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二十七章 头疼的礼物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自那日离陌知道抚琴的人就是南宫浅时,那笛声再没响起过,南宫浅也不在意。

    这日,南宫浅正在屋里研习医术,捣弄着药材。

    “小姐,长公主来了,正在大厅里等着小姐呢。”琴月快步的走了进来。

    南宫灵?这会儿来做什么?这些人都是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也不知提前说一声。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准备,唯一不好的是会扰乱自己现在做的事。

    南宫浅郁闷的放下手中的事,走出院子。

    南宫灵远远的看着南宫浅来了,连忙迎了出去,“浅儿,两年不见,越发的出落了。”

    “皇姐也是。”

    两人并肩坐了下来,“浅儿,你最近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一些事儿?”

    “并没有。”南宫浅有些疑惑,怎么见面两次都问自己这个问题?

    见南宫浅神色无异,又道:“这样也好。”

    “皇姐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浅儿说的什么话?没事皇姐就不能来了?我们两姐妹好久都没见面了。”

    “皇姐说的是。”

    “不过皇姐这次是真有事,母皇说,有要事找你商量,不过不急,让你寻个时间去一趟宫里。刚好我这次有礼物要给你,就顺道捎个信儿。”

    “娘亲找我有什么要事?”南宫浅有些疑惑。

    “皇姐我也不清楚,你且将这事放在心上,寻个日子就进宫去吧,虽然不急,不过也不要拖太久。”

    “恩,过几日我便进宫去。”

    “对了,皇姐我给你带了些礼物,还有玄月他们的,你看看你喜不喜欢。”南宫灵说着便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南宫浅打开盒子一看,血灵芝?“皇姐,这礼物太贵重了,恕皇妹不能收。”

    “瞧你说的,这礼物再贵重也不及浅儿你呀,听说你这两年跟着虞神医学习了医术,皇姐就猜想,这礼物你肯定会喜欢,这灵芝给你,那是物尽其用。”

    “听琴月说,皇姐这两年送来不少礼物,有劳皇姐费心了,这么贵重灵芝,皇妹受之有愧。”

    听琴月说,南宫灵经常送来礼物,都是极其贵重的,而以前的南宫浅却没有回赠礼物,这南宫灵也不气恼,而且连封玄月他们都有,她,到底图什么?

    在南宫浅看来,南宫灵无疑是温婉的大家闺秀,也很细心,送人的礼物也非常用心,可是亲人之间关心不是最重要的吗?

    可是,南宫灵虽好,自己却在她身上感觉不到姐妹之情。虽然相处的时间短暂,不过与南宫灵在一起,跟与南宫逸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即使这么久不见南宫逸,但那浓浓的兄长的关爱之情,南宫浅还记忆尤深。

    记得琴月说过,以前的南宫浅不喜亲近南宫灵,难道也是感觉不到这种亲情。

    “浅儿,你这是觉得皇姐送的礼物不合心意?”见南宫浅不似以前那般,南宫灵有些疑虑。

    “哪有的事儿,只是皇妹觉着,总是收皇姐的礼物,而且都如此贵重,皇妹受之有愧。”南宫浅觉得头疼,收了这么多礼物,也不清楚南宫灵是为什么,那要还起人情来……

    “浅儿,你以前从不与皇姐客气的,皇姐送你礼物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刚好得到了这东西,想着浅儿肯定喜欢,便送来了,浅儿不必觉得有什么。”南宫灵看出了南宫浅的顾虑。

    南宫浅见推脱不了:“那皇妹就收下了,以后皇姐人来了便是,皇姐能来,皇妹都高兴,不用带礼了。”南宫浅寻思着要回点南宫灵什么,能回点礼,自己心里也好受点。

    “浅儿能收下就好,皇姐以后不带礼便是,玄月他们呢?我也给他们备了礼物。”见南宫浅收下礼物,南宫灵也放下心来。

    “劳烦皇姐挂心了,这血灵芝我收下便是,其他的还请皇姐收回,封玄月他们也不能收皇姐的礼,这不合礼数。”也不知道封玄月是怎么处理这些问题的,自己是在应付不来这个南宫灵。

    “哪有什么不合礼数,玄月他们对浅儿多有照顾,皇姐得感谢他们。”

    “谢皇姐的好意了,你看这样,我把封玄月叫来,看他的意思,若他要收下,我也不拒绝了。”南宫浅与南宫灵争论着也累,简直比她做杀手时还费神,实在应付不了,就叫上封玄月,他应该很擅长应付这些事。

    南宫灵眼神一亮:“那就按皇妹说的办。”

    终于不用再应付这文字游戏了,南宫浅松了一口气,南宫浅能说这么长的话实属不易。

    只见封玄月迈着修长的腿,缓缓走来:“玄月见过灵玉公主。”

    南宫灵掩藏着内心的激动:“玄月不必多礼,今日本公主给玄月你们带了些礼物过来,你快看看合不合心意。”南宫灵身后的丫鬟拿出一个娇小盒子缓缓打开。

    南宫浅一看,一颗种子?南宫浅迷茫了,自己推脱了那么久,原来是这东西?不过能让南宫灵当做礼物送来,应该不简单吧。

    封玄月一看这颗种子,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品种,不过应该不凡。

    “这是本公主有幸得来的素冠荷鼎的种子,希望玄月你喜欢,本公主还得多谢玄月你对浅儿的照顾,看浅儿如今这般,玄月你应该费了不少心思。”南宫灵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对封玄月的感激。

    南宫浅只想翻白眼,好像自己如今这般,都是封玄月的功劳。也不反驳,只希望南宫灵快点离开,虽说自己也是女子,但是在是受不了这温柔的过分的女子。

    南宫浅也不是讨厌南宫灵,只是不擅长应付而已。

    封玄月看到那颗种子,仍旧保持他那一贯温润如玉的神色:“这颗素冠荷鼎的种子极其珍贵,玄月甚是喜欢,多谢灵玉公主费心了。”

    见封玄月收下种子,南宫灵也一阵欣喜:“玄月喜欢就好。”

    这话听在南宫浅耳里很是别扭,南宫灵不是专程来给自己送礼的吗?怎么对封玄月也这么上心?

    “玄月也有东西送给灵玉公主。”封玄月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玉,只那子都价值不菲,:“这是玄月寻得的雪莲玉露膏,对女子的肌肤甚好,望灵玉公主喜欢。”

    南宫灵面露喜色,蹭地站起身来去接过那玉露膏,似乎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妥,连忙道:“我前不久还在寻这玉露膏,玄月这礼物,本公主甚是喜欢。”

    南宫灵坐回身子,白皙的手指在玉上细细摩挲着。

    南宫浅见事情居然就这样被封玄月解决了,不禁有些懊恼,早知道这么好解决,自己也把才研制出来的膏药拿出来就好了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