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403章 禁忌,我们去珍宝阁蹭饭吧!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正好,慕容骋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

    一大一小一拍即合,他对跪了一地的禁卫军和城防军道,“刚刚的事情,都烂在肚子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众人一脸黑线,心道,皇上您可真会玩!

    “谢谢父皇!”那七八岁小孩眨眨眼睛,一溜烟跑掉了!

    慕容骋摇头轻笑,和君轻暖两人并肩,往皇宫而去。

    回去之后,两人还下意识的去看了看隔壁的扶卿!

    在看到里面的场景时,两人嘴角齐齐抽了抽!

    暖黄的烛光,堆积如山的奏折资料,宽大的软榻……画风突转——

    一只白虎趴在软榻上,五岁的小孩蜷缩在白虎身上,十八九只雪白的小毛球东一个西一个……

    “看上去还不错。”慕容骋半晌憋出一句话来。

    君轻暖悄无声息的进去,拿了一件狐裘给她盖上,蹑手蹑脚离开。

    “这些天辛苦扶卿了。”她在门口轻叹。

    “以后会逐渐好的。”慕容骋牵着她的手,两人合上侧门。

    转眼,整个大殿只剩下他们两人,微妙的气息逐渐腾起——

    在君临殿里面,他们各自的身份得到强化,他是北齐的帝王,在外人眼中,他是她的父皇。

    她是北齐的太子,外人眼中,她是慕容骋的女儿,却没有自己的东宫!

    禁忌的感觉,在缓慢升腾。

    他眼底有幽深的烈焰腾起,恍若可以吞噬一切。

    只是一个眼神,君轻暖的脸就红透了!

    谁也没有说话,他一步步靠近,她一步步后退!

    直到她退无可退,一屁股跌坐在床边,他才在她面前站定!

    脸上的面具已经换成了黑色的梦魇,让他的气息慑人而危险,气场异常强大!

    她忍不住的仰望他,一颗心砰砰的跳,伸出去的手颤了颤之后,勾住了他的腰带!

    “暖儿……”他的嗓音变得喑哑,忽而凑近她,灼|烫呼吸扑打在她脸上,“今夜,是不是应该朕在上面了?”

    她张了张嘴,感觉有些渴!

    “想喝水?”他俯身,摩挲着她的唇,脑海里翻滚着她一次次狼吞虎咽的模样!

    莫名的紧张,说不定道不明却又强烈到让人失神的渴望,让她愣愣点头,目光直直落在了他面具下方那两片薄唇上面!

    好美的颜色,恍若雨打桃花!

    她嘴巴动了动,想要亲他!

    但因为他居高临下的姿势和罕见的强势,她没有主动!

    可,那轻颤的睫羽,和微微滚动的喉咙,都在他心里燃起了烈火!

    他瞳孔暗了暗,忽而伸手撕裂了她的衣衫,双手紧握她的肩,将她压了下去……

    他的吻降临时,她产生了一种错觉——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初进骋王府的时候,他邪佞霸道,她柔弱臣服……

    别样的情愫,她闭上了眼睛,放弃所有主动权,沉沦。

    “暖儿……”情到深处,他低低呼唤!

    很奇怪的感觉,霸道而温柔,她眯着眼睛低喃,“你……是我梦中的英雄……”

    “暖儿!”他低呼,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

    旖旎之后,两人皆尴尬失笑。

    她把脸藏在他胸口不肯出来,小脸通红。

    他拥着她咬着嘴唇,仿佛刚刚脑子发热的那人不是他自己!

    “暖儿……有没有伤到你?”终究,他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没有。”她糯糯,忍不住轻轻咬他,也不知道是在报复着什么!

    “困吗?”他有些睡不着。

    “不困。”她嘟囔。

    屋里沉寂着,红烛暖帐,双双失眠!

    ……

    次日,晴空万里,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了纱幔上。

    两人晚上睡得晚,早上难免就起的晚。

    “夫皇……”她有话说不出口,趴在他身上咬他下巴,留下一个个小牙印。

    “没脸见人了!”他一脸无奈,捉住她的小嘴亲上去,防止她胡乱咬人。

    南慕和司筠都走了,两人彻底被放养,没人来打扰,缠绵着不想动。

    扶卿不知道慕容骋和君轻暖回来,例行早朝。

    而北辰和落十一两人,此时也都不在。

    结果,她屋里的白虎和小兔子就到处乱跑,侧门吱呀一声,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探进来!

    君轻暖吓一跳,还以为谁进来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慕容骋眼疾手快,帮她披上衣服!

    结果,两人就看到,一只傻乎乎的白虎摇头晃脑的走了进来,隔着薄薄的纱幔,一脸无辜的看着两人!

    君轻暖嘴角狠狠抽了抽,赶忙穿好衣服!

    慕容骋下床来,伸手敲那白虎额头,“你一只假老虎看什么看!”

    白虎憨厚的挠挠自己的脑壳,一点攻击的意思都没有。

    画宗的弟子画中的动物可以变成活的,但是想要有攻击力,则必须要画画的人出面操控才行。

    白虎此时完全被放养,根本就是个活的大号毛绒玩具!

    君轻暖觉得呆萌,洗脸之后,就拿着毛笔在老虎脸上左右画了三条胡须!

    白虎好乖,一点都不反抗!

    慕容骋看着这一幕一阵猛烈地咳嗽,一口茶都呛了出来!

    “暖儿啊,你怎么喜欢这样的游戏?”他看向她,眼底噙着意味深长的笑。

    君轻暖下意识的回答,道,“就是感觉这一幕有些熟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