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741章 赤子丹心墨小柒,因果循环终报应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血麒麟听他欲言又止,不由白他一眼,“讲!”

    南慕讪讪,从怀中抽出一纸书信来,想了想还是递给血麒麟,“阁主,这是属下回来的时候,墨小柒拦路递过来的!”

    血麒麟闻言挑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君轻暖!

    君轻暖汗颜,“喂喂喂,和我无关啊!”

    见她紧张否认,血麒麟不由笑了,伸手接过信封来。

    里面是一张薄薄的信纸,只有一页。

    上面字迹隽秀,比起寻常男子的笔迹要秀气一些,但却是规规矩矩的碑体!

    碑体乃官文,如果不是南慕说这信是墨小柒递过来的,旁人便无法判断这信出自何人之手。

    血麒麟表情有点怪异,心道,墨小柒写情书还需要匿名不成?

    那也太蠢了吧,这人都亲自上阵了……

    而,当他看到内容的时候,却明白了墨小柒的用意!

    这封信没有开头称谓,也没有落款,看上去更像是某种便条,并且,都没有称呼二长老为“父亲”。

    他很聪明,他才混淆视听。

    信上面写着:

    “昨日收押之人,所有魂力修行者都死了,除了苏扬之外的所有古传承者都被放了,但听闻,那些人并未交出任何修行之法。

    神尊行为有变,曾短暂不认识二长老,且嗓音古怪,听上去和公子梨疏有异曲同工之处。

    公子梨疏和红酥被派出去了,但尚不知去了何处。”

    这便是全部的内容了。

    这封信,对于血麒麟和君轻暖而言,并没有价值。

    因为,他们已经判断出神尊将灵魂献祭给了后卿的事情。

    唯一一点,是公子梨疏的去向。

    但这一点又没有明说,所以算是只是提醒。

    可另一方面来讲,这封信价值连城。

    因为,这封信是墨小柒传出来的。

    他是魂殿的人,同时还曾经被南慕和君轻暖救过一命。

    这是他善意的回报,同时,因为墨小柒足够单纯,他的站位十分简单。

    世态炎凉,血麒麟此时握着这封并没有意义的书信反而怔住了。

    有时候人的感动来的特别简单。

    就像此时,你几乎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时候,却有一道光突然照耀过来!

    血麒麟僵了一下,将书信递给了君轻暖,“你也看看。”

    他知道墨小柒喜欢君轻暖。

    换做平常,他不会让君轻暖和墨小柒有什么瓜葛。

    但是,这一次他觉得君轻暖需要这一道光,需要这一份感动。

    君轻暖接过书信扫了一眼,轻叹一声,“难为他了,这些事情墨小柒知道的话,二长老和四长老他们必定也有所察觉,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墨小柒将这封信传出来,二长老知道不知道?”

    如果知道的话,意味着二长老对神尊已经产生了忌惮和防范。

    如果不知道,那么,局势就不太好判断了。

    血麒麟摇着船桨,沉吟了一会儿,道,“此事你也不必过于忧心,我自有安排,他们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来。”

    显然,之前让南慕将神尊献祭后卿这件事传出去,是他的第一步。

    君轻暖手上握着信纸,歪着头看他,半开玩笑,“我觉得你变了。”

    血麒麟闻言轻笑,“不变不行,如果时事允许,我自然愿意缩在你的后宫当中,就当个被凤玄女帝护佑的闲人。

    可如今局势大变,我是你的男人,自然应该站出来帮你遮风挡雨。”

    君轻暖听得感动,用脸蹭蹭他的手臂。

    像只小猫一样。

    他的心里跟着柔软,幽潋双眸多了几分坚定肃然,少了几分少年顽劣。

    君轻暖看着他的侧影,突然就就有了依靠感……

    ……

    麒麟阁,扶摇峰,云雾天澜,回廊幽深。

    不好的预感像是蒙蒙细雨一样笼罩在湘丝的心头,她站在栏杆边上,一袭麻衣几乎要融入烟雨。

    百年孤独百年寂寥。

    如今,更胜一筹。

    到了她这种程度,对有些事情的感知会变得分外强烈。

    司筠匆匆归来,双脚刚刚落地,她就淡淡的问道,“出事了?”

    不然的话,司筠不会这么快回来。

    她应该跟在君轻暖身边,帮她养胎。

    以血麒麟对君轻暖的深情,如果不是发生了天崩地裂的事情,他绝对会留下司筠照顾君轻暖!

    可现在,血麒麟和君轻暖都没影儿,只有司筠自己回来了!

    司筠噎了一下,张张嘴巴,竟是说不出口。

    湘丝心里的苦楚,只有从小跟在湘丝身边的她才能明白。

    “说吧,我撑得住。”

    前方,湘丝的嗓音很清淡,但却给人一种,有什么东西一碰就要碎了的感觉!

    司筠差点哭出来,哽咽着,“少主子怨您了,暖儿大约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今天早上觉醒了一种火焰,看上去很可怕……”

    司筠的话有些不连贯,但湘丝听懂了。

    又或者,这个结局她数百年前就预料到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阴凉的空气,仿佛竭尽全力,用了很长很长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