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20章 螣蛇难驯,喋血试探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马车继续咕噜噜的前行。

    车子里,君轻暖被慕容骋紧紧拥抱在怀中,却怎么都睡不着!

    慕容骋神经也紧绷着,但是即便这样的时候,他还是不想让她太焦灼,低声的哼着缓缓地调子,“曾懵懂走进这传说,随时光涟漪漂泊。蘸取春水描摹,眉目似最初你我……”

    他的嗓音像是一坛陈酿不小心被人撞倒,缓缓流过她的心,抚平了她心里的焦躁和担忧,也舒缓了她的神经。

    她终于沉沉闭上眼睛。

    他的歌声始终没停下。

    唱给她听,也唱给自己听。

    他知道自己今晚也睡不着,与其焦灼,不如就这样唱着歌一路摇摇晃晃的走……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是有一柄剑悬挂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将所有精心策划的蓝图斩裂……

    天亮之前,短短两个时辰,像是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清晨,车子停在一处小河边上。

    走了半天一夜之后,已经到了南边。

    浅色春草绿,幽幽溪水清。

    南慕特意从骋王府牵出来的那匹马悠然在树下吃草,但是骑马的人却从昨日午后消失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带走了他们最致命的秘密,也带走了可以调动二十万大军的半边虎符!

    慕容骋下车来,蹲在河边掬起冰凉的水,慢慢洗了脸。

    河水沾湿了他一缕乌发,晶莹的水珠在旭日的光芒中闪烁,明媚却刺痛人心。

    令人窒息的气息笼罩着,君轻暖举步来到他身侧,拿出洁白的手帕,一点点抚去他脸上的水,眼中噙着从未有过的认真严肃,“慕容骋,哪怕前方是地狱,我也能陪着你杀出一条血路来!”

    慕容骋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指间放在嘴边轻轻地吻,千言万语,只在眼底沉浮。

    “吃点东西好不好?”君轻暖脸贴在他心口,轻声的哄。

    “好,我陪你。”慕容骋点点头,就算他没胃口,也要为了君轻暖好好吃!

    毕竟,她还怀着身子!

    两人吃了自带的点心,虽然食不知味,但却分量却也没有再压缩。

    任何一个习惯了危机的人,都会明白越是危险就越要冷静,有条不紊的去做所有的事情。

    很快,马车再次上路了。

    中午时分,马车穿过一座小镇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然后突兀的停了下来!

    “阿木,怎么回事!”君轻暖下意识的出声,掀开车帘看向外面!

    阿木扭头时,君轻暖已经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街道上,百姓正在四处逃穿,一道身影快速穿行在其中,血色划过!

    君轻暖顾不上别的,直接从车上跳下去,想要阻止那人!

    但是,对方的实力异常强横,似乎是发现有人来了,竟是一剑划出数丈长的剑芒!

    顿时,死了一大片人!

    眨眼间,街道上一片血腥,而那人身影一顿,似乎是往这边看了一眼!

    君轻暖疾呼一声,“子熏!”

    而话音未落,那人竟是飞快的离开了!

    君轻暖皱眉,只能上前查看作案现场。

    他屠杀百姓干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君轻暖只能看看有没有人还活着,问问究竟怎么回事。

    司筠拦住了她,“殿下,我去。”

    君轻暖顿住脚步,轻轻点头。

    大街上,躺着十七八具尸体,有普通百姓,也有外来者。

    慕容骋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目光投向刚刚那人离开的方向,同样不明白子熏为什么好端端的屠杀这些人。

    螣蛇难驯,这谁都知道。

    但是,他是顶尖强者,却也不会随随便便做出屠杀百姓的事情。

    按道理,骄傲如他,是不屑的。

    但是……

    眼前的场景不允许谁辩驳什么。

    一会儿,司筠上前来,道,“还有两人奄奄一息,如果用很好的丹药,是可以救过来的。”

    “那就……救吧!”君轻暖拿出一个丹药瓶子递给司筠,她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

    司筠上前去,给其中两人喂了丹药,然后上前来对君轻暖道,“其中有四人,是魂力修炼者,其余人皆是普通百姓。”

    “魂力修炼者出现在这个地方……”君轻暖沉吟着,“要么,就是尾随子熏过来的,要么,就是等着我们。”

    但是,想要知道子熏为什么杀人,却还是要看那被杀之人醒来怎么说。

    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其中一人悠悠转醒。

    司筠上前将他扶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死了这么多人?”

    那人一愣之后嚎啕大哭,“恶魔,来了一个恶魔!

    他坐在那个台阶上喝了一上午酒,胡说八道,吸引了很多人,但是突然,他就出手了!”

    慕容骋凝眉,瞄了一眼那人指着的台阶处,果然看到了无数被砸碎的酒坛子!

    “他都说了什么?”慕容骋多少已经想到了什么。

    果然,那人在回忆了一会儿之后,道,“他说,慕容骋……不不,说凤玄帝是麒麟血传承者,说当今太子是玄凤血脉传承者!”

    “……”君轻暖听了这话,只能拿出另外一只瓶子来,递给那人,“你身上的伤口,还需要再吃点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