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164章 一骑红尘骋王笑,无人知是雪酥冻!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君轻暖两根手指捏着丹药,送往他嘴边。

    “用嘴。”他低低的说,不肯妥协,目光落在她的嘴唇上!

    君轻暖又慌了,脸红的像是滴血一样。

    可看着他半晌,她又鬼使神差的把丹药丢进自己嘴巴里,凑了上去!

    他吞了丹药,像是要连她一起吞掉一样,竭尽全力。

    君轻暖着急的支吾,“你别……你还病……病着……”

    她的声音被他吞没,当结束的时候,两人皆已精疲力尽,他搂着她,就那样倒了下去!

    君轻暖炼丹损耗巨大,此时一沾床,也没力气起来,便枕在他心口,睡了!

    ……

    一夜,累瘫的两人睡得分外的死。

    第二天君轻暖从慕容骋身上爬起来,红着脸便跑了。

    太荒唐了!

    慕容骋神采奕奕,君轻暖炼制的丹药奇效。

    反噬之力已经基本不存在,除了还有点大病初愈一般的虚弱感,一切都好。

    捡了一个大宝贝,他的心里像是被塞了一颗糖。

    君轻暖在化妆镜前面胡思乱想:她这两天做了点荒唐事,不知慕容骋会怎样看她?

    趁他病,欺负他,这样好吗?

    旋即,又把乱糟糟的想法抛诸脑后:也没什么,反正他总是摁着她强吻!

    慕容骋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她都还没回神,兀自嘀咕着,“就当是报仇了!”

    慕容骋挑眉,弯腰凑近她耳边,低喃,“暖儿要报什么仇?”

    君轻暖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兔子一样跳起来,震惊的看他半晌,然后飞快摇头,“没有的事,父王感觉如何了?”

    “好多了,多亏暖儿的灵丹妙药,夫王决定以后好好疼你。”

    他笑意潋滟,伸手摸摸她的头,“走,今日夫王带你去选布料,做新衣服。”

    “不行,你这样出去会露出破绽的,现在轩辕越的人肯定盯着你!”君轻暖拉住他。

    “没事,本王自有办法!”他眨眨眼睛,眼底噙着孩子一样的雀跃,像是要干什么大事了一样!

    君轻暖一脸黑线,就听他凑在她耳边低低的道,“我们隐身过去,然后在绣唯那里选。”

    “……”君轻暖瞬间就明白,他已经知道绣唯是她的人了。

    见她脸色微微变了变,慕容骋忍不住打趣,“你敢在本王面前炼丹,区区一个绣唯算什么!”

    君轻暖语塞,张了张嘴,此时才发现自己这两天破绽颇多。

    而归根结底,原因只有一个:他突然倒下,让她方寸大乱。

    君轻暖半晌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心里又有些担忧。

    慕容骋见状,摸摸她脑壳,“本王失忆了,不记得我家暖儿会炼丹。”

    他勾唇笑着,牵起她的手,“走,夫王带你去玩!”

    君轻暖就在失神当中被他拽出去,两人隐着身,像是偷腥的猫咪一样,一路贼兮兮的去了珍宝阁!

    然后,冷不丁的出现在绣唯的房间里,吓得绣唯一失手,手上茶壶打碎在地,水蒸气腾腾往上冒!

    “骋王殿下?”

    绣唯吓一跳,赶忙去拜,“草民拜见骋王殿下,见过……慕容小姐!”

    心下却在狐疑着,怪事,骋王不是时常穿黑衣吗?

    今日怎么穿着银衣出来了?

    殊不知,这是昨晚君轻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他换上的!

    慕容骋扫了一眼屋里,道,“去,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布料和最好的裁缝叫来,要嘴巴严实的!”

    “……”绣唯一脸黑线,赶忙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君轻暖摆摆手,“去吧!”

    她都已经不想藏着掖着了,现在藏着也没用了。

    拉着慕容骋在窗户边上坐下,君轻暖瞄着下面风雪中的行人,道,“父王放心,这里每个人嘴巴都很严实。”

    慕容骋闻言,往桌上一趴,隔着桌子看向她,“雪酥冻和云莲茶什么时候到?”

    绣唯抱着布料进来,差点没绊倒在门槛上!

    眼前这个馋兮兮的,是北齐骋王?

    原来碧雏说的是真的啊,北齐骋王真的……贪吃!

    但是,宫主也太纵容他了吧?

    绣唯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上前道,“等一会儿估计就到了,这两天马不停蹄的往来送。”

    古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如今有“一骑红尘骋王笑,无人知是雪酥冻”!

    但是这男女角色到转,霸道邪佞的骋王殿下,竟然一点都不觉得不妥吗?

    慕容骋自然觉得并无不妥,反正君家钱多,多到了转来转去都差不多在自家流通的地步了,君三小姐愿意一掷千金宠着他,他求之不得!

    君轻暖也觉得并无不妥,反正骋王对她好,还撩的她挠心挠肺的,她就是乐意宠着又怎样?

    君轻暖看着被人源源不断送进来的布料,一边起身去挑选,一边道,“反正也是闲着,就在这里等等吧。”

    “嗯,本王也要选!”他也凑到布料跟前去了。

    绣唯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眼下战乱,北齐乱局就在眼前,轩辕越急的焦头烂额,他们两个却在这里说什么闲着也是闲着?

    骋王这是……被自家宫主拐跑了?

    慕容骋才不管,修长手指把一堆布料翻腾的乱七八糟,然后总算挑出一匹雪花银色的布料来,道,“这块,这块给暖儿做新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