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三十三章 流枫的隐疾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夜晚,南宫浅坐在院中,望着夜空中的圆月,来到这里有太多的无奈,对这个身份的无奈,但更多的是对人心的无奈。

    什么时候,自己能像这一轮圆月一样,无论发生多大的事,都影响不了它的阴晴圆缺?

    向往着平淡的生活,却总是身不由己,连自己府中的事都处理不好,若是两国联姻以后,自己又将何去何从?

    自那日过去已有几日,这日,南宫浅刚出桃林,却遇到了离陌,本想绕身而走,却被离陌一把拉住。

    看着拉着自己的离陌,南宫浅有些受宠若惊,这是什么情况?

    离陌居然会主动拉住自己?

    南宫浅凤眉一挑,“有事?”

    离陌白皙的俊脸有些微红,不过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冷意:“流枫的事。”

    想起楚流枫的样子,南宫浅忍不住问出了声:“他怎么了?”

    离陌刹那间冷意翩飞:“你怎会这般装无辜,解药拿来。”

    装无辜?她?平白无故就在她头上安这么一个大帽子。

    “什么装无辜?又是什么解药?”南宫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我自认为对你已足够宽容,先不论你是不是在冤枉我,就你这大不敬的态度,就够你受罪了。”

    南宫浅抽出了手,继续说着:“既然这么看不惯我,你的毒也解了,你大可放心离开公主府。”

    离陌略一迟疑,侧过冷眸,淡然道:“公主府,我自会离开,还请公主把流枫的解药给我。”

    “什么解药?你不说清楚,也不要指望我会明白。”

    离陌看着南宫浅,不动声色。

    南宫浅直视着离陌的目光,清澈的双眸竟有几分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势。

    “你还没记起以前的事?”

    “你认为,我若记起以前的事,会轻易放你离开?”

    离陌微微一愣,耳根竟有些泛红:“三年前,你不知对流枫做了什么,竟让流枫失去了……做男人的权利。”

    听到这里,南宫浅有些微囧,做男人的权利,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你说,三年过后,那药效自会过去,可都过了一段时间了,那药效仍在。”说道这里,离陌脸色几乎是瞬间勃然变色。

    难怪上次居然在离陌身上,居然问到那样的药味,原来是这么回事。

    以前的南宫浅哪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仅有一对子母蛊,还有让男子不举的药物。

    “所以你才会用那种药刺激他?”

    离陌没有回答南宫浅,算是默认了南宫浅的问题。

    “你说的什么解药我没有,不过我可以去看看楚流枫,试试能不能解。”

    “你休想再害他。”

    “我会害他?那你呢?”

    离陌将信将疑的带着南宫浅来到了流缘。

    楚流枫看着南宫浅的到来,神色从容,若无其事道:“公主怎会突然到流枫的院子来?怎不提前说一声,流枫好准备准备。”

    “是我让公主来的。”离陌淡然的缓缓道。

    楚流枫透过南宫浅看向离陌,“离陌,我的毒不用解了,这样也好。”唇角有意似无意勾起一抹苦笑。

    南宫浅默不作声地观察着楚流枫,见彩蝶并没有任何动作,眉心微动,不是毒?

    拉住楚流枫的手,楚流枫却暗中用劲想把手收回。

    “不要妄动。”南宫浅的语气带着些强硬。

    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把着脉,柳眉微蹙,脉象正常,怎么会?

    楚流枫看着南宫浅皱起的凤眉,微微愣神,认真起来的她,原来这般引人,不禁看呆了。

    南宫浅把了许久的脉象都没有发现异常,眉心微低,略带愁容道:“你用药后一点感觉也没有吗?”这种私密的问题,也不好细问。

    楚流枫释然一笑,嘴角勾勒出一抹绝美的弧度:“没有,公主也不必为流枫费心了,这样不是挺好吗?至少公主不用担心流枫在外惹风流债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难怪以前的南宫浅之后会放任楚流枫离开。

    “既然是我以前犯下的事,我自会负责,你也不必推脱。”南宫浅现在只想将以前的南宫浅拖出来打一顿,尽给自己出一些难题,让自己来收拾这烂摊子。

    之后的日子,南宫浅和离陌不停的在楚流枫身上试着各种药,可是除了增加楚流枫的痛苦,却没有任何效果。

    楚流枫每天都处于冰火两重天之中,内心是无比的灼热,似乎要把所有的发泄出来,可身体的某处,却丝毫不受影响,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有心而无力。

    每天试药的结果便是,楚流枫衣衫尽湿,无比狼狈,身心都受着煎熬。

    南宫浅把自己所知道的最厉害的淫毒,都用在了楚流枫的身上,可是除了徒增楚流枫的痛苦之外,仍不见任何作用。

    看着如此隐忍的楚流枫,南宫浅心中满是震撼,想不到平时看起来一点也不正经的楚流枫,也会有如此的韧劲。

    南宫浅啊南宫浅,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孽,竟把如此妖孽般的男子害成这般狼狈。

    最有可能的药都试过了,南宫浅真的是黔驴技穷了,有些挫败,内疚的看着楚流枫。

    “公主不必如此,流枫这样也挺好。”楚流枫舒眉,桀然一笑,配上那湿露的发丝,竟更显妖娆。

    离陌经过这些天与南宫浅的相处,看到了南宫浅的努力,也不再对南宫浅冷漠,对于这个结果也默不作声。

    “我说过会治好你,就一定会,只是时间问题。”略微停顿了一会儿,“还有,待我治好你时,你就可以离开公主府了,所以先占时委屈你,在公主府再住一段时间了。”

    “公主?”楚流枫微微一愣,随即又道:“流枫是不会离开公主府的。”

    “随你。”只要治好楚流枫,他怎样都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南宫浅转身,离开了流缘。

    不久就要到自己的生辰了,想起联姻的事,南宫浅心里无比杂乱,说是改变不了就接受,哪有那么好接受的。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