十七章 客栈事件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这日,南宫浅正在屋里写和离书,虽然不知他们为何不愿离开公主府,可总该放任他们自由,可五封和离书也着实费时了些。

    琴月一进屋就瞥见桌上的和离书,“小姐?”惊呼道,南宫浅怎么会在写和离书?

    “何事?”南宫浅头也不抬,仍旧继续着手上的事,似乎并不怕琴月知道此事。

    “小姐,你这是……为什么?”琴月内心抑制不住的震惊。

    “如你所见,和离书。”还是一贯的冷然。

    “可是为什么?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几位公子都渐渐地喜欢小姐了,小姐你这是为何?”琴月实在不懂南宫浅的想法,若不喜欢几位公子,那为何大费周章的做这一切?

    “琴月,现在的你自然不会懂,待你有喜欢的人了,就会明这般是为何。”

    “可是小姐……”琴月还想反驳,却被南宫浅止住了。

    “没有可是,这事就不要再提了,你来是为何事?”言语中隐含强硬,憋的琴月咽回了接下来的说辞。

    “小姐,轩辕国的使者已经到府中了。”

    ……

    夜色渐浓,坐在去轩辕国的马车上,已经快行驶一天了,即使坐着马车,南宫浅都觉着疲惫,揉了揉眉心,闭目养神。

    “朝阳公主,今晚我们就在这客栈歇脚,你看如何?”青衣使者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

    “也好。”颠簸了一整日,南宫浅也想好好泡个热水澡,舒爽的睡一觉。

    冷亦寒时刻的跟在南宫浅身后,寸步不离,可话语却极少,若是不说话,就像一尊门神,暗放煞气,吓得青衣使者都不敢靠近南宫浅。

    “几位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那小二见南宫浅一行人衣着华丽,贵气逼人,双眼滑溜溜地转动着。

    “住店,四间上好的客房。”青衣使者说道。

    轩辕国派来两位使者,(青衣使者)骆阳,(黑衣使者)骆云,是一对兄弟,骆阳人如其名,阳光外向,骆云却与冷亦寒有些相似,沉默寡言,二人都是轩辕澈的十二龙骑之一。

    “好嘞,四间上好的客房。”小二对掌柜报道。

    “客官请随我来。”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南宫浅终于有了歇脚的地方了。

    “小二,打桶水来,沐浴用。”

    “好嘞,姑娘请稍等,我这就去为你备水。”

    热水备好,缓缓地褪去衣衫,挽起青丝,沉入水中。撩起涟漪轻抚手臂,水珠顺着白皙的手臂,滑落到腋下,没入水中。

    如此令人热血膨胀的场景,无人欣赏,实在可惜。

    南宫浅轻阖上眸子,享受着肌肤与水的交融,身心疲惫的释放。

    半响,却被一声惨叫惊醒,“下次再偷看,就不是断手这么简单了。”冷亦寒冰冷刺骨的声音传来。

    “官人饶命,官人饶命,小的知错了,知错了。”门外不断传来那人磕头求饶的哭声。

    “滚”冷冽的语气丝毫不为那人所动。

    “是,是,小的这就滚,这就滚。”只听那人真的是滚着走的,可见被冷亦寒吓得不轻。

    白皙的手指微挑,迅速起身裹好衣衫,完美的曲线瞬间被掩盖。

    走到屏风后,快速地穿戴好衣衫,一袭蓝色的金丝绣花长裙,完美的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形,全身因为点点湿露而散发着无尽的魅惑,似落入凡尘的仙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散开青丝,随意地拨弄了几下,便打开了房门。

    廊间血迹斑斑,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南宫浅皱了皱眉,突然瞥见冷亦寒的一块衣角,寻过去一看,地上躺着两条血淋淋的手臂,应该就是那人的断臂。

    太久没有接触这残忍的一幕,南宫浅不喜的拿出手绢遮住鼻子,想要把这刺鼻的气味隔绝开来。

    没想到因为清净,就选了最角落的一间房,却让猥琐之人有可乘之机。自己因为疲惫而小憩,却没发现屋外的动静,南宫浅不禁有些自责,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敏锐了?

    可冷亦寒对偷窥之人的惩处,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些?照理来说,那人应该没有看到任何旖旎的画面,却白白的丢掉两条手臂,若是冷亦寒心情欠佳,那人的性命是不是不保?

    冷亦寒瞥了一眼南宫浅,冷漠道:“此地污秽,还请公主速速离去。”

    可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脸上的表情一丝裂痕都没有,南宫浅心里更加排斥冷亦寒,面对如此血腥的画面也无比冷漠淡然。

    “客、客官。”那小二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畏畏缩缩低着头,浑身颤抖,可见被冷亦寒以及这场面吓得不轻。

    “收拾干净,此事若再发生,我便毁了这家店。”冷冽的语气,吓了小二腿脚不稳,直接跪倒在地上。

    “是、是,小的这就收拾。”小二艰难地支起身子,转身准备去叫人,可由于冷亦寒的煞气实在太强,几次被吓得滑到,便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廊间。

    南宫浅不满的目光落在冷亦寒身上,“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残忍吗?”

    “妇人之仁。”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南宫浅,直接离去了。

    待南宫浅回过头来,又只捕捉到冷亦寒的衣角。扫了一眼地上的断臂,眉头紧蹙,实在不喜。

    回到屋子,那血腥的画面萦绕在南宫浅的脑海,久久不散,是多久没有见过这场景了,现在居然会如此排斥。

    以前杀人时,南宫浅只当那是该杀之人,可从来都是让将死之人感觉不到痛苦的死去。

    而今晚,冷亦寒让自己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不禁让南宫浅回想起现代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有什么资格说冷亦寒残忍?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南宫浅的思绪,抚平内心的杂乱,南宫浅款款起身,开门。

    “朝阳公主。”骆阳朝南宫浅作揖道;“属下听闻了方才之事,特来看公主是否受到惊吓,还望公主恕罪,是属下失职。”

    骆云手执长剑,立于骆阳身后,丝毫没有向南宫浅行礼之思,可眼神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南宫浅。

    南宫浅也不在意骆云的无礼,这也是她正想的,不拘泥于形式,可南宫浅隐隐的感觉,骆云似乎并不喜欢自己。

    一路上都是骆阳在主导,南宫浅本就不满冷亦寒的冰冷,又来一个冷亦寒类似的骆云,南宫浅觉得一路上若是骆阳不说话,他们这队人就像一个尸队,死寂沉沉。

    南宫浅现在是无比怀念琴月在的日子,想到琴月的伤口不宜劳累奔波,便没有将她带在身旁。

    可这骆阳虽不时与南宫浅说话,南宫浅却丝毫没有感受到骆阳的情绪波动,仿佛这就是一个职责,看似恭敬,却又带着一丝不屑。

    南宫浅不得不感叹轩辕澈的能力,就这两位龙骑,就让她觉着实力非凡,若是十二龙骑同时出现,那该是多壮观惊人的场景。

    “无事。”冷清淡然,不带一丝的责怪。

    骆阳诧异的望了南宫浅一眼,“那属下告退,公主好好歇息。”

    送走骆阳二人,南宫浅似乎又多了一丝愁绪,揉了揉眉心,努力的抛开一切,把多余的思绪从脑中挥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