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451章 东风初解冻,春雪落龙辇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暖儿是不是又准备了什么好东西给他们?”

    两人在软榻上坐下来,慕容骋外头看着她,深邃双眸里面,星河闪烁。

    相处几个月,他对她的脾性已经了如指掌。

    君轻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笑意盈盈,瞄了一眼窗外飞雪,“东风初解冻,洗手破轻烟。听闻沧月帝国四季如春,很少见到这种雪景。”

    “所以,暖儿是准备了一味春雪给沧月帝国的使者?”

    他狭长的眸轻轻掀起,幽潋眸光温柔将她笼罩。

    两人把下毒的事情,说的像是一场风花雪月。

    他们巧笑甜言,谈笑之间掀风云,看的南慕尾骨发凉!

    一样的邪肆一样的腹黑,一样的风流一样的铁血,不在一起都对不起上天造化了!

    南慕摇头叹息时,君轻暖已经习惯性的靠近他怀中,嗓音软糯,“北齐的帝王之心,自然像是春雪一样洁净,但如果他们不识趣儿的话,那就怪不得雪融冰消化春水了。”

    末了,又笑着,“谁让雪本就脆弱呢。”

    “所以,这又是一套连环毒?”慕容骋捧着她递上来的热茶喝,心比茶还暖。

    他到底捡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宝贝啊!

    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之间,便能搅动苍云,简直征战天下问鼎九州之利器!

    传说中的女战神的血脉传承果然非同凡响,而他何德何能,竟得她倾心相付!

    他心里涌动着深情,她像是猫咪一样握在他怀中,糯糯像是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嗯,春雪的引子,自然是东风。”

    南慕闻言,忍不住插嘴,“若是中了春雪会怎样?”

    “春雪润物,自然生机勃勃。”君轻暖笑。

    “若是又中了东风呢?”南慕狐疑的看着君轻暖,她有那么好心吗?

    果然,就听她笑道,“中了东风,那就拔苗助长呗,这人本不需要额外的能量强行增强生命力,中了春雪,就是加速燃烧生命力,这风一吹,便迅速化作灰烬了。”

    她笑的很甜,南慕却一个哆嗦!

    他再一次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君三小姐!

    这姑娘简直就是腹黑和狠毒的爷,谁碰谁完蛋!

    南慕莫名就想歪了,嘿嘿笑着,“皇上,您……有没有中毒啊?”

    “中了。”慕容骋轻轻挑眉,笑的春华灿烂,万物失色。

    她就是他的毒。

    ……

    乱世群雄起,甜酣不过转瞬。

    中午小憩了一小会儿之后,扶卿和封景云两人去帮君轻暖炼丹。

    封景云纯属去捣乱的,扶卿在逍遥海两年半,丹药的知识记住了无数,只是不敢碰火焰而已。

    昨天突破了这个魔障,自然是磨练的好时机。

    慕容骋用厚厚的狐裘将他的太子裹的严严实实,亲手帮她戴上太子冠冕,一笔一划描绘着她淡淡眉峰,豆蔻丹唇。

    软笔收尾时,镜子里的北齐太子艳惊天下,绝代风华气势如虹。

    “夫皇,你……不换衣服吗?”君轻暖转身来,看着身后依旧一身便服的男人,失神。

    他捧起她的小脸,抵着她的额,幽潋目光深深投入她眼底,嗓音很轻却很郑重,“朕的太子天下无双便足够了。”

    “可是夫皇……”这样他不委屈吗?

    “在你面前,朕不需要锋芒。”他俯首吻她的眉心,轻抚她的发,“走吧,我们去会会沧月的人!”

    君轻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揽住她的肩头,往殿外去了。

    南慕和北辰随行,侍卫当中多了十几个君轻暖不熟悉的面孔。

    仪仗队一点都没有含糊,宽大奢华的黑金色龙辇,像是新造的——

    当慕容骋带着她来到龙辇跟前的时候,君轻暖整个人都懵了,“夫皇,这……怎么这么大?”

    “因为,朕的太子,从此龙辇出行!”

    慕容骋每个字都掷地有声,群臣听的直哆嗦。

    历朝历代,没见过太子和皇帝同乘龙辇的。

    但是慕容骋铁腕狠辣出了名的,做出这样的决定,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君轻暖迷迷糊糊的,便被慕容骋拉到了龙辇上面去了!

    看吧,北齐帝就是这么宠爱他的太子!

    龙辇开动,群臣跟上,禁卫军两边护卫,怎一个气势浩荡!

    龙辇里面,盛装的君轻暖倒像是北齐的女帝,尊贵而美丽。

    真正的北齐帝却一身便服,斜斜靠在她身边,修长身影徒留一川风流,当真翩翩公子风华无双!

    这模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北齐女帝养了个男宠一般!

    “夫皇。”君轻暖有点不自在,轻唤他。

    “怎么,暖儿感觉不习惯?”他笑意潋滟,竟是直接躺在她大腿上了!

    “……”君轻暖一脸黑线,他这什么怪癖?

    “就是……感觉你好委屈。”她轻抚他的发,红了脸。

    沧月女帝后宫三千,她才一个,就把她整的兵荒马乱,都不知道要怎样宠着了。

    慕容骋闻言便笑,“嗯,有一种委屈,叫做你的殿下觉得你很委屈。”

    “……”君轻暖嘴角抽了抽,“那你到底委屈不委屈?”

    “很甜。”他毫不避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