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688章 娶!必须娶!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眼看着那人要暴走,君轻暖慌忙安抚他,“娶!必须娶!”

    她心头狂跳,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娶你还不成吗!”

    君轻暖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中悸动冲散了所有思维,伸手环住他的腰身,喃喃,“只要是你,怎样都好,我……我很开心!”

    她都被炸懵了好吧!

    就听头顶传来一声轻哼!

    少年傲娇,看着窗外不理她了。

    “我出去透透风。”子熏憋不住,抱起临霜便爬出了马车!

    他怕他笑出来挨揍!

    人刚出去,南慕就八卦的凑上前来,嗓音压的低低的,“公子,阁主刚刚逼婚了?”

    “逼娶,哈哈哈哈……”子熏笑趴在马背上,怀中的临霜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是什么让他这么高兴?

    南慕闻言,有些适应不良的看向司筠,“阁主真的要……嫁了?”

    嫁了……

    这词儿!

    顿时,几人又要憋出内伤!

    马车里,君轻暖也一脸无奈。

    “喂,别别扭了,本殿都答应你了。”她推了推不肯说话的少年,眼底笑意敛藏不住,“我是很想娶你啊,内心深处迫不及待。”

    但这种想法,在内心深处意淫一会儿就好了,谁想到过要变成现实啊!

    太离谱了!

    血麒麟还是不肯说话。

    要不是为她着想,要不是为她着想,他……

    他一直无声默念着这句话!

    她竟然还敢取笑他!

    忍无可忍,半晌之后他忽而按着她的小脑袋,狠狠的吻了上来!

    狂风暴雨一般,最后,还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

    “唔……痛!”君轻暖低呼一声,伸手去摸嘴唇,指间一抹血色!

    又被咬了……

    她看着之间殷红,有些恍惚。

    上次他咬人,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是她三军阵前杀人,轩辕越故伎重演想要把她弄进皇宫,他吃醋的时候咬了她的吧?

    君轻暖眼底腾起笑意来,轻声道,“你都咬我多少次了?”

    “你不乐意?”少年挑眉,挑衅的看着她!

    “乐意。”君轻暖哄他,“只要你愿意,咬多少次都可以。”

    他又扬了扬眉,傲娇轻哼一声,终将她紧紧困在了怀中,然后才如滔滔江河,一次性说了一大堆话,“本阁主是为你好你不知道吗,要不是怕影响你的威信,本阁主才不会进入你凤玄的后宫!本阁主都勉强答应了,你竟然还敢犹豫不决……”

    君轻暖看着他的样子只想笑,捧着他的脸亲吻他,“嗯,我都知道,我家夫君最好了……”

    “……”被她软软的称呼撞了一下,他的心一瞬间便柔软起来。

    剩下的话全都憋回心里去,他一把抓住她乱动的爪子,紧紧握在掌心里。

    君轻暖根本不能判断他那微妙的心情,任由他折腾。

    而车外几人听了血麒麟那滔滔不绝一段话,已经憋得受不了了。

    “我去前面看看。”

    司筠笑着,飘然去了前方山丘上!

    “我也去看看。”子熏抱着临霜紧随其后。

    眠隐和南慕两人面面相觑:要不要一起去溜一圈?

    但是,总要留下人来赶车。

    于是,两人只能憋着。

    子熏在脚一落地就笑的不能自已。

    临霜打量着他,不知为何脑子里就传出四个字来:花枝乱颤!

    结果,她很是耿直的道,“子熏哥哥,你为什么要笑的花枝乱颤?”

    花枝乱颤……

    司筠再次笑喷,她觉得自己不能在这群人身边待下去了。

    子熏红着脸僵在原地,抬眼打量着小不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花枝乱插那是形容女人的!”

    “可哥哥刚刚……就是花枝乱颤!”孩子双眼如同琉璃,一片清澈!

    “……”子熏被狠狠地噎了一下。

    而正要说话时,一道身影从西边而来,往车子那边去了!

    “麒麟使?”

    子熏一愣,收敛了笑意,抱起孩子王车边走去。

    一忽儿功夫,麒麟使已经出现在了车子跟前。

    马车停下来,血麒麟总算从别扭中回过神来,掀起车帘,问,“朝凰那边有新消息了吗?”

    “今日中午,朝凰帝将朝凰皇后游街示众,然后斩首了!”

    麒麟使笑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血麒麟身后的君轻暖。

    君轻暖眉梢微微挑了挑。

    这结果,预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预料之中的是朝凰皇后的死亡,预料之外的是她死亡的方式——

    不是被刺杀,而是被朝凰帝斩首。

    “什么罪名?”血麒麟又问了一句,嗓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说是不守妇道,蛇蝎心肠,陷害蒲零,等等……”麒麟使很是谨慎的看着慕容骋,生怕刺激到他。

    南慕和君轻暖的面色也变了变!

    君轻暖下意识的牵住了血麒麟的手。

    血麒麟垂眸,半晌之后哼笑一声,“时隔九年,是不是有点晚了?”

    他丢下一句话,又靠在车子里去了。

    是啊,时隔九年,再追究当年的事情,有意义吗?

    刚刚欢快的气氛,一瞬间冷凝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