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29章 怀疑与惶惶不安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君轻暖心里颤了颤,在意识到他似乎有些怒意之后不敢再挣扎,低声道,“我以后不会了,请父王原谅。”

    慕容骋闻言,轻哼一声,蓦地松开她,举步跨进了门槛!

    君轻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人已经走出去十几米,修长背影在皑皑雪色当中异常耀目,飞扬的长发撩乱了她的心绪。

    这是一个喜怒无常妖孽无双的男人。

    神秘霸道,非常不好相处。

    君轻暖看不透他的情绪,低头看着被他握过的手掌,有些失神。

    慕容骋走的很快,嘴角扬起从未有过的笑意,兀自嘀咕一声,“果然还是威胁好用……”

    这话,很快消散在了风中……

    “阿姐,你怎么了?”门口冷不丁的响起碧雏的声音,她狐疑的看着地上的脚印,走上前来道,“刚刚我看见苏扬和唐子淳等人,他们是来王府了吗?”

    君轻暖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嗯,苏扬刚刚来过,估计是怀疑这次的事情和我有关系了。”

    慕容骋不在,君轻暖又恢复了她原本的冷静缜密,“三年前君轻暖的名字太响亮,谁再听到轻暖二字,也都会忍不住往那方面想,如今我们刚刚进入骋王府,燕都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轩辕越和朝臣们肯定都有些怀疑了。”

    碧雏点点头,跟着她往青岚园去,低声的道,“那阿姐可有应对之策?”

    “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们敢凑上来,那我就以他们为路……”君轻暖眼底寒意一闪而逝,脚步加快了一些。

    寒风吹来掀起漫天雪色,她的声音有些不清晰,“元将军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安排好了,阿姐请放心。”碧雏点点头,道。

    ……

    慕容骋回到书房里,脸上笑意亦收敛不见,目光落在对面墙上的山河图上面,久久都不曾动一下。

    这山河图,不仅囊括了北齐,北齐所在的这片大陆,还包括苍茫碧海,以及另一头的一片浩瀚疆土,茫茫不知绵延几千万里……

    房门被死死地关着,一道黑影在他背后闪现,轻微的响动声传来,他这才收回视线,转身来看着那人,问道,“怎么样?”

    “早朝之后,皇上单独召见了丞相大人和刑部尚书沈大人,丞相大人和沈大人离开之后,先后有人从相府出来,去了几位将军府上。之后,苏扬公子喊了唐子淳和轩辕牧,来了王府……”

    背后的黑衣人嗓音压得很低。

    “碧雏和扶卿有什么动作?”慕容骋在他对面坐下来,修长手指轻叩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衣人的嗓音伴随着这个节律,“这两人的轻功和隐藏功夫异常了得,属下只能判断,扶卿应该是冲着翠微楼方向去了,而碧雏好像去了城南三巷那边……”

    “城南三巷,翠微楼……”慕容骋咀嚼着这两个词,轻轻摆手。

    黑衣人迅速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慕容骋歪着头,心中那种风起云涌的感觉越发强烈。

    城南三巷,住的基本上都是朝中重臣,碧雏去那里肯定不是随便逛逛那么简单。

    君轻暖定然,又在谋划着什么大事!

    慕容骋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便宜女儿真的很有魄力,而且步步为谋,心思缜密的很!

    只不过,如果她真的是当年的君三小姐的话,如今可算是孤苦伶仃。

    她想要以一人之力颠覆轩辕家的江山,怕是有些步履维艰。

    毕竟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的。

    而不知怎么的,慕容骋却又在这个时候,想到了昨夜和她那一晌荒唐……

    ……

    苏府。

    苏扬有些颓败的走进了丞相苏谦的书房,抱拳道,“父亲,孩儿没能探听到任何消息。”

    “哦?”苏谦放下书卷,有些震惊的抬头,“那慕容轻暖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可不合常理,苏谦眉心紧紧皱了起来,眼底蓦地闪过一道恐慌,他突然站起来,“你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孩儿为了避嫌,喊了唐子淳、轩辕牧一起前往骋王府求见慕容小姐,谁料慕容轻暖竟然选择在骋王书房见孩儿等人,骋王在场,孩儿不便多问。”

    苏扬也有些挫败,不过转念又抬头来看向苏谦,“父亲,那慕容轻暖怎么可能和君轻暖有关系呢,君轻暖死的时候,中了七日鬼煞丹,还从五十米高的城楼伤摔了下来,之后尸首又被皇上喂了狗!”

    苏扬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有些苍白。

    先不说君轻暖是否真的罪大恶极,就是当初轩辕越那残暴手段,都让人触目惊心。

    苏谦闻言,像是被苏扬这话安抚了一些,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叹息道,“是啊,君轻暖无论如何也应该死了……”

    紧接着,心里那股不安又腾起来,“可这骋王之女叫慕容轻暖,而且燕都最近发生的这几件大事,都是她来了之后的事情,尤其是你姐姐中毒,和骋王府当日提供的青梅酒脱不开干系!”

    苏扬闻言,心里也有些不安宁。

    时间太巧合了,而且,如果这真的和慕容轻暖有关系的话,那她对苏蓝芷下毒的动机是什么?

    只有君轻暖,才那么很苏蓝芷吧?

    可转念,苏扬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父亲,青梅酒在燕都太常见了,就连咱们府上,也藏有大量青梅酒,尤其寒冬腊月,更是只喝青梅酒……”

    “是啊,所以我们才没办法将矛头指向慕容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