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8章 夫王关心你,有错吗?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进了骋王府,君轻暖总算是明白,这个权倾天下的北齐骋王性情究竟有多古怪。

    霸道的时候,那股子狂劲儿谁都压不下去。

    生气的时候,比熊孩子还难哄,那傲娇的小样儿简直气死你,还会胡搅蛮缠。

    君轻暖像伺候大爷一样眼巴巴的哄着他,只希望他这火气儿早点下去。

    慕容骋就侧着脸,一手撑着下颌,玄黑的衣袖滑落,露出半截如玉手臂,修长手指撑在自己脸上,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愣是半晌没说一个字!

    君轻暖一脸黑线,推推他,“你倒是说句话!”

    对方身子晃了晃,半晌,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笑意,“本王心情不好的时候,需要有人陪伴,要不,你今日就留在本王的书房?”

    “……”君轻暖扶额,无奈道,“我今天还要去处理兰亭公主的事情……”

    慕容骋闻言顿时不满,冷哼一声,“她有什么好处理的!”

    说着,冲门外道,“南慕,给本王把兰亭公主杀了,丢到乱葬岗去!”

    多简单的事情,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

    君轻暖赶忙道,“不不不,还是我自己去处理,我陪你!陪你还不成吗!”她还有话要要问兰亭公主,可不是直接杀了!

    要这么简单的话,她干嘛还要自己亲自去啊!

    慕容骋闻言眉梢扬了扬,又道,“那就先留着吧!”

    走出去好几步的南慕又回到了屋檐下。

    反正,他家王爷喜怒无常,他早就习惯了!

    君轻暖看了一眼对面的沙漏,心里叹息一声:今日,看来什么都不用做了!

    看她无奈的样子,慕容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

    “我坐椅子!”君轻暖有点发怵,渣父总是趁机揩油吃豆腐,她觉得自己应该跟扶卿学习两招防狼术。

    心里乱糟糟的,君轻暖起身,准备往对面的椅子上去,谁料冷不丁看见慕容骋的脸色又黑了下来!

    “我坐……”君轻暖一阵无力,只好在他身边坐下来,扭头看着他,“慕容骋,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又不是三岁!”

    三岁?

    慕容骋轻哼一声,挑眉看着她,“怎么,难道你以为骋王府的千金是那么好当的么!”

    君轻暖闻言无言以对。

    这身份,是她自己选的,也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沉默半晌,她才道,“可你这是无理取闹。”

    “这就是本王的规矩,在骋王府,一切都要听本王的!”他勾了勾唇,霸道的道。

    “……”君轻暖看着他那副拽样儿,恨不得将他摁在软榻上掐死。

    不过目光瞄向他的时候,却发现他没有那么讨人厌,甚至……很美好。

    君轻暖看着那人黑色面具下星河暗敛的眸,和撑着脸颊的手,叹息一声,嗓音里浓浓的都是无奈,不知怎么的,就飚出扶卿平常那句话:“你长得美,说什么都是对的!”

    人美,真的是一种强大的杀伤力。

    慕容骋这个人饶是外界传言四十多岁了,即便戴着面具,却还是让燕都二八少女想的挠心挠肺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个妖孽!

    君轻暖摇摇头,顺手拿起了他放在桌上的书卷看。

    慕容骋嘴角又勾了勾,竟是伸手,一把将她拽到了怀中!

    “你……干什么!”君轻暖倒在他身上,慌得只想逃走!

    “乖,坐着太累了!”慕容骋伸出一只手臂,从她腰间紧紧搂住,不肯放开了!

    “……”君轻暖僵硬的像个虾米,“慕容骋,你我是父女,你不能做这种禽兽的事情,你都一把年纪了,男女授受不亲……”

    她绷直着身体,试图说服他。

    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眼底笑意邪肆,“夫王关心你,有错吗?”

    这……

    君轻暖莫名觉得,慕容骋的发音似乎有些问题!

    但究竟哪里有问题,她却没有想明白。

    父王关心女儿,自然没问题,可有这样关心的吗?!

    更何况,他和她,可不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女!

    君轻暖僵硬了一会儿,想着他还受着伤,便不再挣扎,道,“不许更进一步了!”

    他嘴角勾了勾,没有回答。

    君轻暖靠在他怀里看书,屋里安静的只剩下书卷翻动的声音和两人的呼吸声。

    冷不丁的,就听他似笑非笑的道,“看来,你对自己喜欢的人也不是很忠贞!”

    “咳咳……”君轻暖突然被呛到,一阵猛烈的咳嗽,一张脸憋得通红!

    她就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他还信以为真了?

    她根本就没有喜欢的人……

    慕容骋不知道她为何反应这么大,伸手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顺气儿,“小心思被本王戳中了?”

    “嗯,戳中了!”君轻暖无奈,任由他胡说。

    慕容骋不知怎么回事,心里又有些不是滋味儿。

    君轻暖吃了退烧药,刚刚一咳嗽,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加上旁边放在火盆,被烤的昏昏欲睡,但又不能真的睡,只能强撑着。

    慕容骋见了,便凑近她耳边,嗓音蛊惑道,“困了便睡,本王不碰你!”

    君轻暖:“……”

    抱着书卷,君轻暖一会儿真的迷迷糊糊,闭上眼睛了。

    看着在自己怀中逐渐放松下来的人儿,慕容骋握住了她放在胸口的小手,把玩着,低喃,“君轻暖你是不是傻,生病了还要去管兰亭那个蠢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