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18章 打入天牢,滴水不漏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北漠王今儿一早就收到了徐庆之出事的书信,当时王妃也在场,气的顿时就不行了。绣唯那边安排人过去,说珍宝阁有新进的养心玉,叫王妃去挑一款。王妃不肯去,嚷嚷着要北漠王去打探徐庆之的事情,北漠王好说歹说这才将她安抚下来,让她先去珍宝阁挑选玉石,他自己去查徐庆之的事情。”

    碧雏喝了一口水,又道,“但是这也没什么好查的,北漠王第一时间肯定认为是左相捣的鬼。”

    君轻暖闻言,嗯了一声,“北漠王妃有心慌的毛病,一遇上大事儿就不行,养心玉,北漠王肯定求之不得。”

    正是拿捏准了这一点,君轻暖才叫珍宝阁的人护送北漠王妃离开。

    因为,她知道,北漠王无论如何都会让王妃去选养心玉。

    “眼下,王妃已经被安全送走的消息,北漠王还没有得到,燕都又突然之间戒严,所有人都不许随意走动,北漠王定然也不会知道王妃的消息,一天之间王妃和小舅子都出事了,再加上轩辕越的动作,北漠王又不傻,现在肯定明白轩辕越要对他下手了,定然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扶卿将一块柿子饼往嘴巴里,脸蛋鼓鼓的,嗓音有些不清晰。

    “属下过来的时候,御林军已经往北漠王下榻的槛菊园去了。”碧雏道。

    君轻暖听着两人的话,并没有说什么,靠在软榻上昏昏欲睡。

    *

    “王爷,外面突然戒严了,槛菊园已经被御林军围住,北漠王估计是走不了,我们要出手吗?”

    北辰飞快走进骋王书房,面色凝重,再也不复之前的吊儿郎当了。

    慕容骋从入定中缓缓张开眼睛,“无妨,让他们围着吧。”

    “王爷……!”北辰有些震惊,他以为慕容骋会出手相救!

    “知道了,小姐呢?”慕容骋打断了他的话,站起身来,看向对面书架上的沙漏,不知怎的,心里就略过一个奇怪的念头:天黑的真慢。

    他话题转移的太快,北辰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愣了半天才道,“应该在青岚园吧,不曾出去过。”

    “碧雏和扶卿出去过吗?”慕容骋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答话的是南慕,他摇摇头,“守卫那边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慕容骋半晌没说话。

    他不相信君轻暖是个有头无尾的人,开了头之后就任由天下大乱。

    就算是她没有出去,那这两个属下肯定离开过,只不过没有被发现而已。

    武功这么厉害,连骋王府的守卫都能瞒过,那外面的戒严对她们而言,恐怕是形同虚设。

    他开始越来越好奇,这接下来的事情会怎么发展了!

    慕容骋举步出门,来到了屋檐下,目光穿过风雪,落在远处的青岚园上面。

    这个时候,一道黑色身影飞速赶来,在屋檐下显化,冲慕容骋单膝跪地,抱拳道,“王爷,北漠王已经被御林军带走,暂时关押在刑部大牢,王妃失踪下落不明!”

    “抓了?!”慕容骋有些震惊:慕容轻暖和北漠王有仇吗?要害他满门抄斩?

    就在刚刚,他还觉得她肯定有后招!可……

    慕容骋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却见冀十一点了点头,担心道,“的确是抓了,属下看的清清楚楚,北漠王这一次,估计在劫难逃。”

    慕容骋心下一沉,皱眉,君轻暖她究竟在搞什么鬼!

    “那现在,救吗?”北辰有些紧张,因为,北漠王和慕容骋关系匪浅,算得上是至交了。

    只是为了避嫌,两人的来往十分隐秘,就是这一次北漠王来燕都,他们两人也都没有私下见面的,但是作为慕容骋的贴身侍卫,南慕、北辰以及冀十一,都很清楚这一点!

    慕容骋脸色变了变,身上气息一瞬间冷凝,沉吟半晌,道,“准备马车,本王要进宫一趟!”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北漠王死。

    “可是王爷,这个时候,皇上会听您的劝吗?”北辰抬起头来,心里很乱。

    眼下这种局势,皇后生不如死,皇上和左相肯定都在气头上,这时候谁冲上去谁倒霉,一个弄不好,就会被当成是北漠王的同党,“而且,皇后中毒,一部分原因是青梅酒……”北辰的话,说不下去了。

    青梅酒……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他忍不住瞄了一眼青岚园的方向。

    慕容骋也稍微冷静了一下,道,“先去青岚园。”

    北辰等人皆一愣,难不成,真的和小姐有关系?

    *

    院子里的脚步声有些紧促,很沉。

    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的君轻暖嘴角微微翘起,冲碧雏和扶卿两人摆摆手,两人对视一眼,转身去了隔间。

    门口的黑影挡住了光线,同时带来凌冽寒风,君轻暖咳嗽了一声,眼眸潋滟看向门口,“父王怎么又来了?”

    慕容骋闻言,狭长双眸微微缩了缩,进来在她对面坐下,敏锐深邃的目光深深投入她的眼底,嗓音低沉,“北漠王进了刑部大牢,这事儿你知道了吗!”

    他显然有些薄怒,君轻暖摇头,对上他的目光,“不知。”

    “……”慕容骋被噎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选择装糊涂!

    半晌,磨牙道,“你究竟想要什么!北漠王和你有仇?”慕容骋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儿,古蓝玉虽好,但是,如果君轻暖过分的不安分的话,这交易可就不划算了!

    只不过,眼下接风宴都已经过去了,弄的人尽皆知,一切已经覆水难收。

    他能做的,只能是严格看好君轻暖的一举一动,不能让她再闹出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慕容骋心绪纷纷,君轻暖闻言,无辜的笑着,“女儿听不懂父皇的话呢,我和北漠王当然是没有仇的,父王何出此言?”

    慕容骋气的想吐血,盯着她争锋相对,“你敢说那一日青梅酒不是你故意准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