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265章 时暮轻寒,少年心性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轩辕越恍若沁着血的目光,缓缓地,转移到了慕容骋身边的一人身上。

    君轻寒伸手,拿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坚毅的脸。

    那张脸,是轩辕越不认识的,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却是他异常熟悉的!

    紧接着,君轻寒抬手,将一层薄薄的面具从脸上撕了下来!

    一切和三年前重叠!

    坚毅而俊朗的脸,剑眉星目,浩然正气!

    “君轻寒……你……你……你没死!”轩辕越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呛得猛烈咳嗽!

    血迹喷出来,满嘴血腥!

    “我没死,你很失望?”君轻寒看着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轩辕越,眼底腾起杀意,:

    “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世上真的有一枚古蓝玉。

    你可听过,九幽之都出黑水,有山名不死,这世上,即便不存在长生不老,也是存在活了上千年的人甚至更长的人的……

    九幽有至宝,从圣火出,名古蓝。”

    君轻寒眯着眼睛盯着他看,顿了顿,道,“古蓝玉,从头到尾就在三妹身上,三妹乃玄凤血脉,和古蓝玉融合,不死不灭!”

    轩辕越听到这里,骤然瞪大眼睛……

    他像是抽风了一样,仰起脖子来,不停的颤抖,颤抖……

    之后,最后的气机终于崩断,死了!

    此时,沈中也目瞪口呆的盯着君轻寒。

    而慕容骋轻叹一声,“要多死两个人了。”

    话音未落,一片墨光从袖间挥出,撞进了天牢!

    里面的两个行刑之人,以及沈中瞬间死亡。

    君轻寒这才反应过来,他说出来的秘密,足以害死在场所有人……

    而与此同时再次担忧君轻暖,忍不住看向慕容骋,“古蓝玉的事情……”

    “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慕容骋转身,往天牢外面走去,没有再带他去看唐奕等人。

    君轻寒和他并肩往出走,摇头轻叹,“我以为自己足够冷静……”

    “足够冷静的那是神不是人,你不必苛求自己。”慕容骋的嗓音,依旧很凉。

    “……”君轻寒语塞,半晌,问,“皇上喜欢暖儿吗?开春之后,难免选秀……”

    “选秀?”慕容骋眯起眼睛,忽而冷笑,“好啊,谁替朕挑选的美人,谁搂着睡便是了!”

    “……”君轻寒感觉,他们又把天聊死了。

    新帝登基,礼部和太后或者皇后帮忙储备后宫,这一切不都是向来如此吗?

    如今没有太后也没有皇后,那这选秀之事便落在礼部那边……

    可慕容骋这个反应……

    是要礼部的人把选出来的美人抱回家自己睡?

    而君轻寒愣神的时候,身侧的帝王又猛地回头,眯着眼睛盯着他,“朕说过,她是朕的!”

    “是,你的……”君轻寒吞了吞口水,后撤一步!

    慕容骋丢下他,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君轻寒飞快跟上,回想着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有些搞不清状况。

    自己那句话刺激到他了?

    等他出门时,那人已经如同一道孤鸿,往皇宫方向去了!

    “……”君轻寒站在天牢门口,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失神,“奇怪了,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这就是传言中那个危险铁血性情诡谲的北齐骋王,如今的北齐帝?

    慕容骋路过礼部尚书家的府邸,也就是如今的敛容的府邸时,脑子里冒出一个奇怪的念想:是不是应该一把火也把礼部尚书府烧了?

    敢给他选秀?

    御书房里,兢兢业业帮着君轻暖整理奏折的敛容,猛地打了个喷嚏!

    君轻暖有点尴尬,道,“大人可是因为昨夜在金銮殿受寒了?”

    “没有没有,多谢殿下关心。”敛容赶忙摇头,这个时候谁敢受寒?

    受了也不敢说出来!

    此时,慕容骋推门进来了。

    君轻暖瞬间丢下手上的奏折,整个人扑了进了他怀中,“夫皇,你终于回来了!”

    慕容骋被她扑的一个趔趄,无奈扶住她的腰,“这么大人了,夫皇走掉一小会儿都不行,唉……”

    叹息一声,半搂半抱着她,来到龙案前坐下,歪着头看向敛容,“敛容,你说,礼部是不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敛容震惊的瞪大眼睛,扭头来,“皇上,您的意思是?”

    何出此言呐!

    君轻暖也狐疑的看着慕容骋,“夫皇,你不会要把礼部撤掉吧?”

    慕容骋低头看着身边的小丫头,把玩着她的手指,“朕觉得应该把礼部尚书府也给一把火烧了!”

    “……”君轻暖嘴角抽了抽,伸手摸摸他的头,没发烧吧?

    敛容吓得抹了一把头上冷汗,扑通一声跪下,“皇上,您稍安勿躁,让臣先把家中老小接出来……臣……臣帮你烧!”

    开什么玩笑,他们全家都在礼部尚书府住着呢,他在这里干的是丞相的活儿,但是家还没搬啊!

    慕容骋瞄了他一眼,竟然点头,“行,等你搬出来了,烧了!”

    “礼部尚书府……惹你了?”君轻暖看着身边的少年,嗓音变得很柔。

    慕容骋不说话,只是挥挥手让敛容出去。

    南慕把敛容送了出去,敛容赶紧问,“南慕啊,皇上这是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