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75章 一轮千古光寒深,折尽桂花当白发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楚心谣下意识的想要抱住手臂,却发现只有一只手臂横在胸前。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底的恨意瞬间腾起!

    自从两年前被慕容骋一剑砍了手臂之后,她已经记不起有多少次发现连抱住自己都做不到了!

    可再多的恨意,眼下也只能着眼于景域这件事情上面。

    她来南越,是南楚帝的意思。

    但是眼下谣言四起,景域已经不相信她,这差事是办不下去了。

    究竟要怎么办?

    楚心谣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走进了一家当铺,对掌柜的道,“我需要南楚皇宫的消息……”

    “殿下不如明日来看,送信的人还没到。”掌柜的道。

    “好。”楚心谣转身,离开了当铺。

    这里消息七天传送一次,是还没到时间……

    ……

    夜色三分,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在深宫当中等着人。

    沧月女帝站在月明宫的窗口,目光落进外面夜色。

    今夜的月亮分外的圆,转眼竟然已经二月十五了。

    只是皎月生辉星空浩瀚这样的场景,在她看来多少有些刺眼。

    沧月沧月,天知道她多么讨厌这个名字!

    她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问身后的太监,“查到那白衣公子的下落了吗?”

    “不曾,那公子从未在皇都走动,倒是查到了那个水阑的下落,在城西的紫竹楼,长公主殿下曾经去过一次……”

    太监尖尖细细的嗓音传来,和眼前场景很不和谐。

    沧月女帝咀嚼着“水阑”这两个字,瞳孔微微缩了缩,又问,“长公主今日可有什么动静?”

    “召集了门客,估摸着凤后被打入冷宫的事情,刺激到了长公主殿下……”

    太监的话依旧只说一半,剩下的意思,沧月女帝自己明白!

    她忽而冷笑一声,“这么多年了,朕以为她磨练出来了,谁料还是个草包!”

    太监垂下头来,不敢接话。

    许久之后,这才道,“陛下,时辰不早了……您……这是在等人吗?”

    “等人。”沧月女帝嗓音很沉,不知道夹杂着什么样的情绪。

    时隔多年,又是一个名叫沧月的男人出现在这里,预示着什么?

    端木澜,沧月……

    端木澜变成了水阑,那沧月呢?

    显然,沧月女帝虽然好色,却不是真的昏庸。

    相反的,她清醒的很!

    在南宫冰说那舞剑的男人叫水阑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那是是端木澜了。

    只是南宫冰没看透而已。

    而时隔多年,曾经的三皇子竟是长成了玉树临风的男子,那姿容气质当真……虽然显而易见那人化装过,但依旧卓然与众人不同。

    不过转念,沧月女帝又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当年沧月政变时,端木澜不过十来岁的少年,如今二十三年过去了,就算是他不化装,她怕是也认不出他来了!

    思绪纷乱,皎月当空。

    月上中天时,她等的人终于踏着月色走来,一步一清辉。

    月白色的衣衫,飘飘乎如羽化而登仙,清绝沧烈气息世间罕见!

    沧月女帝从未看清楚那人的脸,甚至于,怎么看都看不清楚。

    他……究竟是谁?

    她看不透他!

    “陛下可是在等本公子?”沧月开口,嗓音低醇,没有一丝一毫女子的气息。

    那样好听,那样美。

    和她的人一样。

    沧月女帝明知道对方不简单,却还是被吸引,嗓音沾染上几分温柔,“沧月公子总算来了,让朕等的好苦。”

    “陛下的速度倒是令人惊讶,短短两三天,后宫便真的一人不剩了。”

    沧月斜睨了她一眼,兀自往大殿这边来了。

    “公子不进来么?”沧月女帝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怎么都看不透她!

    “陛下太心急了,”沧月勾唇轻笑,嗓音微凉,“本公子不会以色侍君。”

    “公子想要朕的爱?”沧月女帝皱眉,“可公子连自己从哪里来,是什么人都不曾考诉朕,朕自然也不了解公子,又如何动情?”

    她像是要将对方看透一样。

    沧月嘴角勾了勾,目光落在她脸上,笑,“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若是有了理由,便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她顿了顿,眼底忽而染上失望,“看来本公子来错了地方找错了人,陛下既然不能免俗,本公子走便是了!”

    她摔袖边走,没有一丝一毫拖泥带水!

    那一抹清绝身影,如同最美的画刻印在月色清辉当中,却又缥缈的抓不住一丝一毫痕迹!

    沧月女帝心里很乱,不安的情绪蒸腾着。

    她没有挽留,揉了揉眉心道,“伺候朕……更衣。”

    宫里没了没人服侍,只能是太监去帮忙……

    “你觉得,沧月此人,和……”沧月女帝有些迟疑,半晌这才道,“和当年的那人有关系吗?”

    太监一愣,旋即安抚道,“怎么会呢,当年那人是个女子,如今的沧月是个公子……”

    “朕心不宁。”沧月女帝沉沉叹息一声,“他出现的时间和端木澜回来的时间太过于巧合了。”

    “陛下,当年那人,不是死了吗?”太监问。

    沧月女帝摇头,“那夜皎月当空,发生了一些诡谲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