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105章 你想嫁吗?赠你一曲幻梦繁华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心里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刷过,慕容骋想从她的口中,听到她对真实的自己的评价。

    君轻暖脑海里一闪而过那少年的模样,却轻轻摇头,“不曾。”

    慕容骋有点失落,还有点疑惑。

    倾世风华如他,难道还入不了她的眼,不值得她说出来吗?

    他有些偏执的捏起她的下巴,眯着眼眸问,“若是本王把你嫁给血麒麟,他可入得了你的眼?”

    “……”君轻暖愣神,他何出此言呐?

    太突然了!

    “父王为何又急着将我嫁出去?”君轻暖轻轻蹙眉,心乱如麻,“你不是说过,我不许出嫁吗!”

    “如果本王愿意把你嫁给他,你想吗!”慕容骋瞳孔缩了缩,深邃慑人的目光,深深投进她的眼中!

    君轻暖一时间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也不知道他是否是认真的。

    仔细想了一会儿之后,她轻轻垂眸,道,“他是神仙一般的人,我怕是配不上。”

    她眼底那一抹真诚,让他微微一窒。

    蓦地松开她,慕容骋轻哼一声,道,“本王的女儿,只有旁人配不上她,没有她配不上旁人!”

    气死人了啊,他戴着面具时她嫌弃他太老,拿下面具她又嫌弃他太美!

    到底要他怎样!

    慕容骋丢下她,有些小情绪了!

    君轻暖一脸无辜迷茫,歪着头看着他半张侧脸,“父王,别生气了……”

    嗓音柔柔的,像是在哄孩子。

    慕容骋:“……”

    “父王……”她伸手,隔着衣服轻轻拉住他的手臂。

    慕容骋的目光,缓缓地移动到她手上,小情绪一点点消散。

    半晌,道,“早点回去睡觉吧!”

    “啊?哦。”君轻暖愣了一下,起身来,又轻声道,“父王,你也早点休息,别生气了。”

    “……”慕容骋一脸黑线,嘴角轻轻抽了抽。

    他没说话,君轻暖一步三回头的,去床上睡了。

    但是,隔着一道通透的门,那感觉就像是睡在了一起一样,好别扭。

    君轻暖怎么睡都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

    慕容骋瞄了她一眼,十指落在琴弦上面,轻缓低沉的琴音在夜色里荡开,如同月色漫过山川……

    隔壁,南慕震惊的爬起来,伸长耳朵,“天哪,王爷这是怎么了,突然弹起了催眠曲?”

    “快,快躺下,今晚一定美梦连连!”不等扶卿说话,他就已经将扶卿按回了被窝里,静静的躺下了!

    北辰根本就不想说话,他已经贪婪的沉浸在了琴声当中。

    扶卿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便仿佛进入了一片幻境一样,只想永远的沉醉下去。

    躺在床上的君轻暖,也受到琴声的影响,恍若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洁白的云絮轻轻飘在湛蓝的星空,夜色深的像是漩涡一样,却又透彻的如同被雨水刚刚清洗过,一地银辉流淌着,风吹过茂盛的草木,她像是一片叶子一样随风而落,坠于芬芳的泥土……

    泥土是甜的,风是柔软的。

    她想永远在这个世界里沉睡下去……

    君轻暖无声的笑了,她自己没有发觉。

    很快,陷入了沉沉的梦境。

    紧接着,她从床上爬起来,闭着眼睛带着笑意来找他。

    慕容骋十指轻轻按住琴弦,在她靠近之后伸手将她拥在怀中,手指轻柔抚过她的发,而后抱着她去床上睡了。

    摇曳的烛光中,她浅笑的样子,甜的像是一颗糖,带着梦境一般唯美的气息。

    他俯身将她笼罩,衔住她的唇瓣,温柔撬开她的贝齿……

    ……

    一曲魔音,祛除了她最近积攒的所有疲惫。

    次日,君轻暖神采奕奕的坐在化妆镜前面梳头发,隔着一道门对他道,“父王,你的琴弹的真好。”

    “好吗?”他本无波澜的眼中,快速浸透笑意。

    嗯,情谈的好……

    君轻暖哪里听得懂这个套路啊,认真点头,放下梳子从隔壁转过来,“是啊,特别好,我昨晚睡得特别香!”

    “你说好,便好。”他眼底噙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他不会告诉她,昨夜他们一起运动了两个半时辰,她只睡了一个时辰!

    君轻暖觉得慕容骋笑起来真的又邪又坏又好看,她摇摇晃晃在他对面坐下来,打量着眼前的九弦琴,“父王,琴是你的武器吗?”

    “嗯。”他轻轻点头,用琴做武器,即便是在觞昀大陆上都很罕见。

    不过,琴并不是他唯一的武器。

    只是在目前这个身份之下,他只能以琴做武器罢了。

    君轻暖双手撑在琴桌上,下巴搁在掌心里,感觉莫名的开心,“父王,你了解隔壁那个大陆的事情吗?”

    “怎么,你想知道?”

    慕容骋看着她放松的样子,心情也好了许多,心道,以后没事就弹《幻梦》,免得她老是思虑太重,一副愁眉苦脸如同惊弓之鸟的样子!

    她不开心的样子,他可不喜欢。

    因为,看到她那个样子,他也会感觉不开心。

    那种感觉郁闷极了,反正不好受。

    君轻暖哪里知道慕容骋在想什么,她有些好奇的点点头,“如果父王肯说的话。”

    末了,又十分乖巧的表示,“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