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789章 一夜清霜,染尽湖边树 两章合一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来看看你。”

    血麒麟也不挑破,只是拥着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温柔道,“你自己出来,我不放心。”

    君轻暖心中触动,忽而转身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他心口!

    她有些患得患失。

    血麒麟没说话,只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给她力量。

    有些事情,她能想到就可以了,他没必要再去多说什么。

    君轻暖在他胸口靠了很久,这才终于鼓足勇气,仰头看向他,“我……是不是太强势了?”

    血麒麟垂眸看着她,终究舍不得伤她分毫,道,“做你自己就好,我和他们都不一样。”

    不知怎么回事,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君轻暖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显然,她为什么出来,血麒麟都知道。

    只是,他选择了容忍,成全她的开心。

    “对不起。”半晌之后,君轻暖才有勇气跟他道歉,“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话题太沉重,血麒麟笑着绕开了。

    他环抱着她躺在草地上和她拥吻,而后轻笑,“是这样么?”

    君轻暖红了脸,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血麒麟的包容让她感动,但她也深刻的记住了一件事情:在他可以出手的时候,她要学会示弱。

    她不是不相信血麒麟对她的感情,只是终于明白,哪怕是最真挚的感情,也要细心呵护……

    再也没有人提起这件事情。

    两人坐了一阵子,血麒麟看着暗下来的天色,将她打横抱起,“该回家了,一会儿尝尝我做的芙蓉糕。”

    “你做好了吗?”君轻暖有些惊讶,他不是刚刚在陪她吗?

    血麒麟闻言笑着,“出来的时候,已经好了五六个,但好吃不好吃,我可不能保证。”

    末了,又盯着她,认真道,“不许嫌弃。”

    君轻暖抱着他的手臂,晃悠悠的往回走,笑开了。

    血麒麟歪着头看着她,轻叹一声,伸手将她的头发揉的一团糟!

    那种宠溺怜惜的情愫,清晰的传达给了君轻暖。

    她知道他在安抚她,却没有直接提起那件事情,给了她最大的缓冲和安宁。

    两人走到门口时,等在那里的南慕迎了上来,道,“主子,殿下,夜挚已经带着子染启程了,估摸着,一两天之内就能到达亦暝帝国。”

    君轻暖本能的想说话,却又在想起什么之后,没有再开口。

    血麒麟留意到了她的变化,捉住她的手紧握在掌心里,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问,“如今夜家军统帅可是夜倾止?”

    南慕紧随身后,道,“是夜倾止,不过眼下朝凰内乱,朝堂无人主持,下一步究竟应该怎么走?”

    “等麒麟阁的反应。”血麒麟淡然回应,显然胸有成竹。

    君轻暖隐忍的跟着他进屋,两人对坐,云嬷嬷端着茶和芙蓉糕上前来,笑着,“少主子亲手做的,少夫人您尝尝。”

    “谢谢。”君轻暖看着芙蓉糕,一开心便把之前的事情给忘了。

    血麒麟看着将全部注意力的都投入芙蓉糕的小女人,眼神情不自禁变得柔和。

    前方传来云嬷嬷的声音,“少主,主子让老奴问您一声,是否需要人手?”

    血麒麟当然求之不得,道,“行啊,正好麒麟使缺六个首领。”

    云嬷嬷闻言笑道,“老奴这便回禀主子。”

    说着,退了出去。

    血麒麟有些开心,转过身来,一手撑着下巴,看向君轻暖,“好吃吗?”

    “好吃,你尝尝。”君轻暖将剩下的半个芙蓉糕送到他嘴边。

    血麒麟瞄见上面她咬过的牙印,眉梢微微一勾,凑上前去咬了一口。

    而后,煞有介事道,“好吃!”

    君轻暖被他看的红了脸,像个猫咪一样蜷缩在他身边,捧着茶水喝。

    血麒麟看着半晌,上前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软榻上。

    君轻暖有点错愕,抬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眼中满是柔情,道,“蒲团上凉。”

    君轻暖忽而觉得轻松,似乎这样弱势一点被他宠着也很甜。

    她想起了在骋王府时的日子。

    那时候她有些害怕他,不敢张扬,就这样任由他抱着,疼着。

    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还是像蜜糖一样甜。

    她索性直接倒在他怀中,睡了。

    他伸手环住了她,在她肩头轻轻拍着,低声哼着什么曲子。

    君轻暖恍恍惚惚睡着了,连梦都是甜的……

    ……

    墨小柒回到魂殿的时候,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少年脸上的婴儿肥消退,逐渐显露几分清隽风骨,却又透出恍若孤峰直入云霄的毅然锋芒。

    他沿途留意了一下魂殿内部的情形,越往深处走,眉宇皱的越紧。

    回到自己所在的第二峰的时候,直觉的同门师兄弟脸上的表情都和平常不大一样了。

    在半山腰看到正在对弟子们训话的姬玱时,墨小柒有些恍惚。

    姬玱的嗓音深沉的像是已经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今天开始,大家晚上一起住,不要单独外出,以免发生不测,都听到了没有!”

    “是!”其余弟子的回应带着沉重的气息,还有些消沉和恐慌。

    墨小柒便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两天当中,魂殿必然又死人了!

    他快步上前去,拉过姬玱,“师兄,又出事了么?”

    姬玱摆手让大家解散,面色异常凝重,“昨天晚上,光是第二峰就死了三十一人,整个魂殿下来,死了有将近三百人!”

    “我们回去说!”

    墨小柒闻言,快步登上台阶,“我爹人呢?”

    “和四师叔都在上面。”姬玱道。

    两人没再磨蹭,飞快爬上山,直接冲进了二长老的平常会客的房间。

    “爹,四师叔,我回来了!”

    墨小柒问了人,然后对姬玱道,“师兄,你在外面望风,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半步!”

    姬玱心中虽然诸多疑惑,但也明白事情紧急,快步离开之后,合上了门。

    二长老这才满目期待的看向墨小柒,问,“血麒麟和凤玄太子那边什么反应?”

    墨小柒扭头看向四长老,“四师叔,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性命攸关,不管如何,这一次你和爹携手并进如何?”

    四长老和二长老之间之前有诸许矛盾,但是现在,墨小柒也顾不上太多了。

    四长老闻言,沉沉点头,“你只管说便是,若是你说的我同意,那便是同意。若是不同意,自当没听见。”

    有了四长老的保证,墨小柒也不耽搁,道,“我决定,让血麒麟和凤玄太子控制魂殿,带我们修行古传承,完成心法更新换代!”

    墨小柒一句话,像是把一包炸药空投了下来!

    饶是二长老和四长老都有所准备,这个时候还是懵了数秒!

    半晌,二长老这才问道,“你的意思是,直接架空魂殿现有的高层体系吗?”

    四长老也有些紧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口!

    墨小柒嗓音压得很低,“与其和他们交换古传承和丹药,不如把我们变成他们自己人。

    而且现在魂殿局势微妙,目前咱们第二峰和第四峰与第十峰之间就谈不拢了,等过两天春选开始,其余几个长老全都出来了,必然又要扯皮争执一番,而老殿主已经多年不曾主持魂殿事务……”

    墨小柒眼底闪过一抹凌然,“魔星后卿如果追根究底,也是属于古传承。

    魂力在古传承面前,本身就是有着极端的弱势。

    而后卿是古传承强者都无法轻易控制的僵尸之王,魂力修行者根本制不住他!”

    墨小柒的话说到这里,压断了二长老和四长老心中唯一一根希望的弦——

    是啊,当年封印魔星后卿的,可是包括女娲在内的诸神!

    即便这样,如今还是让后卿给逃了出来!

    那么显而易见,魂殿老殿主出来,必然也是拿后卿没有办法的!

    四长老忽而紧张,“那这样的话,谁也拿后卿没办法了吗?如今前前后后已经死了好几百人,这样下去,还要死多少人!”

    “不!”墨小柒摇摇头,感觉时机成熟,说出了自己的布局,“凤玄太子可以控制后卿!”

    “这怎么可能,传闻中就连女娲都……”二长老不由得身子前倾,盯紧墨小柒!

    屋里的气氛压抑而紧张,墨小柒的双眼如同残星般明亮,“但是我们所有人都忘记了,凤玄血脉是可以镇压这个世界的!

    如今天地剧变,她又得到了九昧离火!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谁是后卿的死敌,非她莫属!”

    墨小柒的嗓音斩钉截铁,将力量感传递给二长老和四长老,“更何况,她能够炼制控制后卿的药物!”、

    “这可是真的?”二长老悚然动容!

    墨小柒点点头,“药我已经带来了,这次春选就是我们的机会,以后魂殿我们来掌控,我们听命于血麒麟和凤玄太子,和他们一起崛起!”

    “……”二长老和四长老对视一眼,半晌没说出话来!

    不得不说,墨小柒提出的事情太大了,以至于让他们两人产生了一种如同谋划政变一般的紧张感!

    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

    墨小柒道,“虽然我们和他们之间有盟约,但是,谁也不会给交易的对方给与最大的支持。

    到时候,就算是我们得到了古传承的心法,也只是细枝末节,根本不足以在天地剧变当中争锋。

    但,如果我们加入他们……

    琴宗和丹宗,强大的玄凤血脉,加上一整个古传承圣地穹涬大陆……”

    墨小柒渲染的蓝图,至此彻底打动了二长老和四长老!

    两人对视一眼,狠狠点了点头!

    三人商定,各自分工,直接豁出去了!

    ……

    觞昀大陆南部,青山碧水悠悠,暖春催人乏。

    马车里的子染却怎么都睡不着,目光定定的落在外面逐渐熟悉的山河城廓上面。

    多年之后故地重游,他百感交集,却又有种恍如隔世的苍白感。

    冷不丁的,他像是在问夜挚,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人常说,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顺其自然,过不去的情劫就交给时间。

    岁月无情,会淡却所有的刻骨铭心,真的是这样吗?”

    夜挚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和夜家夫人之间,有没有太过纠葛的感情,哪里有什么发言权呢?

    他只能拙劣而歉疚的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吧,前方检查的时候,你必定过不去,到时候怕是要受罪。”

    子染闻言,目光投向前方越来越近的城廓。

    他的眼神很淡,道,“她若喜欢,便由她折腾吧。”

    夜挚不知道说什么好。

    又过去一会儿,马车到了城外停下,接受城卫军检查。

    子染要下车时,被夜挚拦住。

    夜挚从车上跳下来,出示了朝凰帝国大将军的文书,提出前往暝都觐见女帝凰茯,请求通行。

    但是城卫军筛查严格,在看过夜挚的同行文书之后,一把掀开了车帘!

    而子染不想让夜挚为难,竟是直接跳下车来,青天白日之下站在众人面前!

    检查的城卫愣了一下之后,惊叫一声,“这不是通缉犯么!叫什么来着?”

    子染像是没听见他口中“通缉犯”那三个字,只是淡然道,“我叫子染。”

    恍惚间,记忆深处有个人歪着头,打量着他,低吟,“一夜清霜,染尽湖边树。鹦鹉杯深君莫诉。他时相遇知何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