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136章 利剑出鞘!深吻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看着眼前面目全非,却依旧熟悉的令人心痛的人,轩辕牧几乎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他的嗓音,带着不自然的颤抖,或许是压抑的太过分,所以,含着令人心惊的邪佞!

    君轻暖抬起头来,看到迎风而立的少年,觉得他的话像是尖锐的刀,让她无法直面锋芒!

    “牧……”

    三年了,再次这样叫他的名字,她忍不住的哽咽,眼底皆是无奈,“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自然是想要你好好的啊!

    轩辕牧猛地上前一步,想要上前拥抱她,却在伸手的瞬间隐忍的撩起她的发,嘴角勾起妖冶的笑,“本世子想要北齐帝位,慕容小姐可愿意成全?”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自己心里捅了一刀!

    他的笑容明媚妖冶的令她心里抽痛,看着气质大变的少年,许久,她妥协了,“好。”

    他想要,就给他吧。

    毕竟,人如果可以守护,为什么要一定等到失去之后报仇呢?

    她已经失去了父母亲人,总不能将他也失去,她总不能等他死了之后,再去为他报仇吧?

    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君轻暖嗓子里突然梗的难受,眼眶不自觉的红透了。

    她的嗓音很低,却每一个字都很清晰,“如果是你想要的,我可以倾尽全力,送你登上那个位置。”

    她转身往回走,她不想在他面前哭。

    三年前的她是不懂他给的喜欢和爱情,但是在她心里他起码是和兄长一样的亲人。

    轩辕牧对她好,那时候的他温润如玉,她说什么他都说好。

    陪着她疯,陪着她傻,就那样静静的守护着她长大。

    假如没有轩辕越的话,假如没有他和风烬的婚约的话,如果他提亲,她也会嫁给他的。

    只是,都过去了……

    君轻暖脚步如铅,每一步都走的艰难。

    就在她走出去十几米的远的时候,身后的人突然像是疯了一样扑了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

    “对不起,是本世子不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他的眼泪像是断线的珍珠,打湿了她耳边的发,他的身子颤抖着,喃喃不已,“对不起,对不起……”

    天知道他当年一箭射向城门口时的心情!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摔死在城门口,却无能为力!

    君轻暖也哭了,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本来很多想问的问题,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很久之后,她才轻声的道,“牧,三年前我们都没错,错的是老天,是时间……”

    是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曾经的懵懂的恋人,如今只剩下生命的守护!

    他明白。

    “不要担心我,我会保护自己,保护你。君三小姐,从此,我就是你手上唯一的暗影卫!”他从未想过把她夺回来。

    三年前的那一场血案让他胆战心惊,和她一样,他只有一个梦想,只要她好好的活着!

    他从怀中拿出那块手帕来,放在她手心里,连同她的手一起握住,“记住,我是你手上的剑,利刃应该出鞘,而不是藏于尘泥!”

    君轻暖哽咽着,她怎么舍得!

    她转过身来,看着他邪异的模样,轻声的问,“牧,你修行了魂力?”

    他的气质变化太突兀,几乎就在他昨天动手的那一瞬间!

    除了修炼功法的原因,君轻暖想不到任何理由!

    轩辕牧点点头,强行压下心头疼痛,点点头,“嗯,我的功法比较特殊……”

    “你没事就好,轩辕越让你出征北漠,你就去吧,什么都不要顾虑。”她会有安排。

    “好,你在燕都好好保重!”他哽咽着,很多话都藏在心底。

    他不会告诉君轻暖,三年前她死的那天,他差点就死了。

    也正是那一天,他修炼了这世上最狠毒的功法《枯骨记》!

    据传,《枯骨记》是所有魂力修行功法当中最为邪异禁忌的一部,已经失传多年。

    但没有人知道,此功法原本就藏在宁王府的密室里!

    十几年前,先皇曾派宁王远渡重洋,寻找长生不老之法。

    宁王花了足足五年时间才归来,长生之法没找到,反倒是带来了这样一件东西。

    但此法非濒死之人不能修行,还要在十五岁以下,于是便被束之高阁。

    轩辕牧就在想,这东西出现在宁王府,是否是一种冥冥中的注定呢?

    一切不得而知,此时,熟悉的人已经走远,她的背影像是一道惊鸿,却被悲伤笼罩。

    他深刻的明白,自己已经不适合她。

    两个同样受过伤的人在一起,只会把悲痛叠加起来每日重温,而比起失去她的痛,他宁愿看到她在别人怀里笑……

    ……

    君轻暖回去的时候,隔着一道门,就看到慕容骋在她的软榻上躺着。

    而他的房间里,琴桌已经碎了一地,古琴也被搬到了她的卧室。

    君轻暖摇摇头,眼底露出一抹无奈来。

    已过而立的骋王啊,闹脾气的时候真的和孩子一模一样——

    也就她会这么认为,刚刚骋王震怒的时候,她没见着而已。

    她顿了顿之后,举步进去,蹲在软榻边上,保持和他齐平看着他,“又闹脾气了?”

    那语气,像是在说孩子。

    慕容骋微微挑眉,往她这边侧了侧脸,将半截手臂枕在脑袋下面,嘴角勾起,认真的点头,“嗯。”

    嗯……

    这理直气壮的。

    君轻暖无奈,目光情不自禁变得温柔,落在他戴着面具的脸上,“那你说,想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