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五十五章 回府(PK求收)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翌日,告别了凌云,南宫浅踏上了回府的路程,让南宫浅遗憾的是,始终没能等到虞惊鸿的归来。

    眼看快到公主府了,却远远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封玄月?

    “吁~”利落地翻身下马,南宫浅责怪的扫了楚流枫一眼。

    “公主勿怪流枫,这也是流枫的职责所在。”封玄月温润地说道,如沐春风,他的声音似乎有丝魔力,能洗净疲乏。

    “此事我娘亲知道没?”南宫浅也不怪楚流枫,封玄月他们并没有找来,可见他没有透露行踪。

    封玄月的话彻底打消了南宫浅的担忧,“女皇不知。”

    “那就好。”封玄月自然地接过南宫浅手上的缰绳,那熟稔的程度,似乎做过许多次一般。

    刚一进门,就迎来白依洛的劈头盖骂,“南宫浅,见你生龙活虎的回来,我就知道不该担心你,谁能镇住你个魔女?”

    见白依洛面目赤红,显然是怒气所致,“依洛,谢谢你。”这公主府似乎终于有了一丝人气。

    见南宫浅不气反谢,一双真挚的双眸凝视着自己,白依洛的脸更红了,红头了耳根,羞恼的说道:“以后你要去哪不用与我说,我才不会担心你,让你自生自灭。”

    南宫浅的脸上却泛着浅浅的笑意,白依洛总是能挥去自己心中的不悦与烦恼。

    “依洛,不许这样与公主说话。”封玄月打断了白依洛的数落。

    白依洛只好闷闷地憋下心中的怒气,可又想到自己刚刚那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当着大伙的面大声数落着南宫浅,她会不会与自己置气?可见南宫浅脸上哪有半分不满,笑意盈盈地看向自己。

    白依洛俊脸又是一红,撇过脸,双手环抱,扬起下颚,傲娇道:“哼,别指望我会原谅你。”

    “那我的依洛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呢?”南宫浅嫣然一笑,那魅丽的浅笑直射白依洛心房。

    我的依洛?白依洛心跳不规律的跳动起来,耳根刚褪下的潮红又瞬间泛滥。

    “你……你……自己看着办,我、我先回去了。”结巴地说完,转身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封玄月看到南宫浅与白依洛的相处模式,心里竟有些吃味,想起南宫浅每次遇到自己都会选择逃避,而面对白依洛却如此……

    掩下内心的想法,“公主一路奔波,想必是没来得及用晚膳,玄月已为公主备好晚膳,还请公主前去用膳。”

    饭桌上,三人默不作声的吃着,众人各怀心思。

    封玄月率先打破了沉寂,“你走之后,女皇传来了信函,信上说,过几日轩辕国会派人来接公主过去。”

    “没说具体时日?”

    “并没有。”

    南宫浅想起凌云的话,“听闻轩辕皇身体抱恙,那这册封仪式还会如期举行?”

    “正因轩辕皇龙体欠佳,所以要及早举行册封仪式。”封玄月并为因为南宫浅知道此事而惊讶,似乎这再正常不过。

    这是什么逻辑?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归去,而误了轩辕澈的终身大事吗?

    “护送的人玄月已定好,就让亦寒护送公主前去。”封玄月的声音总是这般如玉珠落地,波澜不惊。

    冷亦寒?南宫浅自第一次见面后,似乎从未与冷亦寒独处,不禁有些排斥,“能换个人选吗?”

    “不能,其他的玄月都可以依你,就这事不行,亦寒是我们当中功夫最好的,有他护送你,玄月也安心。”封玄月知道南宫浅会拒绝,没想到拒绝地如此直白。

    见推脱不了,冷亦寒就冷亦寒吧,只是护送,又不是侍寝,这样一想,南宫浅也看开了。

    ————

    “小姐,你怎招呼都不打就出府了呢?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琴月……。”说着,琴月的声音又带上了一丝哭泣。

    南宫浅见琴月的眼逐渐变红,连忙安抚道:“琴月,是小姐不对,小姐不该不辞而别,若是再有此事,以后就罚小姐去哪都带上你,好吧?”

    好不容易才把琴月噙着的泪珠堵了回去,南宫浅不禁轻舒一口气,女人的眼泪真可怕,说来就来。

    琴月擦干眼角,诉说道:“小姐,你可不知道,当白公子听到小姐不辞而别时,双眼急的通红,当下就准备去追小姐,若不是封公子拦着,只怕白公子早就出府寻小姐了。”

    南宫浅内心微动,白依洛,总是这般,带给自己温暖,让自己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小姐,你是怎样让白公子如此关心你的啊?”琴月的双眼冒着八卦的精光。

    “想知道?你去问依洛。”看见这样的琴月,南宫浅忍不住逗弄道。

    琴月闻言,有些气馁,“小姐,你说说嘛,白公子怎么可能与我说这事?”

    “那你追上我,我就说给你听。”南宫浅说完,暗运轻功,点着步伐,几下就消失在琴月眼前。

    见消失的没影的南宫浅,琴月撇了撇嘴,小姐摆明就是不想告诉她,还用这么烂的说辞。

    翌日,南宫浅一贯的去桃林抚琴,白依洛却早早地就到了桃林,慵懒的躺在树枝上,双手撑在脑后,随性潇洒,别样的俊美油然而生。

    听见南宫浅的脚步声,白依洛闭上眼不动声色的小憩,似乎从未发现南宫浅的到来。

    还在生气?南宫浅嫣然一笑,“白大师,还在置气呢?小女子这就为你抚琴,给你赔不是。”

    见白依洛仍旧沉默寡言,南宫浅便起了逗弄之心,一边摆好玉溪琴,一边挑衅着,“听说某人知道我出府后,急的都快失去了理性。”

    “谁失去了理性,我才没有担心你,你少自作多情!。”白依洛瞬间炸然,翻身下树,冲着南宫浅就是一声暴怒。

    “我说了那个某人是你吗?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嘛?”勾起嘴角,绽放出一丝魅惑的笑容,南宫浅斜睨着白依洛。

    白依洛俊秀的脸庞又是一红,慌忙地撇过头,没底气地说道:“哼,总之我才没有担心你。”

    ------题外话------

    终于等到了今天,这几天过的并不安心,第一次写文,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写成什么样子,第一次pk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不过既然努力了,就不会有遗憾。

    这里我要感谢很多人,我可爱的读者们,感谢小透明,爱莉酱,柠檬,夏锦云,云初,三胖,风风,夏夏,小故,微微,月月还有粉丝榜上所有的小可爱,以及一直追我的文没有冒泡的小可爱,谢谢你们的支持,熙熙真的很感动,不管过与没过,熙熙都会好好写这篇文文,不会让小可爱们失望的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