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至尊弃少 第二十章 余百合

时间:2018-02-26作者:火流星

    ,!

    原本她昨夜回来就想立即试验一翻,不过,回来之后,却是被爸爸叫去了集团,一直忙到了现在,她才有时间回来看看妈妈。

    躺在床上的余百合看到女儿来了,顿时双眼释放出一抹光彩,不由轻声道:“丽丽,你回来了,你爸的事情处理完了?”

    “嗯,妈,你的病我有办法了,这是我从潘家园一位高人手中买到的符纸,他说能治愈你的病呢。”墨丽丽看到妈妈眼中不再是呆滞,心中瞬间开朗不少,这一年来,母女俩相互鼓励,这才使得余百合有勇气活着。

    余百合慈爱地看着墨丽丽清纯秀丽的脸蛋,嗔怪地道:“丽啊,我知道你孝顺,但是那没有用的,我这病恐怕是此生无法治愈了,不过,妈妈有你陪着已经足够了。”

    见到妈妈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话,墨丽丽急忙擦干眼角的泪水,抓住妈妈的手,微笑着轻声道:“说什么呢,我一定要治愈您的病,妈,请您相信我,这一次一定能行的。”

    余百合见女儿如此笃定,不由暗叹一口气,随即泪眼婆娑道:“好吧,好吧,妈妈相信你,来吧。”

    见到妈妈同意了,墨丽丽随即将手中的符纸展开,拿着符纸,墨丽丽顿时想起了罗风的交代,需要病人的一滴鲜血,想着,抓住妈妈皮包骨的手,从胸口前的衣服上抽出一枚银针,犹豫了一下,就要猛地刺了下去。

    可就在此时,房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两人,正是父亲墨翟和跟屁虫齐治平。

    看到两人进来,墨丽丽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很是诧异地看着两人。

    “你在干什么?胡闹,幸亏我回来得及时,还不收起那些骗人的玩意儿。”墨翟看到墨丽丽的举动,顿时心中了然,要不是小齐说起这件事,他依然还会蒙在鼓里。

    听到父亲如此说,又看到父亲身后齐治平得意的神情,墨丽丽顿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齐治平告诉老爸的,这人还真是一只赶不走的大苍蝇。

    狠狠瞪了一眼墨翟身后的齐治平,墨丽丽这才冷冷回道:“我骗人?那你呢,妈妈病倒了,你又来看过几次,伺候过几次,你们都出去,今天谁也不能阻止我。”

    听到女儿冷言冷语,墨翟顿时语塞,自从夫人病倒之后,他确实很少来照顾她,不过被女儿当着后辈的面质问,顿感有失颜面,不由怒目瞪向墨丽丽,墨丽丽也不甘示弱,回瞪回去,父女俩一时间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家庭暴力。

    齐治平看到墨丽丽被伯父训斥,不由心中暗暗舒爽,他恨不得伯父狠狠揍一顿墨丽丽,谁让她对自己无视呢,话说自己也是帝都赫赫有名之人,怎么就不受墨丽丽待见呢。

    余百合见到父女俩人一言不合就要爆发战争,不由急得连连咳嗽,继而断断续续道:“你们都别争执了,丽丽,听你爸的话,收起这玩意儿吧。”

    听到妈妈咳嗽,而又虚弱的话音,墨丽丽顿时反身扑倒妈妈的身体上,大哭起来,墨翟和齐治平看到墨丽丽大哭,顿时无可奈何起来,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墨翟不得不首先妥协道:“好吧,你赢了,不过,我可要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这一次还不行,以后可不能再去买那些不靠谱的玩意儿了啊。”

    在墨翟的心目中,丽丽可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不过,自从夫人病倒之后,女儿的性子就变了,每每说上几句,就和他抬杠,这都不算什么,最近还发现女儿有些神神叨叨的,到处求神拜佛不说,还买回来一些偏方,钱花了都是小事,但是他墨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听到了墨伯父同意丽丽胡来,齐治平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伯父啊,千万别同意啊,那人的东西我看到过,说不定没有将伯母的病治好,反而会加重病情,三思啊。”

    听到齐治平的话,墨翟顿时犹豫起来,不过当看到墨丽丽愤怒地瞪向齐治平之时,他也不再继续多说,随即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为你伯母好,不如就给她一次机会吧,不让她了却心愿,她是不会罢手的。”

    听到墨翟都如此说,齐治平只好无奈地耸耸肩,站在一旁看起了热闹来,虽然他也见识过那个卖符纸的厉害,但他不认为就凭这张符纸就能治疗好伯母的病。

    见到两人不再前来阻止自己,墨丽丽这才再一次拿起银针向着妈妈的手指尖扎去。

    收回银针,余百合的食指尖顿时冒出一滴滚圆的血珠,将这一滴鲜血滴落到符纸上,墨丽丽这才将符纸放在了妈妈的胸口,做完这些之后,墨丽丽急忙跪倒在妈妈的病床前,默默祈祷起来。

    墨翟和齐治平死死盯着那张符纸,就在墨丽丽默默祈祷之时,突然从那张符纸上闪过一道璀璨光芒,符纸瞬间漂浮起来,漂浮至一米来高之时,符纸却是突然着火,火光一闪,从符纸上顿时投射出一道极亮的白光。

    白光一闪顿时钻入了余百合的眉心,余百合正看得心惊之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不过,还没有等她叫第二声,就见她身体一挺,紧接着闭上眼睛,就此晕倒过去。

    此时,符纸也完全烧成了灰飞,继而扬扬洒洒,落到了余百合的被子上。

    墨翟见此,顿时惊呼出声,急忙来到床前,大声呼喊道:“百合,百合,你醒醒啊,你怎么啦?”

    听到爸爸的呼喊声,墨丽丽顿时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地抓着母亲的手使劲地椅着,呼喊着:“妈,妈妈,您怎么啦,别吓唬女儿啊,快醒醒啊。”

    听到女儿的呼喊声,墨翟顿时怒从心头起,想也没想,反手一巴掌直接打中了墨丽丽的俏脸,‘啪……’一声脆响过后,墨丽丽发出一声惨叫,顿时从床上摔落到了地上,惊恐地看着爸爸,一时间居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从小到大,爸爸都没有骂过自己,更别说打她,没想到他今天居然下手这么狠,摸了摸已经冲起来的脸庞,墨丽丽顿时泪如泉涌,不过,她也只是稍稍震惊片刻,既以回过神来,现在更加令她担心的是妈妈的情况,如果因为自己的任性,从此失去了妈妈,就算死上一百次,已不能原谅自己。

    齐治平此时却是抱着双臂站在一旁嘿嘿冷笑,这下好了吧,这叫什么,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哼,关键时候,还得靠我齐治平的。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病床上余百合的声音传来,“老墨,丽丽,我好想感觉到自己有力气了,快来扶我一把。”

    听到妈妈的说话声,丽丽顿时如同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不顾身上的尘土,急忙跑过去就要扶起妈妈,不想墨翟也是此种心情,父女俩人顿时头碰头,撞在了一起。

    “哎哟……”两人同时发出一声痛呼,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余百合看到两人撞得很惨,不由一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急忙扶起墨丽丽关心地道:“别着急,你们没事吧。咦,我居然能自己起来了。”

    齐治平正在幸灾乐祸,不想就看到这一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一个个疑问顿时填满了他的大脑,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是真的,但,伯母真的站起来了啊。

    其次是墨丽丽,当看到妈妈已经可以从床上下来,顿时激动地扑进妈妈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她的哭声也将震惊地墨翟彻底惊醒,激灵一下,急忙抓住夫人有些干枯的手,道:“百合,这是真的吗?”

    听到墨翟的话,余百合顿时抱住老公,于是乎三人抱成一团,尽情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齐治平却是有些不自然了,看了看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也不打招呼,悄悄打开房门,偷偷溜走了。

    走出房门之后,齐治平不由回头呸了一口,轻声嘀咕道:“真是邪乎了,这样都能治疗好,真是走了狗屎运啊,那小子什么来历,哼,不管你是谁,只要敢阻挡我,那就只能让你去见阎王了。”

    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等到齐治平走出去老远,这时候才从一个角落里,显现出一道人影来,这人身着黑衣黑袍,全身上下都在黑袍的笼罩之中,只露出两道精光闪闪的大眼睛,来到余百合的房门前,听了听,又看了看远去的齐治平,继而又回到了角落里,眨眼间消失得不见踪影。

    治疗好了一年多来纠缠着自己的软骨病,余百合顿时兴奋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墨丽丽也跟着妈妈转着圈圈,墨翟却是眼含泪花,望着母女两人,他顿感自己有种羞愧难当之感。

    等到两人逐渐安静下来之后,墨翟这才小心翼翼来到墨丽丽的面前,很是心虚地道:“丽丽啊,刚刚是爸爸错了,我不该打你,更不该阻拦你啊,要不你打我一巴掌吧,不不不,两巴掌也行,只要你别记恨爸爸就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