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五十一章 释放(二更求收!)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南宫浅直接上前扑在了凌云怀中,捂着头,浑身轻颤着。

    凌云轻拍南宫浅的背,担忧地说道:“丫头,可是受了委屈?”

    楚流枫见此,更加疑惑了,师傅?难道她的医术就是跟鬼仙学的?那她怎会这般反应?

    在楚流枫印象中,南宫浅似乎一直都很冷清,很少会这般释放情绪。

    南宫浅把头埋在凌云的肩头,只是轻轻地摇摇头,并不说话。

    看见这样的南宫浅,凌云有些心疼,他的丫头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即使经常面对不喜的虫子,遇到再大的难事,都会默默咽下,怎会变得这般脆弱。

    南宫浅感受着从凌云身上传来的温暖,似爷爷般慈爱,自己忍不住就展露了脆弱的一面,最近的事太多,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凌云一边安抚着南宫浅,却没忽视她身后的那抹身影,楚流枫见凌云打量着自己,取下帏帽,瞬间天地为之失色,惊世的容颜呈现在凌云面前。

    凌云轻吸一口冷气,好一个绝色的男子,虽是男子,却有着连女子都望尘莫及的惊艳。

    这时南宫浅才发觉自己失态了,连忙擦干自己的眼角和脸上的泪痕,可略带红肿的双眼还是出卖了她。

    “丫头,可是有什么委屈的事?”凌云担忧的看着南宫浅。

    “没事的,凌师父,浅儿只是看见你太高兴了。”南宫浅擦干脸上的泪痕,抬起泛着雾蒙蒙的双眼,朝凌云笑了笑。

    凌云半信半疑的睨着南宫浅,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

    随即,南宫浅又转身向凌云介绍道:“凌师父,这是楚流枫。”

    “久仰鬼仙的大名,晚辈楚流枫,是公主的夫君。”楚流枫上前作揖。

    夫君?凌云从没过问南宫浅的私事,自然不知道她有夫君这回事,粗略地打量了一下楚流枫,浅儿喜欢这等姿色的?

    见凌云用看孙女婿的眼光打量着楚流枫,南宫浅责怪的看了一眼楚流枫,连忙对凌云说道:“凌师父,我与他的关系不是那样的,别听他胡说。”

    凌云看着南宫浅急着掩饰的模样,挑视着楚流枫,难道是浅儿在这小子这里受了委屈?

    围着楚流枫转了一圈,凌云拽着胡子,上下打量着,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摇了摇头。

    楚流枫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优雅的站姿,任凌云打量着,当凌云摇头时,楚流枫脸上的笑意闪过一抹僵硬,“鬼仙前辈,是对晚辈有何指教么?”

    凌云拂下衣袖,双手背负在身后,“哼,指教谈不上,就是你小子让浅丫头受委屈了?”

    “凌师父,你误会了。”南宫浅上前一把拉过凌云,“我真的没有被谁欺负,就是太想师父了。”

    凌云压下心中的疑惑,暂且相信了南宫浅的话。

    为了不让凌云多想,南宫浅急忙转移话题道:“凌师父,师父他不在吗?”

    “你师父他去轩辕国了,轩辕皇身体抱恙,请你师父去医治,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轩辕皇身体抱恙?”难怪轩辕澈那么匆忙地赶回去了。

    “嗯,皇家的事……,哎。”叹了一口气,凌云咽下了到嘴的话,继而又抬首对楚流枫说道:“你小子既是浅丫头的夫君,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

    南宫浅扯了扯凌云的袖子,低语道:“师父……”

    “浅丫头,不要多嘴,他是你夫君,护你周全是应该的,况且,师父只有你一个宝贝徒弟,又不常在你身边,难免会担心你。”

    楚流枫朝凌云作揖道:“鬼仙前辈放心,流枫一定会护公主周全。”那认真的神色,竟让南宫浅分不清真假,也许他更多的意思是一种责任吧。

    凌云满意的点了点头,“丫头,你这次来鬼谷,准备呆多久?”。

    南宫浅凤眉微皱,离开公主府的时日不宜太长,晚风习习,夹杂着一丝凉意,“师父,我们进屋再说吧。”

    凌云这才拍了一下脑门,“你看我,都忘了这事,快进屋再说。”

    “凌师父,我这次来是有事请教师父的,弄清这事后,就要回府,不能待太久。”落定后,南宫浅才缓缓地对凌云说道,明明是才看见凌云,可一提起离开的事,心就好沉重,被压得快踹不过气来。

    见南宫浅脸色不是太好,凌云轻拍南宫浅的肩头,“丫头啊,你就是太重情义了。”

    烛光闪闪,映出凌云那略显倦意的脸,满脸的沧桑,看的南宫浅心疼,瞥见房间七零八落的医书,“师父,你用完膳了没?”

    “晚膳?”凌云讪讪地摸了摸脑袋,嬉笑道:“你知道师父我的,一沉迷起毒术来,连时辰都忘了。”

    南宫浅有些无语的看着凌云,怎还是老样子,这么不懂的照顾自己。

    “楚流枫,你去抱点干柴回来。”

    凌云听到这话,双眼放光,“丫头,你要做……”

    “是的。”见凌云瞬间恢复老顽童的形象,南宫浅内心翻了一个白眼,还是熟悉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在鬼谷的日子。

    楚流枫一听,叫自己去抱柴,迟疑的望着南宫浅,“还愣着干什么?”凌云见楚流枫一动不动,有些来气,总觉得他配不上南宫浅。

    “柴火在后院,多抱一点。”清冷却不显无情的声音,拯救了有些呆愣的楚流枫。

    “那师父去把兔子捉来。”凌云嬉笑的戳了戳双手,有些急不可耐,不等南宫浅说话,急匆匆地冲出了房门,活似一个老小孩。

    南宫浅刚在前院把地方腾出来,就看着楚流枫抱着柴火回来,可即使是做这类事,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风华。

    架好柴火,凌云就拧起一只兔子,风风火火地跑到南宫浅身边,“丫头,这是只肥兔,我还没有试药的,正好用来……嘻嘻。”凌云的一张老脸就凑近南宫浅不停地笑着。

    这样的凌云,让楚流枫有丝错觉,似乎这不是传说中的鬼仙,而是一个贪吃又平凡的老人。

    “哦,对了,还有你种的孜然,我都收好了。”凌云拿出一个小罐子,盖一揭,香气迎面而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