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916章 缘起缘落,阁下何需执着?两章合一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南慕靠近窗户一些,对里面的道,“殿下,后卿来了!”

    “嗯,知道了。”君轻暖回应着,没有让后卿进来,转身看向子衿,“我出去下。”

    “不带本公子么?”子衿闻言轻轻挑眉,眼底噙着笑意。

    “……”君轻暖看着他的模样,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带。”

    她得承认,她拒绝不了他的一切要求。

    两人牵着手出门,看到了规规矩矩站在远处的后卿。

    君轻暖冲他招了招手,后卿像是得到了主人召唤的小狗一样,不受控制的往这边走来。

    其实他的内心是抗拒的。

    在看到君轻暖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自己这两天行为反常,肯定是君轻暖在背后捣鬼。

    但是,他却改变不了被操控的状态,只能一边抗拒一边往前走。

    他盯着君轻暖目眦欲裂,却又不得不跪伏在她脚下,“拜见殿下。”

    “东西呢?”君轻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温柔全数收敛,寒霜一片。

    虽然说,后卿和尹航都是她控制的棋子,但是,这两个在她心目中是不同的。

    尹航是人,既然在为她办事,她自然逐渐的会将尹航当成自己人,这蛊丹也迟早会给他解开。

    但是后卿不一样,他是僵尸,是邪魔。

    他吞噬生人血肉,还觊觎麒麟血。

    这样的生命体,不配存活于世,君轻暖永远都不会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

    现在不除掉他,只是因为成本太高了。

    毕竟,后卿的灵魂太难杀死了。

    但是,她绝不可能把后卿当成自己人。

    这一点,后卿自己也明白。

    他很想问一句,“玄女,你世世代代守护着这些蝼蚁,有意思么!”

    但是,他说不出来这话。

    在蛊丹的作用下,他只能按照君轻暖的要求,将异火和拿到的史料都一一交出来。

    装着异火的瓶子,在地上一字儿排开,看上去很漂亮。

    南慕有些震惊,“殿下,这些就是逍遥海封印的异火?”

    他很激动,因为后卿交出异火之后,他很快就会拥有自己的异火,成为真正的丹宗弟子,也是君轻暖的亲传弟子!

    君轻暖的炼丹术他是亲眼见证过的,他内心向往不已!

    君轻暖数了数地上的瓶子,“一百七十三种,几乎是世上所有的天地异火了,檀寂真是好大的胃口!”

    子衿闻言轻笑,“殿下的胃口也不小,有了这一百七十三种异火,丹宗将迅速崛起!”

    “缺人。”君轻暖闻言轻笑,“要不,子衿来凑数?”

    子衿闻言挑眉,忽而凑上前来,在她耳边低笑,“殿下喜欢本公子在床上叫你师尊么?”

    “……!”君轻暖只觉得这些字眼儿像是一个个的小炮弹在脑子里炸了!

    她红着脸,扭头看着坏笑的少年,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可真是换汤不换药,不管换什么身份,他都是一样的坏!

    而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他又轻声道,“扶卿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而后,又问,“殿下喜欢坏男人还是好男人?”

    君轻暖盯着他粉薄的唇,好不容易隐忍了想要亲上去的冲动,认真道,“喜欢你。”

    他闻言,终于不再捣乱。

    后卿气的半死,眼睛里像是要冒火一样。

    君轻暖冷哼一声,又丢给他一个白色小瓶子,“吃了!”

    后卿千百个不愿意,但是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拿起那小瓶子,取出里面的丹药,喂给了自己!

    而还未等他来得及感受丹药的功效,君轻暖就道,“你可以走了。”

    后卿只能起身,佝偻着背,转身离开了幽兰谷。

    子衿有些好奇,盯着后卿的背影,问,“殿下给他吃了什么?”

    “辟谷丹。”君轻暖的嗓音很淡,像是融入晨风一般!

    辟谷丹,顾名思义,吃了丹药就不必吃饭。

    但是,这只是针对正常人而言。

    君轻暖给后卿吃的,显然不是普通的辟谷丹。

    后卿吃了这东西,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不喜生人血肉灵魂,不再危害世人。

    而子衿已经弯腰,将地上的异火全都收了起来,随手丢给南慕一样,“青莲圣火,看你造化了!”

    南慕一把接过小瓶子,开心不已,“这个,怎么认主?”

    君轻暖闻言,指间腾起一朵五色火焰,而后对南慕道,“打开瓶子。”

    南慕打开瓶子来,一团青色的火焰,忽而冒出头来!

    它显然是有灵性的,关了这么多年,被放出来的瞬间,第一反应就是逃走!

    但是,在发现君轻暖之间的九昧离火时,却吓得呜咽一声,又逃了回去!

    “这——”南慕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搞不明白状况。

    君轻暖则对着青莲圣火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认主;要么,被九昧离火吞噬!”

    青莲圣火委屈不已,在小瓶子里摇摇晃晃半天,忽而窜出来,像是一道青色的闪电一眼,冲进了南慕的眉心!

    那模样,像极了被追杀的人!

    君轻暖轻哼一声,收起了九昧离火和其余火焰。

    而南慕脑海里,此时冒出一个稚嫩的童音,语气却老气横秋,“吓死爷了,那小恶魔是谁!居然可以操控九昧离火!”

    “……”南慕轻咳两声,差点呛到自己,看着君轻暖的面色变得古怪——

    显然,青莲圣火口中的小恶魔,是君轻暖!

    若是君轻暖知道了,她作何感想?

    君轻暖一看南慕的表情就知道,青莲圣火肯定造了什么幺蛾子。

    而一见君轻暖盯着这边,青莲圣火在南慕眉心紧张的跳跃不已,赶紧嘱咐南慕,一阵威逼利诱,“不许跟她说,你要是不跟她说,爷以后罩着你!

    你要是敢打小报告,爷……爷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可你已经认主了……”南慕一脸黑线,他现在感觉很奇怪——

    和青莲圣火对话,他总感觉和人说话是一样的!

    但是,它的声音却总是从他脑子里冒出来!

    而南慕这阵子别扭劲儿还没过去,青莲圣火又嚷嚷开了,“大不了要命一条,爷不怕死!”

    “……”南慕忍不住腹诽:刚刚,是谁跑的比兔子还快的?

    而一想到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事儿,南慕就忍不住问子衿,“公子,那天夜里,你砍了龙爪怎么拔腿就跑了?”

    这可一点都不符合他的性子!

    子衿闻言,白了他一眼,“你太笨,懒得和你说!”

    南慕回神时,他已经往屋里去了。

    其实当初他跑的那么快,完全是因为君轻暖。

    九昧离火破体而出,并不是他操控的,而是君轻暖在千里之外操控着九昧离火给他助阵。

    这么远的距离,对君轻暖而言,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消耗。

    他当然不敢恋战,因为一旦感觉到他还在危险当中,君轻暖就会不停的用九昧离火覆盖他的身躯。

    他纠缠的时间越长,对她造成的伤害就越大。

    所以,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安全的地方,让她撤回九昧离火。

    但是,很多事情,做就是了,并不一定要表达出来。

    君轻暖转身跟上他,两人进了屋,子衿开始收拾东西。

    君轻暖见了有些开心,“准备跟我回去了吗?”

    “嗯,不走时间来不及了。”他笑着转身,“可殿下想要怎样和别人说了吗?”

    君轻暖靠在门边上看着他,笑意温柔,“就说,本殿想念公子,等不到登基大典之后,便接回来了住一段时间,可还满意?”

    子衿嘴角微微扬起,没说话。

    君轻暖便知道,他是开心的。

    只是,这会儿有人不开心。

    檀寂日夜兼程,来到翡翠湖的时候,翡翠湖里面连湘丝的影子都没有。

    而尹航上次带回去的消息说,湘丝是沉在了翡翠湖当中。

    一时间,他也分不清楚,湘丝究竟是因为沉底所以看不见,还是已经被君轻暖弄出来给杀了。

    围着翡翠湖半天之后,檀寂决定去不远处的小木屋那边问问。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翡翠河边的小木屋前方,有两个女人正在洗野菜。

    年轻的,是兰亭。

    年长一些的,自然是湘丝。

    只是,在看大这边有人过来之后,湘丝便起身来,道,“我回避一下。”

    说着,这便转身进了屋。

    兰亭看了一眼这边,低头继续洗菜。

    大老远的,檀寂没认出湘丝——

    湘丝化过装。

    他上前问兰亭,“你是翡翠谷的养花人?朕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作答。”

    檀寂放不下架子,兰亭仰头看他,心下思忖着:这是哪国帝王?

    她没见过檀寂,自然不认识,只是道,“你问便是,知道的,我自然会说,不知道的,你问也是没用的。”

    当然,还有一点她没说。

    那就是,不可以说的,她自然会只字不提,别说哪国帝王来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是一样的待遇!

    只是,这种情绪,兰亭心里已经不会很明显了,更别说会表露在脸上。

    檀寂见她性子柔软,便以为她必然会知无不言,问道,“凤玄太子可曾来过翡翠湖?”

    兰亭闻言,道,“来过。”

    “她做了什么?可有挖走湘丝?”檀寂心中一紧,突然就不安起来!

    连带着,他的嗓音都有了颤音。

    而因为他这句话,兰亭断定了他的身份——逍遥海的人!

    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掠过对面的木屋,道,“她挖出了湘丝,也挖了翡翠湖的金属冰。”

    “人呢?”檀寂紧张不已,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害怕,下意识的逼近兰亭!

    “人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这种事情,她也不会让别人知道,不是么?”兰亭抬起头来,拎着篮子往厨房走去。

    檀寂觉得不甘心,跟着她往厨房走,“你们这里还有谁?我要见他们。”

    兰亭在厨房门口转过身来,看向他,“师尊重病时间久了,你见了也没用。

    还有两人,在旁边的屋里,能不能见到,看你造化。”她说完,进屋去了。

    她说的两人,一个是湘丝,另一个的名字,她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师尊的恋人。

    檀寂闻言,快步走向另一侧的房间!

    隔着窗户,他问里面,“有人吗?我有些事情想问……”

    他看见有人进去了,所以,前面三个字,是客套。

    他心里还有期待……

    而他不知道,隔着一扇窗,里面那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檀寂的目光透过半掩的窗户,看到一个中年妇人正在擦桌子。

    那妇人听到他的话之后,转身看向他,打量他半晌,这才道,“你问吧。”

    要说心中没有波动,那是假的。

    窗外熟悉的容颜,湘丝惦记了一辈子。

    最后,他们也算在一起了。

    但是这在一起,才是真正分开的开始。

    湘丝震惊于那人在暮春时节还狐裘加身——

    他不热吗?

    而外面的话开的正好,他却像是从隆冬走来一样。

    她想问为什么,最终还是未能开口。

    她这一辈子操心他的事情太多了。

    现在,她不想再操心了。

    不想了……

    恍惚间,就听他问,“你可曾看见凤玄太子带走了湘丝?湘丝还活着吗?凤玄太子有没有伤害她?她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