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24章 我潜藏暗夜窗寒,不肯见你一面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她疲惫的眼神逐渐复苏,亮起奕奕光彩,“这世上真的有神灵吗?巫真的可以召唤神灵吗?”

    慕容骋轻轻摇头,“这谁知道呢,但是巫族就是这么起源的,他们的职业是占卜,祝祷,治病等等,后世称为巫祝。”

    “传说,第一代巫祝,是巫彭,黄帝的御用医师。”慕容骋像是讲故事一样,轻声的道。

    君轻暖静静地听,“那你说,上次在九龙山祭坛上突然烧起来的那一团烈火,是不是巫祝的手段?

    祭台上那些祝祷之人,会不会和巫族有关系?”

    君轻暖心底突然灵犀一闪,猛地坐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些人就是苏扬派来的!”

    “现在他们都还在天牢,苏扬并不知道那些人还活着,如果提审的话,应该可以问出一些眉目来。”

    慕容骋起身来,披上外袍,“我去找南慕。”

    君轻暖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袖,在他转身看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失态!

    “没事,快去快回。”君轻暖笑了笑。

    “傻,只是去门口,又不是去多远的地方!”慕容骋伸手,将她的头发揉的乱糟糟。

    君轻暖咬了咬嘴唇,看着他的背影,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害怕他出事!

    浩渺山河算什么啊,都比不上一个你……

    慕容骋推门出去,站在屋檐下吩咐南慕,“殿下有令,传信扶卿,提审当日在祭坛上面纵火之人,尽快把消息送回来。”

    “是!”南慕嘴角轻轻抽了抽,飞快离开了。

    还“殿下有令”……

    难不成,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侍卫了不成!

    不过南慕也明白,慕容骋是担心隔墙有耳,人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慕容骋转身进屋来,陪着君轻暖继续躺下。

    烛火未灭,君轻暖翻身过来,看着暖光中少年容颜,许久许久,突兀的说,“子衿,你要我吧。”

    慕容骋的心猛地颤了颤,什么都没说,闭眼吻上了她的唇!

    他们都需要释放!

    危机四伏当中,他们都想把自己狠狠地融入对方!

    没有言语,却比任何一次都激烈!

    ……

    远处飞檐入夜色,有人抱着酒坛子,仰面朝天!

    清冽的酒,冰凉的液体冲进喉咙,却偏偏带起火一般的炽热!

    就像是他现在的处境一样。

    他把酒坛子丢在一边,仰面望着茫茫天幕,脑子里纷乱如麻,却又一片空茫。

    他整个人都是矛盾的。

    一道黑影上前来,在他跟前轻声说道,“神座,苏扬给南楚帝写了一份信,准备和南楚帝合作……此人乃巫族传承者,若是完成启灵,再加入南楚阵营的话,对战局会产生巨大影响……”

    “关我何事!”本就焦躁中的人顿时如同炸毛的猫一样,将手上的空酒坛直接甩到一边去!

    啪一声巨响,他怒气冲冲的冲进了茫茫夜色当中!

    身后的人吓得直哆嗦。

    多久没见过自家主子脾气这么暴躁了?

    “妈的,你要死要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漆黑一片的街道上,子熏凝眉盯着倾雪楼方向,低咒。

    属下的意思很明显,苏扬如果完成了启灵,就会成为真正的巫祝。

    而因为他传承了巫支祁的血脉,到时候必定通晓天文地理,力逾九象,相当难对付。

    巫支祁什么人?

    巫支祁,是五帝之一虞舜时期的部落领袖,大禹治水的功臣,后因其跋扈,舜派禹联合所有部落征伐,十面埋伏之下这才伏诛!

    这样一个人的传承,又怎么会是善茬!

    而眼下……

    子熏举目,柔媚目光落在群星荟萃的天际。

    眼下,六星之皇年幼,又受到各方掣肘,这种情况下对付去巫支祁的传承者,十分不易。

    这倒不是说六星之皇的麒麟不厉害,而是因为,术业有专攻。

    帝王之星应该擅长御人,统御群臣治下,却不会沾染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

    因为,相对于帝星浩然正气而言,巫术妖术,都是旁枝末节。

    但是,往往旁枝末节皆阴毒……

    而要说帝星的御人能力……

    子熏摇头苦笑,“慕容骋也够厉害的……”

    至于这话什么意思,只有他自己的心知道。

    如果慕容骋不厉害,就不会只言片语让他声嘶力竭,让他癫狂踟蹰,让他进退维谷,让他……不断冲击自己内心的堡垒!

    可,对于日后的路究竟怎么走,子熏是真的没想好。

    有些东西,得凭借那一刻的本能去做。

    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事先想好……

    ……

    黎明前。

    漆漆夜色如墨,慕容骋和君轻暖两人拥抱着彼此沉沉睡去。

    一道黑影无声无息出现在窗外,又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悄然消失不见。

    而就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慕容骋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追,甚至都没有出声。

    对方隐藏的极好,气息几乎和周围能量波动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这两天本来万般警惕,压根就发现不了他来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