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57章 会误以为你是在轻薄本王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再看看这染血的位置,慕容骋一脸黑线!

    她竟然,来月事了!

    站在原地僵持半晌,慕容骋本想着换了衣服再睡觉,但一想,一会儿肯定又被弄脏,于是转身回床上!

    可谁想,刚刚一转身,冷不丁就看到她站在身后,光着脚闭着眼睛,一脸无辜。

    慕容骋扶额,无语的将她抱起来,丢到了床上去,低低的磨牙,“慕容轻暖你这个二……”她竟然,又没有穿鞋就下床了!

    更可恶的是,他这才刚刚下床来,就点个灯的空档,她就追了下来!

    慕容骋站在床边,看着感觉到古蓝玉在身边之后又陷入沉睡的小姑娘,心情有些复杂。

    盯了半晌,终究还是爬上床,睡了!

    她似乎有些怕冷,在他躺下之后,便又转身将他抱住。

    慕容骋用被子将她裹的紧紧地,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有点烫。

    “不会是发烧了吧?”他罕见的有点紧张,想要给她吃点药,但又一想,这个时候要是被喊醒来,怕是不好解释。

    而且,梦游的人,应该是不能被唤醒的,否则容易出问题。

    脑海里滑过这个念头之后,慕容骋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毕竟,他都把她吃干抹净了,就是那种程度的折腾,她都没有醒来——

    她这梦游,怕是很难唤醒。

    折腾半晌,慕容骋迷迷糊糊的,抱着君轻暖睡了。

    快到寅时的时候,为了防止她又光着脚回去,慕容骋直接把她抱回去,等寅时到了之后,这才离开。

    ……

    次日,君轻暖昏昏沉沉的,感觉身体很不舒服。

    她摸着自己的脉搏,嘀咕着,“看来这两天还是有点太虚弱了,月事提前了四天,而且,还有点发烧的迹象……嗯,好冷!”

    君轻暖把自己裹在裘皮里面,靠在软榻里神情恹恹,“碧雏,一会儿给我熬点红糖姜汤,再去抓点退烧的草药……”

    “阿姐,你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吧,你脸色看上去太差了!”碧雏点点头有,有些担忧的看着君轻暖。

    正说着话,门口传来南慕的声音,“小姐,早饭和退烧药来了,还有姜汤。”

    “……”君轻暖有点惊讶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南慕,就见他笑着,又说,“听说小姐身体不大舒服,属下便叫人准备了些。”

    南慕这般说着,多少有些心虚。

    自家王爷关心小姐,但自己又在闹小性子,不想表现出来,于是,便让他背了这锅。

    但是小姐何其聪明,他这锅也不好背啊,万一被问起来,一准被拆穿!

    但是南慕没想到的是,在感情上,君轻暖比平常迟钝太多了。

    “谢谢南慕啊!”君轻暖心里有些暖,倒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她昨天身体就不大好,大家都知道的。

    南慕见她没问,便笑着道,“那小姐好好休息,属下先去忙了!”

    说着,狼来了一般的逃了!

    “南慕真奇怪,竟然害羞吗?”碧雏看着他的背影轻轻摇头,将南慕递上来的食盒一一打开。

    君轻暖吃了饭,吃了药,然后,趴在软榻上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感觉好些了。

    想到被关在地牢的兰亭公主,君轻暖起身,准备去见见慕容骋。

    在骋王府,很多事情还是要事先问过慕容骋的,毕竟兰亭公主如今是皇家之人,万一她有什么地方思虑不周,将慕容骋拉下水就不好了。

    毕竟,她在骋王府这个身份,还要用很久很久,慕容骋没事,对她而言就是最好的庇护。

    君轻暖来到慕容骋的屋檐下的时候,北辰正抱着两件洁白的衣服和床单走出来,只是上面晕染了血迹,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君轻暖有点紧张,问,“父王受伤了吗?”

    北辰摇摇头,“属下不知,王爷不说,大概还在生气。”

    君轻暖闻言一阵狐疑,皱眉举步上前去,敲门道,“父王,我方便进来吗?”

    “嗯。”里面,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

    君轻暖也从这嗓音中听不出什么特别来,于是推门进去,在看到半躺在软榻里,像是狐狸样慵懒的人时,有些担忧的问道,“父王,我刚刚看到南慕拿着衣服出去,好像有血,你受伤了?昨夜又来刺客了?”

    刺客?

    他受伤?

    慕容骋闻言,嘴角狠狠地抽了抽,直起身子来,一手撑在软榻上,歪着脑袋看着她,嘴角笑意忽而变得邪肆戏谑,“是啊,又来刺客了!”

    君轻暖闻言震惊,“昨夜来刺客为何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她自认为实力不俗……

    慕容骋都受伤了,可见昨夜“战斗之激烈”!

    可她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君轻暖皱着眉头,拼命回想着昨夜,隐约记得,似乎有人说她傻,说她二。

    而就在这个念头掠过脑海的时候,就见慕容骋嘴角微微上扬,道,“因为你反应迟钝呗!”

    “……”君轻暖无言以对,的确是反应迟钝,“那你……要紧吗?”

    “要紧,伤口在心脏部位,差点就一命呜呼了!”慕容骋闻言,重新靠在了软榻上,一副看上去要挂了的模样,强自憋着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