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800章 爱让她邪佞残暴,亦让他流离失所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檀寂的布局,尹航是多少能够窥探一些的。

    飞廉师从风母,虽是蚩尤师弟,曾帮助蚩尤在涿鹿一战当中对抗黄帝,但后来却被轩辕帝招降,做了他麾下掌管风的神灵。

    而雨师虽然被在涿鹿一战当中被擒杀,但却残魂不灭。

    而因其与风伯飞廉时常形影相伴共进退,所以,残魂转世之后,便和风伯一起效力于黄帝。

    甚至于,后来他得到轩辕皇族信任要比风伯还要多些。

    至于冥神神荼和郁垒二人,和飞廉与屏翳的经历差不多。

    两人皆是在涿鹿之战当中被擒,而后被女娲人任命为冥府之神。

    后,轩辕皇族信仰女娲,这两人也就站在了轩辕皇族这一边。

    这几人,本来就在为轩辕皇族卖命,檀寂召唤他们前来相助,是正常的事情。

    至于遁神银灵子,寻常并不参与各方争斗,属于中立着,可以拉拢。

    唯一的一个后卿……

    此人曾是轩辕家的部将,后因帝王薄情寡性而战魂心生怨念,反倒成了轩辕家的敌人。

    这个人,是能否重新为轩辕家效力,一切都说不好。

    尹航站在银白色的巍峨宫殿前面,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大门口,对身后的帝王心生敬畏。

    檀寂当年便天赋惊人,是当时最耀眼的人物。

    如今四百八十年过去,大多数人都止步不前甚至倒退,而他的修为却一日千里……

    谁也无法猜测他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也难怪,他会那样淡定说出,可以给魔星后卿提供新生契机的事情……

    只是,尹航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檀寂说服银灵子的筹码又是什么?

    但,即便看不透,尹航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一场大战即将来临的沉闷压抑……

    ……

    此时,正午时分的阳光明媚耀眼,熙熙攘攘的暝都繁华一片,场面热闹到让人失神。

    子染懒洋洋的靠在囚车之上,坚硬的囚车早就磨伤了他的后背。

    血迹浸透衣衫,染红了玄铁,在凝结之后,让玄铁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

    他的头发有些乱,发丝掠过坚毅而淡然的脸。

    他的姿势是那样的自然舒服,表情是那样的坦然,整个人恍若已然超脱世外,全然不记得自己此时身处囚笼。

    饶是一路押送他而来的士兵们,此时也都不由得被他折服。

    恍惚间,领兵的人不由想到前些年暝都广为流传的那首词儿:

    禹庙兰亭今古路。一夜清霜,染尽湖边树。鹦鹉杯深君莫诉。他时相遇知何处。

    冉冉年华留不住。镜里朱颜,毕竟消磨去。一句丁宁君记取。神仙须是闲人做。

    这词儿,道尽了子染一生所有。

    帝王霸道痴缠,少年心如游云。

    这座城市,权利巅峰的那人,爱极了少年恍若冬青松竹的风骨。

    可傲立风雪的少年,有怎么会屈居于脂粉后宫?

    她追,他逃。

    她囚,他已逃。

    她把他变成通缉犯,他还是逃。

    爱让她邪佞残暴,亦让他流离失所。

    几年前他逃离她的疆土,去做了闲云野鹤自在神仙,她从此越发嗜血邪佞,成为亦暝帝国史上一代暴君!

    冉冉年华如流水,心上少年,如今已经是卓卓公子,身上松柏一般的气息更胜一筹!

    如今,他坐着囚车回来,面临的,将是什么?

    谁也不好猜测。

    没有人敢伤害他,没有人敢靠近他。

    他身上的伤,全都是自己弄的。

    像是什么都不在乎,却又像是负气,潦倒给她看。

    可既然是自己逃走的,他为何又要负气呢?

    子染心里有些乱,干裂的嘴唇紧紧抿住,眯着眼睛举目看向视线中越来越近的巍峨宫阙,好似想着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想。

    而实际上,烈日当空,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那皇宫高楼,不过是自己脑海中闪过的记忆而已。

    转眼,囚车进了皇宫。

    城中喧嚣褪尽,正剩下厚重的帝王威严。

    亦暝帝国和沧月帝国不一样。

    沧月帝国只是在南宫家篡位之后,才成了女帝当家,之前世代帝王全都是男子。

    但是亦暝帝国却是名副其实的女帝当权,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这里,是女人的天下!

    这里的女人,地位很高,而男子却相对要弱势一些。

    可如同男权国家也会出现如同君轻暖这样的巾帼豪雄一样,女权至上的疆土上,也会养育出如同子染这样傲然不屈的男子!

    而偏偏,一段孽缘……

    宫墙遮住了光线,冰冷的气息顿时迎面而来。

    子染感觉到了明显的不适。

    他不喜欢这种被高墙大院禁锢的感觉,他喜欢自由的阳光和风雪。

    此时,亦暝皇宫的太监总管元公公已经迎上前来,深深打量了他一眼之后,对夜挚道,“夜将军这边请,皇上在御书房等着您。”

    夜挚点点头,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子染,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囚车靠近御书房怕是不大好,是否先让子染公子下来?”

    太监总管闻言,讳莫如深的摇摇头,“怕是不能……”

    子染全程没说话,像是被关在囚车当中,戴着脚镣手铐的人不是他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