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二十五章 齐聚桃林

时间:2018-02-27作者:夜岚熙

    “今年的桃子怎么长得这般好?看来依洛没少费心啊。”楚流枫看着那鲜艳欲滴的桃子不住的感叹着。

    “流枫,你有口福了,今年的桃子是这几年长得最好的。”封玄月笑着看向楚流枫,因为南宫浅的话,也不怪楚流枫对南宫浅做的事了。

    “很甜。”冷亦寒吃着桃子,也忍不住赞美一句。

    “我说,依洛,就算是你打理的桃林,你怎么把长得最好的桃子都收了起来?”看着白依洛不断地挑着长得的桃子,楚流枫打趣着抱怨道。

    “要你管?”白依洛说着还不忘手上的动作。

    封玄月看着白依洛,笑了笑,也不拆穿他。

    而离陌,至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桃子。

    当南宫浅到了桃林后,看着五人都在,还围着一张桌前吃着桃子。

    “今天怎么都在呢?”南宫浅走到桌前,准备伸手也拿一个桃子来吃,在桃林弹了这么久的琴,可以说是看着桃子成熟的,也想试试味道如何,闻着香味还不错,味道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给你的。”白依洛抱着几个饱满的桃子,送到南宫浅面前。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南宫浅和白依洛越来越熟络起来,虽然还是时不时拌嘴,不过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白依洛能放下成见接受南宫浅,这让南宫浅很是欣喜。

    拿了一个桃子尝了一口,很是脆甜,见白依洛就抱着桃子期翼的望着自己,“还不错,很甜。”

    白依洛像吃到糖的孩子傻傻的笑了笑,南宫浅吃着甜甜的桃子,心里也微甜。

    猜想白依洛应该还没有来的及吃,又从依洛怀里拿了一个,“依洛,给。”

    白依洛的脸有些微红,俊脸凑近桃子,咬了一口:“真甜。”也不知道是桃子甜,还是心里甜。

    南宫浅才发现这个动作有些暧昧,本以为白依洛会自己拿来吃,没想到竟变成自己喂他了,看到一旁盯着他们看的四人,饶是南宫浅再怎么淡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依洛啊,你把怀中的桃子放下吧。”不空出手,那不是自己要一直喂他?

    “不放,这些都我是为你挑选的桃子,放下了,他们就会抢去。”白依洛才不肯放下,难得和南宫浅这么亲近。

    “那我收起来总可以了吧?”又不能说不要,不然待会儿白依洛又要闹腾了。

    白依洛撇了撇嘴,有些不舍的放下怀中的桃子。

    另四人看到这样的白依洛有些惊奇,印象中的白依洛,绝对是吼南宫浅吼得最凶的,怎么今天是这种表现?

    所有人中,怕是只有封玄月隐隐知道些什么。

    “你们今天怎么都在这里?”南宫浅看向封玄月。

    “我们以前相约好,桃子成熟的时候就聚一聚,所以每年的今天都齐聚桃林。”封玄月向南宫浅解释道。

    “感情真好。”南宫浅有些羡慕这样的感情,自己以前的组织只有利益……

    从南宫浅一来,离陌就盯着南宫浅肩上的彩蝶看着,若有所思。

    南宫浅向离陌走了过去,“你的身体怎么样?”虽然知道离陌医术很好,不过还是不免担心。

    “托公主的福,好多了。”虽然语气还是那么冷然,但看得出离陌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厌恶。

    “你的身体?”记得南宫浅说过,他身体里的是子蛊,那南宫浅身上的是……

    “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很好啊,能吃能睡的。”南宫浅知道离陌要问什么,从他看彩蝶开始,她就知道,他,难道在担心她吗?

    “你知道我说的什么。”见南宫浅打着马虎,离陌心里似乎心里有那么一丝不悦,而他却不自知。

    “我的身体真的很好。”南宫浅现在是真的身体很好,体内的母蛊完全没有发作的迹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

    南宫浅不禁为以前的南宫浅感叹着。

    南宫浅啊南宫浅,世人皆道你邪恶,却不知你也如此可悲,为了离陌,不惜以身犯险,你对离陌一颗忠贞的心而他却收不到,也不想收,有爱,是对的,但你的爱太偏执了,他承受不起。

    离陌见南宫浅不愿说,也不继续追问。

    品尝过桃子之后,众人又是一番娱乐,封玄月和离陌在下棋对弈着,离陌和楚流枫嬉戏着,冷亦寒就站在一旁看他们下棋,此情此景甚是其乐融融。

    南宫浅走到以前弹琴的位置,拿出琴席地而坐,玉手轻挑,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弄着琴弦,似仙乐般的琴音随风飘至桃林各处,南宫浅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和谐。

    这是穿越以来第一次觉得身心舒畅,似乎因为这其乐融融的场景,又似乎是众男人不再对她冷眼相与。

    当离陌听到这熟悉的琴音有些转不过弯来,是她?那琴音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人?有时离陌想起这琴音,却不知弹琴人是谁?印象中,院子里的人……

    难怪自她离开的两年,琴音就没再传来,她原来已经这般,似乎自她醒来后,自己从来没有看懂过她。

    一曲完毕,转过头来看到每个人都一副呆愣的表情,连白依洛也不例外,她当然不知道,因为南宫浅今天的心情影响着琴音,使得琴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动听,白依洛即使经常听,也难免被这一曲所沉醉。

    “公主的琴技甚妙。”封玄月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随后众人才回过神来,一阵窘迫,然后该干嘛干嘛,绝不承认抚琴的南宫浅甚美,也绝不承认被南宫浅的琴音所吸引。

    不过,封玄月突然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公主,再过不久就要到初六了,你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