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至尊弃少 第二百七十五章 浪漫凄厉的往事

时间:2018-03-27作者:火流星

    ,精彩小说免费!

    与此同时,握住蓝馨儿的小手腕,一股精纯的真气,如潮水般涌向受到撞击的头部。

    极品小还丹的功效是强大的,在罗风真气配合下,其头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朱清直到此时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当他看到罗风的治疗手段之时,顿时惊为天人,天啦,小罗居然有极品小还丹,这种治疗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在朱清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蓝馨儿触目惊心的伤势就已愈合,如果不是浑身那触目惊心的血渍,朱清甚至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罗风治疗好了外伤,继而开始治疗大脑受到的震荡,神识早已经扫描清楚,真气顺着大脑中的经脉,将震断的血管、经脉续接上,又将移位的大脑组织归位、激活。

    十多分钟之后,蓝馨儿的伤势就已由里到外完全治愈了,罗风见此,不由长长呼出一口气,当他看向蓝馨儿之时,只见她小脸红润,眼睑颤抖,眼角中居然滚落几颗豆大的泪珠儿。

    “丫头,丫头……”朱清见此,顿时惊喜地喊道。

    蓝馨儿渐渐睁开美眸,入眼之处,看到罗风一张阳光俊朗的脸庞,顿时眼睛一亮,不过瞬间又黯淡了下去,一丝苦笑和落寞挂在了脸上。

    “丫头啊,你这又是何苦呢?”朱清见蓝馨儿醒来,不由心痛地问道。

    蓝馨儿神色凄苦地摇摇头,美眸中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簌簌滚落而下,从罗风怀中猛地挣脱,继而扑进朱清的怀中,哇哇痛哭起来。

    朱清拍着蓝馨儿的肩旁,小声安慰着。

    罗风顿觉心中堵得慌,长长呼出一口气,继而心情沉重地转头凝视向被血染的崖洞。

    这是一个离地高约十米的崖洞,约三米深,二米宽。

    神识扫过,发现里面安放着一具棺椁,棺椁看上去黑漆如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就是馨儿妈妈的尸骨了吧。

    果然,当他神识扫过,一个木制牌位之时,看到上面写着,‘罗长天之妻,蓝溪之墓’时,罗风再无怀疑蓝馨儿就是自己的亲妹妹,而蓝溪也是自己的小妈。

    一想到一个美丽而又年轻的生命,因为思念而死去之时,顿时想起自己和师傅生死离别的一瞬间来,一股无法形容的心痛,顿时深深将他笼罩。

    罗风的眼泪就再也无法抑制,簌簌落下,继而冲着崖壁,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嚎叫声。

    朱清和蓝馨儿听闻,顿时齐齐看了过来,当看到罗风双眼充血,泪水狂飙之时,忍不住纷纷痛哭起来。

    蓝馨儿的痛苦不用多说了,而朱清痛苦,是因为他本身就对蓝溪暗生情愫,这么多年过去,也一直未娶,就足以说明他有多爱蓝溪,此时被罗风触动心中的柔软,哪里还能压制,他哭得比罗风还要伤心和大声。

    三人在崖壁前,足足痛哭了几十分钟,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朱大叔,能不能说说,当年我爸和蓝妈妈的事情吗?”三人沉默良久,罗风这才带着嘶哑的声音,问道。

    蓝馨儿经过了这几十分钟的情绪释放,在心中终于承认了罗风是自己的亲哥哥的事实,此时看向罗风的眼中不再有爱慕,有的只有尊敬和崇拜。

    “阿爸,你说说啊,我也很想听,这么多年过去,您总是不说,现在总可以了吧。”蓝馨儿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神情凄然地道。

    “好,事情到了今天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你了,你们想听,那我就讲给你们听,事情是这样的……”

    朱清听到罗风的问话,顿时从自己的情绪中回过神来,神色穆然看向罗风和蓝馨儿,缓缓地说着那一段刻骨铭心,而又浪漫凄惨的故事。

    原来朱清是正一派的散居道士,在芦溪湖边偶遇蓝溪,自此被蓝溪清纯绝丽所迷,从此成了蓝溪的跟屁虫。

    蓝溪自然知道朱清的意思,无奈朱清并不是她心目的白马王子,俩人虽然天天相见,却没有发展成为情侣。

    直至18年前遇到来龙虎山求药的罗长天,蓝溪顿时被其阳光俊朗的罗长天一见钟情,俩人相识之后,相互倾慕,蓝溪带着罗长天游山玩水,日久生情,俩人顺理成章地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而默默守候的朱清则是暗自神伤,不过,他没有离开蓝溪,仍然躲在暗处,默默地保护着蓝溪。

    蓝溪和罗长天在芦溪湖边度过了一段快乐而又温馨的日子,一日,两人正在湖边嬉戏,一名身着怪异道士服饰的古武者经过此地,当看到蓝溪之时,顿生歹意,突然发动了攻击。

    罗长天的保镖顿时被他打死打伤,而罗长天也被那人残余劲风击晕,那人见扫除了障碍,继而向着蓝溪奔去。

    正在危急之时,朱清从暗处跳出来,毫不犹豫和那名古武者对战在一起,朱清那里是这人的对手,几个照面之后,朱清就被那人轰击得倒飞出去。

    而那人并没有放过朱清的意思,毫不犹豫一掌拍向朱清的丹田,将朱清废掉之后,那人继续向着蓝溪走去,而就在此时,龙虎山的道士终于赶到,那人见此,只好恋恋不舍的跑了。

    蓝溪目睹了整个事件,当她哭喊着冲向罗长天之时,却是被罗长天随后赶到的保镖拦住,而罗长天随即被保镖抬着,急匆匆地走了,从此以后,蓝溪与罗长天天地两别,再无相见之日。

    蓝溪见自己心爱的情郎走了,又见对她痴情的朱清也躺在血泊中,从此陷入了愧疚和思念之中。

    一年之后,朱清在蓝溪的照顾下,慢慢康复,但从此也成了一个废人,而蓝溪这时候也要临产。

    为了能给蓝溪有个好住处,朱清带着蓝溪来到了这个峡谷里,在这里搭建了一栋三层木屋,从此以后,两人居住在这里。

    蓝溪生下蓝馨儿之后,由于大出血,而又因思念成疾,不久之后郁郁而终,临死前,将蓝馨儿托付给了朱清,请求他将蓝馨儿带大,不要去找那个负心男人。

    听完朱清的讲述,蓝馨儿更是哭得晕天黑地,没想到十八年前,自己的出生,是导致母亲死亡的直接或者间接原因,心中的悲痛和愧疚愈加深重。

    罗风听得心头沉重,不过,刚刚已经发泄,此时倒也能正常思维。

    “朱大叔,那个攻击我爸和你的古武者,到底是什么来头?”罗风稍一思索,随即将目标对准那个罪归祸首。

    “当时我也不知道,直至蓝馨儿妈妈死后,我才开始着手调查,通过他身上穿的服饰,龙虎山天师府法宽长老告诉我,应该是练尸教的人。”朱清听闻罗风的问话,顿时身体一震,神情悲怒地说道。

    “练尸教?”罗风不禁念道。

    “阿爸,我要找他报仇。”蓝馨儿突然止住哭声,猛然抬起头来,悲愤地道。

    “报仇,我也想啊,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是……”朱清听闻顿时收起仇恨的目光,继而无奈地摇摇头,道。

    “阿爸,教我练功吧,不然我无颜活在这个世上。”蓝馨儿听闻顿时失望不已,不过很快她又眼睛一亮,道。

    “你想修炼,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就算我想,也不一定行……”朱清听闻无奈地摇摇头,说道。

    “馨儿,我来教你吧。”罗风突然说道。

    “罗……你……哥……哥哥,你能教我练功?”

    蓝馨儿听闻,看向罗风,不过在称呼上却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吞吞吐吐,结结巴巴半天,这才将‘哥哥’两字叫了出来。

    “嗯,我能……”罗风无比坚定地道。

    这可是自家妹妹,不教她还教谁,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是孤家寡人,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妹妹相伴,他突然觉得老天爷带自己不薄,原本有些灰暗的世界瞬间云开雾散,开朗不少。

    罗风从张天师的修炼洞府中得到了无数的修炼宝典,从中找出一部适合馨儿修炼的功法,自是毫无问题。

    “谢谢,哥……”蓝馨儿仍然有些难以面对这样的结局,这一声哥,还是叫的不自然。

    罗风却是微微笑着,亲切地说道:“小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可不要对我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嗯嗯,哥,你要给我修炼什么功法呢?”蓝馨儿听到罗风如此暖人心的话,顿觉心中温暖一片,继而挽着罗风的胳膊,期待地道。

    “当然是最好的,你看看这是什么?”罗风说着,手腕一翻,一本线装本的古籍就已出现在他的手中。

    蓝馨儿和朱清顿时看了过来,从罗风手中接过这本古籍,翻了翻,顿时皱着眉头,道:“哥,我一个字都不认识啊,还是你来教我吧。”

    罗风见此,顿时恍然,也是啊,这可是上古时期的修炼功法,这些汉字都是篆体,馨儿如何认得。

    不过,馨儿认不得,但朱清却是认得一些,当他看到《紫萝功法》之时,顿时眼睛都看直了。

    看这本书古老的样子,怎么说也有几千年的历史,而这《紫萝功法》他以前就有耳闻,听说早已经失传,没想到居然在罗风手中。

    见朱清大叔眼神放光,罗风那里看不出他眼中的震惊和渴望,随即手腕再次一翻,一本古籍再一次出现在手中。

    “朱大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本《小阳真功》应该很适合你来修炼。”罗风将手中的古籍向朱清手中一塞道。

    “这……”朱清看着手中的修炼秘籍,顿时惊得不知所措起来,震惊得张大嘴巴,居然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

    “天啦,你小子们居然有《小阳真功》,这修炼功法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般,谢谢,小罗谢谢你,太谢谢你啦。”朱清抱着《小阳真功》顿时看得眼睛都直了,继而喃喃自语着,如痴如醉。

    “朱大叔以前就修炼《小阳真功》吧。”罗风见其高兴的样子,顿觉欣慰,继而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