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83章 替本王去见一个人!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碧雏这才听明白扶卿的意思,但却有些担心,“但如何才能让苏扬主动上门提亲?”

    “无妨,眼下苏府风雨飘摇,这种时候,苏谦必然会去拜会定远大师!”

    扶卿轻哼一声,眼底流露出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睥睨,“我早就研究过苏谦这个人,他和慈宁慈的定远大师是至交,异常迷信,稍微遇上一点点事情就去找定远大师,如果定远大师告诉他眼下应该和骋王府结亲,他必然不会犹豫。”

    扶卿说着,看向君轻暖,等到她最后的决定。

    君轻暖点点头,“按照这个计划执行。”

    慕容骋虽然说不会让她进宫,但是总要有个合适的理由,她……不想他为了这点事情和轩辕越硬碰硬。

    “我去安排!”扶卿点点头,飞快的离开了。

    君轻暖下午昏昏欲睡,又在软榻上趴了好几个时辰。

    晚饭时,南慕站在门口笑眯眯的,“小姐,王爷喊你一起用饭。”

    “好。”君轻暖爬起来,往隔壁走去。

    南慕咧着嘴巴,看着她,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她和自家王爷天生一对。

    君轻暖进去的时候,看到桌上的饭菜都很清淡,除了一道鱼汤之外,便全部的都是素食了。

    她有些惊讶,“父王不能吃荤?”

    “并不,只是某人今日吃了太多的核桃和松仁……”慕容骋眼底噙着笑,拉开旁边的椅子给她坐。

    君轻暖感觉,慕容骋有时候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按照常理而言,像是他这种久居高位,寻常压着旁人的行事的人,是不可能这样有亲和力的,更不可能帮人拉椅子。

    但是,慕容骋帮她拉椅子的时候,却很自然,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做过无数次。

    君轻暖脸红了红,坐在他身边低头吃饭。

    他这话她可是没办法接。

    她和慕容骋每次聊天,都能轻而易举的把天聊死,也不知道是谁的毛病。

    胡思乱想着,耳边传来他清冽醇厚的嗓音,像是月色淌入她心间,“吃完了休息一会儿,晚上陪本王去一趟翠微楼。”

    君轻暖一愣,抬起头来看向慕容骋,“父王今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可是和我有关?”

    不然为何带上她?

    慕容骋微微挑眉,狭长双眸眯着,笑意缱绻而明亮,“和你无关,本王只是……”他微微顿了顿,笑开了,“怕你在府上不安全。”

    “……”君轻暖一脸黑线,“我并不会乱跑……”我可以自保。

    但鉴于上次她说着话惹恼了他,君轻暖只说了半截。

    慕容骋闻言嘴角勾起,清冽嗓音沾染上一抹玩味,“那谁说得好呢!”

    君轻暖蓦地,想起自己有一次在他书房醒来的事情!

    这究竟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怎么一点记忆都没有?

    那件事情,君轻暖无从解释,也无法判断慕容骋究竟有没有在怀疑她,只能这样不清不楚的僵持着,装傻。

    就听慕容骋道,“晚上,你化装一下,替本王去见一个人,本王会护你周全。”

    “好。”君轻暖也没拒绝,虽然这并不在古蓝玉的交易范围当中,但慕容骋也在交易范围之外为她做了很多事情,她帮个忙应该的。

    慕容骋扭头看她,目光所及,是她近在眼前的瓷白的侧脸,长长的睫羽像是黑蝴蝶一样,掀动他的心。

    看着她脸上的倦容,慕容骋心里挣扎着,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瓶,取出一枚莹白色的丹药来,送到她嘴边,“吃了。”

    君轻暖一愣,略微感受了一下丹药的气息之后,凑上前去吞了。

    慕容骋嘴角扬起,“不怕本王下毒?”

    君轻暖闻言忍不住笑,“哪有父王毒害女儿的?”

    实则,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懂丹药的人,慕容骋给她吃的是什么,她只是一闻就闻出来了。

    慕容骋给她吃的,是价值连城的绝品灵丹,这种东西想买都买不到。

    她自己虽然可以炼制,但是身上却没有带,因为来燕都的时候,她没能预测到自己会在这里莫名其妙损耗功力。

    当然没有丹药的情况下,她的身体最多再有半个月也就恢复了。

    只是没想到,慕容骋竟然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她吃。

    君轻暖嚼着丹药,像是吃糖一样有些失神。

    丹药的味道并不好,清苦,吃下去舌根发麻,嘴巴里逐渐失去正常的味觉,她却甘之如饴。

    慕容骋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动容,凑近她耳边勾唇,嗓音玩味,“好吃?”

    “嗯。”她轻轻点头,内心深处翻滚着别样的情愫,缠绕不休。

    慕容骋心里颤了颤,有些冲动的捧过她的脸来,蓦地吻上了她的唇!

    撬开牙关,入口的,是草药的苦,和一阵阵刺麻。

    他浑然不觉,半晌这才松开她来,舔了舔嘴角晶莹,“暖儿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君轻暖瞪大眼睛僵硬着,她没想到慕容骋会在这种时候明目张胆的吻她!

    “父王……”君轻暖咬了咬嘴唇,心里纷乱如麻。

    她为什么没反抗?

    君轻暖胸膛剧烈起伏着,已经完全失去对丹药的感知。

    她见过世上最残酷的背叛和最肮脏的亵渎,但在感情上却纯白如纸。

    而慕容骋的进攻却又势如破竹,疾风骤雨一般不给她任何适应的机会,再加上他给外人那个年过四旬的错觉,彻底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最关键的是,目前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父女……她的内心,总是过不去这道坎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