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36章 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魂!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滚!”

    而就在南慕凑上去想要看个明白的时候,却被慕容骋一把推了出去,冷喝一声,“从现在开始,晚上王府戒严,任何人不得在府中走动,任何人不许靠近小姐半步!”

    “是……”南慕一脸黑线,他做错什么了?

    且,小姐怎么了?为什么不许靠近?

    愣神间,又传来慕容骋的警告声,“从明天开始,把隔壁的暖风园腾出来,让小姐搬过来!本王不希望从外人口中听到关于小姐的半个字!还不快滚!”

    “哦,滚……”这就滚!

    南慕一脸黑线,飞快的去自己屋里睡了!

    一边跑一边摇头嘀咕,“见鬼了,王爷突然抽什么风?”

    南慕离开了,慕容骋这才低头看向只穿着一身白色中衣站在眼前的少女。

    她静静地闭着眼,表情透着无辜的气息,身上酒气扑鼻。

    慕容骋眼眸黯了黯,伸手握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眼底染上邪肆危险的色彩,“醉了?”

    没有人回应,她像个乖巧而精致的娃娃,任由他摆弄着,无辜激起他内心深处疯狂的占有欲!

    慕容骋瞳孔缩了缩,他蓦地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残影掠过,人已经到了卧室门口!

    一脚踹开门,他抱着她进去之后,有些迫不及待的将她按在了大床上!

    “暖儿,算计本王是要付出代价的,区区古蓝玉还不值得本王为你铺路!”他在她的耳畔磨牙,下一刻已经吻住她的唇,狠狠地碾磨侵入!

    衣衫无声落地,他比昨夜迫切太多,恍若积压着太多的情绪想要发泄,又被某种渴望占据心神……

    清凉的面具,贴着肌肤滑落,体内却恍若涌动着岩浆,让她想要渴求更多的凉!

    内心深处的无端涌起的空虚,在被他侵占时填满,她恍若做了一场梦。

    梦中,她像是一页小小的扁舟在大海上沉浮,那如同海浪一样狂肆缠绵的男人,却让她看不清容颜……

    ……

    两个多时辰后,他起身点上了蜡烛,修长精壮的身躯如同上天的杰作,墨发如瀑垂在身后,转身看向躺在床上的少女。

    初承雨露,她脸颊一片潮红,如同雪压海棠。

    点点红梅在身上盛开着,每一处都是他留下的痕迹,在瞄见她某处的红肿时,骋王殿下嘴角抽了抽,眼底终于浮上一丝尴尬!

    “让你算计本王!”他嗓音微哑,带着一丝蛊惑的气息,却又透着几分柔软。

    修长手指伸出,莹白色的能量星星点点从指间溢出,随着他指腹掠过肌肤,她身上所有痕迹消失不见。

    很奇怪的感觉,仿佛正在玩着一个禁忌却又有趣的游戏,让他欲罢不能。

    他还不想被她发现端倪。

    帮她穿好衣服之后,慕容骋亲自抱着她,将她送去青岚园。

    梦终于停了,她依旧闭着眼睛,感觉自己像是躺在阳光普照的温暖海水上面,舒服的想要一直一直这样下去……

    寅时刚刚过,慕容骋便闪身离开了青岚园,去往自己的卧室睡了。

    闭上眼睛之前,他还喃喃一句,“君轻暖,从此,你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魂,本王倒要看看,你能在燕都翻起多大的风浪来……”

    *

    次日,晴。

    碧蓝的天空映着金色的阳光,雪色晶莹在风中飞窜,整个人世界都晃得人眼花。

    君轻暖眯着眸子站在屋檐下,脑子里纷乱的是昨夜的梦境。

    奇了怪了,这两天为什么夜夜春梦?

    她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但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再说,如果真的发生过什么的话,她也不可能任何感觉都没有!

    “阿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扶卿仰着小脑袋,黑漆漆的眸子映着晴雪,一片明亮。

    “没事,可能是最近没睡好,一会儿我开个方子……”君轻暖嘀咕着,看向不远处的碧雏,“碧雏啊,一会儿你帮我去抓点安神助眠的药来。”

    “好……”碧雏正想问她怎么会突然睡眠不好,门口却走进来南慕的身影。

    他上前来笑着道,“小姐,王爷说这片园子风水不好,让您搬到暖风园去住!”

    “哦,风水不好啊……”君轻暖不知道慕容骋又在造什么幺蛾子,嘀咕着,“那行,碧雏,你去收拾收拾吧,也没多少东西,现在就过去吧。”

    “好。”碧雏点点头,转身进屋去了。

    南慕看着君轻暖笑着,君轻暖总觉得是他的笑容里藏着些别样的东西,但却又抓不住。

    “父王呢?”君轻暖扯了扯身上的披风,看着南慕道。

    “在书房打坐,不过刚刚听小姐说睡眠不好,是……因为认生吗?”南慕想到这几夜她夜夜拆门爬床的事情,眼底笑意便越发浓烈。

    深更半夜的不睡觉,穿着里衣就去拆门爬床,要是睡眠好那才叫奇怪了。

    君轻暖闻言皱眉,狐疑的打量着南慕,“我怎么觉得我睡眠不好你好像挺高兴的?”

    这骋王府都是些什么人啊,竟然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变态!

    君轻暖心里暗骂。

    南慕轻咳两声,赶忙道,“属下哪敢……需要请大夫吗?”

    “不用,估计昨夜喝多了。”君轻暖摇头,请什么大夫啊,她自己就是这世上最好的大夫!

    说话间,碧雏和扶卿两人已经收拾好东西出来,道,“阿姐,收拾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