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85章 本王可舍不得,梅临雪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君轻暖就知道,以慕容骋这个老狐狸的精明,必然听出了这其中的猫腻。

    见瞒不住,只好道,“教的是……炼药医术。”

    她仰起脸来,清澈的眸子看向他,少了几分算谋,多了几分真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慕容骋闻言,在她身侧坐在来,牵起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把玩着,“那暖儿呢,也学过炼药医术?”

    开始的时候,慕容骋以为她扯出离花宫不过是掩人耳目,想要旁人对她有所忌惮。

    但现在,慕容骋逐渐感觉,她应该真的和离花宫有关系,手握剧毒,又可以指使曲千寻,而曲千寻又是离花宫主的弟子……

    一点点的线索串联起来,慕容骋恍然发觉,原来君轻暖,竟然是离花宫的人!

    只是,离花宫公主煞名在外,却从未听闻她身怀绝世医术……

    这一点,倒是让他意外了。

    慕容骋的问题,让君轻暖那难以开口。

    沉吟半晌,只是道,“我……只是会一点而已。”

    末了,又抬眼看他,“父王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为何还要将我留在身边?你是轩辕越的臣子……”

    难不成,他竟然对轩辕越生有而二心吗?

    君轻暖真的有些看不懂慕容骋了。

    却见,他听了这话勾唇笑,忽而凑近她耳边,低喃,“所以,你最好学会如何哄本王高兴……本王高兴了,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会时常给父王做甜点……”君轻暖慌乱撤离,身子紧紧贴在椅背上。

    慕容骋闻言笑的意味莫名,眼底暗光沉浮,瞄了她一眼不说话。

    甜点怎么够!

    君轻暖仿佛被他的目光灼伤,忽而起身,去窗边站着,转移话题,“父王,梅十三是什么人?”

    “临雪楼楼主,你应该听过临雪楼。”慕容骋的目光落在她的背影上,仿佛能透过她的背影看穿她的心一样。

    君轻暖即使是背对着他,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慑人而危险,潋滟笑意之间,敛藏万千风云,神秘诡谲。

    但……亦多了一丝让她措手不及的柔,蛇一般的缠住她。

    君轻暖不敢回头,只是有些惊讶的道,“原来是杀手王朝的人,梅临雪原来还有个外号叫梅十三……我没见过他,但是听过。”

    离花宫崛起不过两年半,在黑鹰门被血洗之后,便再也没有江湖势力敢撄其锋芒,临雪楼同样没又和离花宫打过交道。

    只不过,临雪楼相关的资料,离花宫还是收集过的,只是君轻暖没想到的是,闯进骋王府刺杀慕容骋的人,竟然是梅临雪!

    那如此看来,梅临雪必然也不是寻常江湖人,他的实力实在是有些太强了。

    慕容骋始终盯着她的背影,“你还是准备利用梅十三?”

    显然,慕容骋也有些担心君轻暖驾驭不住梅十三。

    “利用他又如何!”君轻暖眯了眯眸子,“他敢闯我的卧室,就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君轻暖前所未有的严肃,嗓音充满杀伐气息,可慕容骋闻言却突兀的笑了!

    “咳咳,看来本王应该跟暖儿学学……”

    君轻暖转身,狐疑的看着他,却见那人坐在桌边,似乎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潋滟晴光扑面而来,“本王要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对付闯入本王卧室的人!”

    君轻暖不明所以,总觉他的反应好奇怪。

    “传闻父王杀伐决断,却为何屡次放过拆你门的人?”

    君轻暖狐疑的看着他,“我觉得,以父王的实力,对付他应该没有问题。”

    “咳咳咳——”慕容骋一阵咳嗽,半晌才意味深长看向那一脸无辜的小姑娘,笑,“本王可舍不得。”

    君轻暖被噎了一下,半晌,这才恍然,嘀咕一句,“原来是愿打愿挨。”

    慕容骋闻言,眼底笑意越发浓烈。

    这丫头太有趣了,自己拆门爬床浑然不知……

    他倒要看看,有朝一日她知道这事是她做的,当作何反应!

    君轻暖看着他,微微蹙眉。

    奇怪的人,她说错什么了吗?

    为什么他那么看着她?

    摇摇头,君轻暖决定,不理会他了。

    琢磨像是神奇宝贝一样的骋王殿下,还不如去琢磨琢磨怎么对付这个梅十三。

    时间像是指缝里的水,转瞬溜走。

    慕容骋说子时已到,他暂时回避时,君轻暖有点愣神:时间过得这么快?

    慕容骋就隐身在了旁边,君轻暖回到座位上坐下来,很快,外面就传来了一个陌生的脚步声。

    紧接着,有人在门外道,“里面可是曲千寻曲公子?”

    这个声音,清冷间带着一丝丝沙哑,君轻暖确定,门外的人,就是上次闯入骋王府被她下毒的人!

    “你是何人?找本公子何事?”君轻暖漫不经心的抿着杯中酒,微微蹙眉:秋妈妈这个坑爹的,当真给她上的是最烈的酒啊!

    这种酒,她可有点压不住!

    摇头间,那人声音再次传来,“在下梅十三,不小心中了毒,想请曲公子看一看。”

    “解毒啊,可以,不过本公子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不知梅公子准备拿什么来换?”不面对慕容骋的时候,她永远都是那样的气势如虹,谁也压不住她的锋芒。

    慕容骋站在她身后,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君轻暖无语,但外面有人,她也不好开口。

    算了,反正这戏演砸了也和她没关系,他就闹吧!

    君轻暖心里乱糟糟,就听梅十三道,“在下可否进来跟公子详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