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273章 浩雪江山儿女情,渐迷东宫帝王心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他们都是善良的孩子,是时间和命运伤害了他们,不是他们彼此想要刺伤对方。

    轩辕牧把君三小姐放在心里那么久,想要拿出来哪有那么容易?

    她风烬把异国他乡的少年放在心底整整一个年少青春,又哪里那么容易放弃?

    时空交错的结点上,他们相顾无言,都需要时间和安慰,也伤害着也相互珍惜。

    只是,如今的轩辕牧,能够握住的也就只有手上这一个砸痛了他的酒葫芦。

    如今的风烬可以记住的,也只有他一瞬不瞬盯着这个酒葫芦的模样。

    寒风骤起时,风烬说,“如果有下次,请我喝酒。”

    轩辕牧点点头,没有抬眼,“好。”

    他怕看了心也会疼。

    他从未想过要伤害一个人……

    风烬离开了,红色的衣衫像是妖娆的火。

    垂眸的少年抬起了头,捕捉到那一抹鸿影,像是烙印在心上的一个错过的梦。

    深夜,他起身,道,“该回北漠了,战事将起。”

    “是。”池渊跟着他,两人缓缓的走了出去……

    一缕故人思不叫破,天地此夜雪婆娑。

    你的名字谁的王座,前尘旧事,皆如花开花落……

    ……

    次日山河银装,北齐民心沸腾。

    群臣整装而行,像是上阵待检的士兵,一大早顶风冒雪去金銮殿,迎候他们的王!

    君临殿中,柔软的狼毫最后一笔掠过准东宫太子的红唇,一个新的时代从此开始。

    “暖儿,你好美。”慕容骋放下软笔,几乎忍不住想要亲上去!

    君轻暖见了,就眯着眼睛笑,“夫皇,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慕容骋黑线,旋即挑眉,“嗯,我相信暖儿的定力。”心下却道,“你等早朝结束了再说!”

    君轻暖起身,冲他眨眨眼睛,目光笼罩他修长挺拔的身躯,“要不要穿龙袍?”

    慕容骋摇头,“王者,无需龙袍加身,就足以令天下跪伏!”

    “夫皇……”君轻暖爱死了他这个样子,仰慕的小眼神儿掩藏不住。

    “但是,太子殿下需要着太子礼服!”

    慕容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是个姑娘,入朝本就气场不足,要一点一点来。”

    关键在于,北齐这片土地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女帝,这里的过往和历史,对她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抵制!

    正因为被抵制,被忽略,所以,才需要浩大的仪式,来确立新的一切!

    南慕把太子朝服送了上来。

    偏中性的银白色衣袍,金色云纹华贵大气,金银两色相间的太子冠冕一应俱全!

    南慕退出去之后,慕容骋将她身上的外袍脱下来,亲手给她穿上太子朝服,捏着她的下巴告诉她,“从今天开始,给朕记住,你是北齐的太子,东宫储君,未来的北齐帝,顶天立地无人可以忤逆,明白吗!”

    他眼底罕见的强势和郑重,让她下意识的点头,“我明白!”

    明白才奇怪啊,为什么慕容骋要把她培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小女子?

    他不是才十七岁吗?

    而且,她从未想过要继承他的皇位,她只想就这样和他一起老去……

    但说起来,慕容骋严肃的时候,她是有些害怕的。

    她是不敢忤逆他的。

    又或者,是因为在乎,愿意听从他的一切……

    君轻暖不明白,但却真真切切的记住了他的话。

    他把吻印在她的眉心,用手指梳理她的头发,给她戴上了太子冠冕!

    他可以竭尽全力的护着她,但是他却不敢自大——

    真的足够在乎,又怎么会自以为是的认为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可以摆平的呢?

    所以,他保护她宠爱她是一回事情,还要教会她如何在他不在的情况下依旧毫发无伤屹立不倒!

    所以,他要让她成为北齐真正意义上的千古一帝!

    慕容骋穿着便服出去,但是身上气场全开的时候,南慕和扶卿只有颤抖的份儿。

    君轻暖盛装打扮,灼灼银衣流淌着淡金色的光晕,皎皎面容至尊矜贵!

    慕容骋把她裹在自己黑色的披风里,让她看上去像是被魔神珍藏的明珠!

    君轻暖心跳的有点快,这样的场面是她没有想象过的,她有些紧张,“夫皇……”

    “有我在。”他的回应简短有力。

    天塌了有他顶着!

    君轻暖扭头看着他,半晌,踮起脚尖在他侧脸亲了一下。

    “……”慕容骋挑眉,“说好的矜持呢?”

    君轻暖咬了咬唇,没回答,像是偷了腥后假装别人没看见的猫咪一样,默默地继续往前走。

    慕容骋摇头轻笑。

    一身毛茸茸狐裘的小扶卿也跟在一侧——

    今天她也是个小皇子,还是个要去出任兵部侍郎的小皇子!

    南慕嘴巴有些犯贱,暗戳戳的道,“皇上,您……身边缺个太监!”

    话音未落,自家腹黑的主子就扭头瞥了他一眼,“要不,把你阉了?”

    “……”南慕几乎要瞬间哭出来,“皇上,您不能这么狠心……”

    君轻暖和扶卿都忍不住笑了。

    这一笑,到是把紧张的情绪给冲散了。

    此时,金銮殿上,群臣虔诚等待着帝王来临!

    南慕可怜巴巴的学着太监的样子,提前过去道,“皇上驾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