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353章 封景云,她……也会哭吗?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怪我咯……

    小刺客揉着发痛的额头,心道,这心里腾起的莫名暖意哪来的?

    小刺客一生叱咤风云,但是,他是个孤儿出身!

    他活了那么多年,从未有人这样敲他额头!

    且,对方嗓音好听温暖,并无敌意。

    “你说,扶卿是北齐的皇长子?听闻北齐兵部尚书只有五岁,是她?”小刺客愣了一下之后,终于动容!

    “告诉朕,你叫什么名字!”慕容骋打量着他,不杀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他是北冥画宗的传人。

    琴宗和画宗渊源颇深,他不可能因为战场上曾经敌对就对他下杀手。

    小刺客终于放开自己,“我是封景云……”末了,又叹息,“也对,除了她,谁能五岁便能成为一国尚书!”

    而后,又双眼明亮,抬头看着慕容骋,“她是你和离花宫主的孩子?”

    “不,他是朕收养的孩子。”慕容骋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再生一个!”小刺客完全没有面对一国帝王的觉悟。

    慕容骋挑眉,一把将君轻暖拥在怀中,“朕和太子,如何再生一个?”

    “……”封景云语塞,涨红了脸!

    君轻暖也脸红了红,瞄了慕容骋一眼,他给别人误会究竟几个意思?

    轻咳两声,君轻暖掩饰了尴尬,问那孩子,“你和扶卿都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你怎么知道?”封景云震惊!

    “废话,我是她阿姐,当然什么都知道!”君轻暖撇撇嘴,她和扶卿之间没有秘密,如今更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封景云震惊之余点点头,“我想见见她。”

    “见到她之后呢?”君轻暖没有正面回答他。

    “不知道。”他迷茫了。

    许久,又道,“曾经,我们是死对头,可最后我却为了救她和她同归于尽……知道她活着我很开心,不过我们习惯了站在对立的立场上,现在见了,我……”

    他眼底,闪过罕见的迷茫。

    因为曾经那么多岁月当中,他们的确一直都是死敌,她是兵王,他是匪帝。

    他们见证彼此的成长,也是在一次次厮杀当中的。

    斗了那么多年,以至于让他们对彼此心生不舍——

    舍不得对方死,因为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这样陪伴着了。

    谁说,较量不是一种陪伴的方式呢?

    说起来,他当时为了她出手,完全没有男女情愫,那一瞬间他只有一个感觉:如果她死了,他的生命也会晦暗无光。

    因为,她死了,那片土地上,将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燃烧激情,想要一争高下!

    那种情愫……

    封景云不懂。

    或者,是局势不允许他懂。

    他是国际通缉犯,是暗黑世界的王。

    她是兵王,是光明的守护者。

    在敌对的立场一次次的战斗较量,他看着她从豆蔻少女成长为英姿飒爽的将军,她看着他从暗黑世界的腥风血雨中一路成长为威震一方的王者,不知何时,竟然成了把彼此印在了心间……

    那时候,只觉得一生那样走下去也就好了……

    可现在,他们不再厮杀斗争,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她了……

    封景云陷入长久的迷茫,半晌一个字都没有再说出来。

    君轻暖鬼使神差的伸手摸摸他的头,“跟我们走吧,你和扶卿都来自同一个世界,应当团聚。”

    “我……可以吗?”他突然像个孩子。

    记事的时候,他就没有亲人,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

    孩子的眼神晶亮,君轻暖心软,“扶卿跟着我已经两年多了,她永远都是北齐的皇长子,北齐帝也永远都是她的父皇……她很想你,梦到的时候会哭。”

    “呵……她也哭吗!”他的眼底突然也有了泪光!

    哭是什么?

    曾经最年轻的兵王不知道,曾经纵横一方的云帝也不知道。

    命运不曾给过他们哭的机会,他们只能在彼此的立场上战斗,只有这样才能一步步走下去。

    他见的最多的,是她英姿飒装铮铮铁骨的样子。

    她见的最多的,是他邪肆狂狷却从不越雷池半步的帝王锋芒!

    他想象不到她哭泣的样子。

    慕容骋看着他,心底腾起了一丝共鸣,来的很微妙。

    他也是年幼失去了父母的孩子……

    他忽而起身,披上外袍,居高临下站在他面前,“跪在朕的面前,你……就是我北齐的国师,朕不会干涉你和皇长子任何事情!”

    封景云仰头看着他,许久之后,妥协,单膝跪地,“拜见北齐帝!”

    慕容骋勾唇笑,“可以叫我父皇!”

    “……父……父皇……”他有些不适应。

    这一辈子,他都没有管人叫过爸爸,爹这样的称呼!

    慕容骋弯腰将他拉起来,捏捏他的小脸,“乖孩子。”

    “……”封景云嘴巴张了张,对于这样的评价不知道如何回应。

    沉吟良久,他才问道,“扶卿……提起过我吗?”

    君轻暖也下床来,来到软榻上坐下来,道,“见到你,她应该会很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