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144章 过来,夫王给你看个够!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不会去招惹血麒麟!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不会和慕容骋有任何瓜葛!

    退一万步讲,他绝不会在最后关头生出挑拨离间的心思,利用离花宫主来对付慕容骋!

    这一刻的梅十三甚至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地牢里,弹琴的人俊美无双,琴声却地狱幽魂。

    他的嗓音冰冷到令人骨头发寒,“梅十三,本王可以告诉你,所谓的离花宫主就是我骋王府的慕容轻暖,本王还可以告诉你,你的信让她患得患失,甚至准备直接睡了本王!

    但是梅十三,你千不该万不该,让她难过痛苦!”

    不管是谁,加诸在她身上的痛,他都会千百倍奉还!

    梅十三在痛不欲生中瞪大眼睛,震惊的盯着他,还想说话,却已经被他一道爆音彻底粉碎了所有意识!

    但是,他还没有死。

    像个年过七旬的老头子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

    慕容骋收了琴,转身离去。

    琴声停下之后,南慕等人才敢迎上去。

    “朝凰皇后应该很愿意看到他的样子,送过去!”慕容骋的嗓音沁骨冰寒。。

    落十一应了一声之后,飞快的去了!

    慕容骋来到院子里,却没有急着进去。

    他站在风雪中调整情绪,纵然血海深仇敛藏于心,纵然刚刚恍若坠入修罗地狱,他还是不愿意将丝毫负面情绪带给里面的人。

    “王爷……”北辰在身后,低低的唤了一声。

    “沐浴。”他淡淡的回应着,去了书房——

    君轻暖在他的卧室睡着。

    北辰飞快叫人去准备了。

    慕容骋手段血腥,但是他有严重的洁癖。

    一般不动手,动手之后都要沐浴很长时间。

    北辰恍惚间觉得,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年不曾出现了……

    ……

    君轻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而骋王府晚上不许走动,所以扶卿和碧雏两人,已经回去睡了。

    屋里空无一人,隔壁传来潺潺的流水声。

    君轻暖皱眉,狐疑的起身。

    奇怪,书房怎么会有流水的声音?可别把书卷都给毁了!

    书房没开灯,君轻暖再一次以为里面没人,心里又惦记着慕容骋的书卷,这便赶去看个究竟!

    刚睡醒有点迷糊的她,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慕容骋靠在浴桶里面扶额。

    他的小丫头就是厉害啊,拆门、爬床、拆窗户、扯窗帘、闯浴室……

    他就静静地看着她想干什么!

    而君轻暖的六感也非常敏锐,很快就感觉到了不正常!

    隔着一道门,她是感觉不到里面有人呼吸的。

    但是现在,却清晰的感觉到了里面蒸腾的热气,清浅的呼吸……

    这——

    君轻暖一脸黑线,“父王……你在?”

    光线太暗,她视力再好也不等于可以夜视,屋里一片漆黑,她下意识的就去点灯了!

    不等慕容骋说话,屋里已经亮了起来!

    君轻暖扭头,就愣在了当场!

    氤氲雾气里面,美人出浴,大约是因为热水的缘故,他的眉眼多了几分潋滟妖娆,魅惑丛生。

    完美的体型,如玉的肌肤,胸膛上盈盈点点的水珠,搭在浴缸边缘的半截皓腕和修长手指……

    鼻子突然有些发痒,君轻暖下意识的伸手捂了捂,感觉到了一丝湿意!

    她的脸刹那就红透了!

    慕容骋歪着头靠在浴缸边缘,冲她轻轻招手,“过来,夫王给你看个够!”

    他眉眼氤氲,就连面具都变得不那么冷硬了。

    君轻暖小脸爆红,鬼使神差的往前走。

    慕容骋无语,轻笑,“先把门关上。”

    君轻暖一愣,然后才意识到不对,夺路而逃!

    “胆小鬼!”慕容骋在身后轻笑,看着被重新合上的门,从浴桶中走了出来。

    君轻暖在隔壁抽搭着鼻子,用雪白的棉花塞上鼻孔,揉着头发羞愧不能自已!

    又把人看光了!

    美人出浴!

    她最近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

    居然还流鼻血!

    肯定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情,气的她肝火太旺!

    慕容骋过来的时候,她正掩耳盗铃一般,吃着清热降火的丹药。

    “在吃什么呢?”他勾唇笑,头发还没干,水珠偶尔从发丝滑落。

    “清火药。”君轻暖起身,想要说点什么,但在看到他湿漉漉的头发的时候,忍不住拉着他在她刚刚的位置上坐下,“父王,大冬天的你怎么不擦干到处乱跑?”

    说着,手指轻轻穿过他的发间,磅礴的内力涌出,却带着温暖气息,将他的发丝缠绕。

    她只修炼了一点点魂力,但是内功还是很深厚的。

    慕容骋一手撑着下颌,狭长的眸眯成微笑的弧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摆弄他头发的少女,心里暖的一塌糊涂。

    她对他的关心,已经融在举手投足间,根本不需要刻意而为。

    他伸手环过她的腰,让她坐在他怀中,“暖儿这么喜欢夫王?”

    君轻暖坐在他腿上摆弄他的头发,不回答,却问,“夫王这么大年纪了,以前也喜欢过别人吧?”

    她对他关爱不减,舍不得伤害舍不得失去,但到底还是往心里去了!

    慕容骋心里有点疼,也不解释,“暖儿介意?”

    有些芥蒂,解释是没有用的,而他也不想跟她讲一个类似于君家灭门的类似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