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209章 等死,和跪下,二选其一!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你又是什么东西?”

    睦苍姑姑话没说完,就被君轻暖起身打断,目光凌冽看向她,“人没老,先瞎了!波及无辜?无辜在哪里?”

    “你!”睦苍姑姑气的浑身一颤,亦火冒三丈,“你给众人下毒,难道不是波及无辜!”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她就有些心虚了!

    因为,谁也不能确定大家的食物酒水当中有没有毒!

    离花宫主闻言冷笑,嘲讽的瞄了一眼四周的人,“北齐朝臣都是普通人,不敢喝酒也就罢了,想不到觞昀大陆来的所谓的魂力强者,也都是胆小如鼠藏头露尾的鼠辈!”

    刹那,大厅里的气氛彻底炸了!

    这一下,波及的人可够多了!

    朝凰帝国来的人,脸上都莫名涨红。

    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们做的不对。

    隐藏身份混进人家的宴会,难道不是藏头露尾?

    因为忌惮不敢喝酒,甚至人家敬酒都没有回应,这不是胆小如鼠是什么?

    但是,他们都是朝凰帝国的来的贵族子弟,又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

    尤其是一把年纪的睦苍姑姑,作为四大家族之一凤家的管家,地位尊崇,横行霸道了一辈子,却在穹涬大陆这种不毛之地被人骂的狗血喷头……

    只能杀人灭口!

    在一群贵族子弟脸色难看面面相觑的瞬间,睦苍姑姑就已经动了!

    她一把抽出随身佩剑,化作一道残影直逼离花宫主门面!

    “果然狗急了咬人!”离花宫主瞳孔缩了缩,扬手就是一把剧毒扫了过去!

    残影将至,魑魅不得不出手,一把拉过他家“王妃”,反手一剑冲睦苍姑姑撞了上去!

    铛一声巨响!

    魑魅手上长剑被震了出去,但是,他也已经拉着离花宫主避开了迎面而来的一剑——

    北齐骋王,不应该会魂力!

    他那一剑只是个幌子,压根就没准备打。

    但是,自己的“王妃”危机时刻,作为“夫君”他不动手就说不过去了!

    魑魅抹了一把额间冷汗,内心狂呼:阁主救命啊!属下撑不住了!

    为什么他惹的祸,要让他来背锅?

    他看的很清楚,刚刚离花宫主没有躲睦苍姑姑那一剑,分明就是在等着她的“夫王”英雄救美……

    这替身真的不好当了!

    而就在魑魅内心鬼哭狼嚎的时候,他家“王妃”扭头瞄了他一眼,看的他一阵心惊胆战!

    好在,关键时刻,她还是冷静的。

    她拿出手帕擦拭着手指,目光投向拄着长剑大口喘气脸色紫青的睦苍姑姑,“等死,和跪下,二选其一。”

    “你做梦!”睦苍姑姑气的一口血呕出来,胸膛距离起伏着!

    但是,她的血已经黑了!

    看着地上浓稠如墨的血迹,君轻暖淡漠的笑,“那……慢死不送!”

    “……”众人皆无语。

    见过强势的,没见过这么强势的。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而众人不知道的,离花宫主的心也是奔溃的,接连两次,为了一招制敌她都用了自己身上最好的毒药!

    但是,奇毒有限。

    她用掉两份之后,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份了。

    下次要炼制出来,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只是,如今危机四伏,好钢用在刀刃上,她用出去也不心疼!

    眼看着睦苍姑姑要撑不住了,凤惊澜终于忍不住,上前来扶住她,“离花宫主,刚刚是姑姑不对,在下替姑姑向宫主道歉,还望宫主不计前嫌,解了姑姑身上的毒吧!”

    “公子,不要求她!”睦苍姑姑眼中泣血,她看着凤惊澜一点点长大,绝不会让他低头!

    离花宫主眯着眼睛,往前走了两步,没有理会睦苍姑姑,而是细细的打量着凤惊澜。

    她的情绪很复杂。

    这就是凤水月的兄长?

    肯为了一个下人屈尊降贵的求情……

    样貌和她三分相似……

    她盯着他半晌,忽而低声道,“跪下。”

    她眼底有恨,却又不全是恨。

    要不是凤家,孤鹰岭血案就不会那么惨烈!

    凤家,是三年前君家大案的帮凶!

    可,阴差阳错,她君三小姐要占据了凤家嫡女的身体……

    若是真正的凤水月没有走丢,如今怕是会有个温柔善良的哥哥……

    离花宫主眼底情绪沉沉浮浮,那是凤惊澜看不懂的波澜。

    他看了一眼眼看着就要死掉的睦苍姑姑,竟是真的在离花宫主面前跪了下去,“凤家长子凤惊澜,替睦苍姑姑给离花宫主道歉,请宫主手下留情,饶她一命!”

    可离花宫主看着凤惊澜半晌,却没有任何动作。

    许久之后,她伸手拉起了凤惊澜,目光变得淡漠,“本宫主不杀无辜,但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敢对本宫主出言不逊甚至动手的人!”

    她漠然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凤惊澜皱眉,抬眼看向她,嗓音变得艰涩,“我已经跪在了你面前!”

    “你跪,本宫主饶你不死。和她无关。”她低眉喝酒,不理会凤惊澜了!

    凤惊澜束手无策,赶忙蹲下查看睦苍姑姑,发现她已经断气了!

    他眼中爬上悲伤,窄袖下方的手颤抖着,盯着离花宫主一字一句的问,“我凤家,是否和你有仇?你为何要下此毒手!”

    离花宫主扭头,冷笑一声,“凤惊澜,本宫主问你,你们凤家杀人的时候,问过对方是否和你们有仇吗?嗯?”

    凤惊澜语塞。

    很多时候,位高权重着杀人,不问缘由,只谈需求。

    比如三年前的孤鹰岭血案。

    而本以为此事就此作罢,可这个时候,却有人突然闯入了骋王府,厉喝一声,“何人敢动我凤家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