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31章 结糖衣而覆旧伤,水东引而承天诺!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麒麟血传承者降生的时候,天象肯定有所变动!

    天师掌管天文,必定也察觉了这件事情,知道麒麟血传承者就在朝凰皇室当中!

    君轻暖想着这个的时候,慕容骋道,“目前在朝凰皇室的皇子们,全都比我年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君轻暖瞪大眼睛,“你是说,你出生之后,朝凰皇后把所有有嫌疑的皇子都除掉了?”

    慕容骋点点头,“但是这里面有个疑点,我一直不明白。麒麟血脉传承者降生,和之后出现的皇子有什么关系?”

    这一点,只有子熏明白。

    他瞄了一眼慕容骋,道,“朝凰的天师连个正经的巫祝都算不上,巫术只是学了皮毛。

    他根本不能确定麒麟血传承者出现的具体地点和时间点,只能算出一个范围,朝凰皇后便杀了这个范围当中所有的皇子。”

    君轻暖心有疑虑:那为什么慕容骋最后活了下来?

    这件事情还有疑点。

    但是,她不能这么问了。

    子熏看着明明心有疑虑,却还隐忍不发的君轻暖,轻声哼笑,“殿下对子衿,倒是宠的无微不至!”

    “……”君轻暖一脸黑线,“子熏何出此言?”

    子熏白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你是想知道他最后为什么偏偏活下来了吧?”

    “……”君轻暖是想知道,但是……

    她扭头看向了慕容骋,生怕伤到他。

    慕容骋没说话,只是拉她入怀,示意自己没事。

    但是,他也绝不会真的去亲自说出来。

    子熏看着两人一阵无语,忽而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君轻暖,笑,“殿下应该还不曾见过子衿的真面目。”

    “你怎么知道?”君轻暖盯着子熏,隐约间意识到了什么!

    “殿下若是见过他的样子,就会明白为什么他活了下来。”

    子熏把目光投向慕容骋,眼底闪过一瞬间的恍惚。

    倾世风华麒麟子,只是一张脸就能让世人癫狂,让神仙变成魔鬼,让人的七情六欲全都变成占有欲!

    他竟然有些好奇——

    若是君轻暖见了血麒麟真面目,又会用什么方式爱他?

    等目光重新回落君轻暖脸上的时候,子熏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

    他忽而笑了笑,道,“麒麟子六岁觉醒,可不巧,这个时候偏偏被天师的儿子给撞上了,这一见便失了心魂,饶是皇后也拗不过他了……

    他想把麒麟子据为己有,这便拖了一阵子……”

    君轻暖明白了,所以,从六岁到九岁之间,慕容骋没有死的原因,是因为皇后的哥哥看上了他!

    皇后想要麒麟子死,但是她哥哥想要一个活人。

    这种拉锯战之下,暂时的保住了慕容骋的小命儿。

    但麒麟子九岁时,皇后的哥哥终于憋不住对他下手,导致麒麟子护体血脉爆发,直接弄死了他!

    这样一来,麒麟子和皇后便结下了死仇。

    之后,麒麟子一路逃亡……

    “这些事情,你……算出来的?”慕容骋嗓音微凉,像是刚刚下过雨潮湿而清冽的空气。

    他才十七岁,想起这样的过往,也会……想落泪。

    但是,他不能哭。

    子熏瞄了他一眼,道,“这需要算吗?朝凰知道的人太多了,只是你愿意面对而已。不知道的……只有你自己。”

    傲娇如他,这一刻嗓音都柔了下来。

    人人都有软肋,有一处旁人不能碰触,自己也最弱不堪不敢去提起的地方。

    慕容骋那一处,就和年幼的记忆有关。

    按照麒麟阁的势力,弄清楚这样一件事情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慕容骋却始终保持对那件事情的云里雾里……

    他只是不想去碰触,本能的抗拒着而已。

    那是他伪装的坚强,也是不会展现在君轻暖面前的东西——

    他是男人,君轻暖是他要保护的女子,他不会真的把软弱的地方给她看。

    但是,子熏一眼就看穿了。

    那是独属于男人之间的默契和相知。

    慕容骋不知道说什么好。

    子熏说出这些的时候,他……微微惶恐,却也忽而坦然。

    两个人分享承担一件事情,总比一个人要容易太多了。

    君轻暖看着这样的他直觉的心疼,“子衿……”

    “都已经过去了,我不还有你么!”慕容骋笑着,伸手揉揉他的头发。

    君轻暖为他做的一切让他感觉暖。

    她为了调查当年的事情,让朝凰的人用消息来换,每一次,对他而言都相当于糖衣剧毒。

    碰触记忆的时候,他会痛,会苦不堪言。

    但是,他却像个孩子一样麻痹自己,只沉迷于外面那一层糖衣,完全不顾及里面的苦痛。

    但也就是这样的心态之下,他硬生生的觉得剧毒不再毒,糖衣倒是越来越甜。

    到了现在,他也可以谈起以前的事情,而不至于情绪失控了。

    所以,她的爱,依旧是他独一无二的良药。

    慕容骋紧握她的手,忽而看向子熏,“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朕的?”

    “切!谁关注你了,自作多情!”子熏顿时傲娇扭头,一脸不屑。

    “……”慕容骋也无所谓。

    反正子熏就是那种“嘴上不承认,心里很老实”的人,他爱怎么胡说八道就怎么胡说八道去!

    他只记住一句话,生死攸关时他泪流满面,慌乱的喊着他的名字,“慕容骋!你不许死!不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