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443章 沧月!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万劫不复!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慕容骋挑眉,笑的意味深长,“极好!”

    南慕嘴角抽了抽,看着他很享受的样子,有些无奈,又有些喜悦。

    南慕失神时,他已经转身,回到屋里去了。

    ……

    深夜,天牢。

    翟桐在得到慕容骋的指令之后,给了端木澜出入天牢的资格。

    幽暗的通道当中,端木澜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像是灌了铅。

    如果他和南宫沧月一切未变的话,他们的孩子应该也有南宫冰这么大了。

    可……

    端木澜的瞳孔骤然缩了缩,脚步加快。

    转眼,人已经来到了关着南宫冰的牢房外面!

    “打开。”他的嗓音很沉,并不凌厉,却透着令人不可忤逆的气息!

    那是来自于强者的压迫,狱卒甚至不敢抬头,便打来了牢门。

    蜷缩在稻草里的南宫冰抬起头来,在昏暗光线当中看到男人峻拔的身影和人过中年依旧俊美的脸!

    端木澜那张脸,看上去有种迷惑的气息。

    五官都不是最精致的模样,但整张脸却有着奇异的美感,那种和谐的英俊令人着迷。

    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只是这块玉蒙尘太久,如今气息冷沉而慑人!

    “你……你是谁!”

    南宫冰心里七上八下的,她害怕对方是来杀人灭口的,也期待是沧月女帝派来救她的人!

    而,面对这样一个美男子,南宫冰忽而觉得自惭形秽,抓着稻草挡着自己的身体!

    直到现在,她也只有腰间一片破布而已!

    她的眼神让端木澜无端怒火中烧,“你是南宫冰?”

    “是,是母皇叫你来救我的吗!”南宫冰眼底腾起期待,仰望着他!

    而周围其余人,心里也一阵喜悦。

    不管如何,先出去再说!

    可,端木澜却冷哼一声,一把握住她的下巴,眼底的幽暗光芒沉沉浮浮,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另外一人的身影一样!

    和他相比,南宫冰的实力太弱。

    尤其是,在被化功散驱散了魂力之后,就更加弱不禁风!

    她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疼痛和光着的身子,以及眼前俊美冷沉的容颜,竟是无端让她腾起某种渴望,胸膛剧烈起伏起来!

    端木澜厌恶的一把甩开了她,“果然和你娘一样下|贱!”

    南宫冰被甩在墙壁上,撞得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

    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世上谁敢骂沧月女帝下|贱?

    此人究竟是谁!

    实力如此恐怖……

    南宫冰感决定,眼前这人的实力,绝对在沧月女帝之上!

    只是南宫冰不知道的是,她认识的沧月女帝,和此人口中的沧月女帝,根本不是同一人!

    更不知道,骂出这样两个字,对于眼前的男人而言,也如利刃穿心!

    端木澜云袖下方的手微微颤抖着,内心深处一遍遍的质问:沧月,你就那么好色吗!

    后宫三千,时常伺候的人达到二百多人,几乎一天换一个!

    沧月,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那么贱!

    他的心在流血,恨在凝聚,那一柄血淋淋的刀,在凌迟她之前,首先把他自己凌迟了无数遍!

    沧月,你在皇宫夜夜笙歌时,可曾还记得当年的诺言!

    沧月……

    这个名字,曾经是那样的美好。

    如今,是那样的可恨!

    他忽而猩红着眼眸,一步步走向南宫冰,像是居高临下的神祗一样将俯视着她,“你是她和谁的孽种!”

    南宫冰哆嗦不已,其余人皆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你……你说什么!”南宫冰有些听不懂他的话。

    端木澜眼底腾起杀气,“沧月生了几个孽种!”

    “十一个……”南宫冰不敢看他的眼睛,下意识的往角落里缩!

    失去魂力,又面对罕见的强者,她感觉恐惧!

    “你是她和谁生下的!”端木澜眼底一片猩红,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

    “我……我是宇文暝暝皇夫的孩子……”

    南宫冰颤巍巍话音未落,他忽而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的眼泪都落了下来,一脚将前面的石桌踹成飞灰,“宇文暝那种货色你都能看得上!”

    宇文暝算什么东西!

    沧月!

    你就是这样践踏我的感情的!

    “沧月,本尊会让你万劫不复!所有你珍惜的你想要的,都将成为泡影!”他几乎有些癫狂失控的,踉跄着离开了牢狱!

    沧月,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爱与恨,早就说不清楚!

    他在天牢外的风雪中癫狂,心如刀绞!

    沧月,这一生,就算我要下地狱,也要拉上你一起!

    旋即,他眼底又腾起厌恶,“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一起下地狱!你脏!你贱!你恶心!你该死!”

    他脑海里翻滚着曾经皎皎如月的她如今如何在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身上翻滚,他就恶心的想吐!

    寒冬的深夜,他靠在一块巨石上面,吐得昏天暗地!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恢复了原本温润从容的模样,一步步往迎风阁走去!

    他站在迎风阁的回廊上,对一个鬼魅一般的身影沉沉吩咐,“凫旎,放出消息,就说……昨夜有人闯入北齐天牢,劫持了南宫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