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6章 直截了当拆门生扑!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君轻暖没回答,只是脚步顿了顿之后,便推门往骋王卧室走。

    门被划上了,推不开。

    南慕和北辰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要帮她叫门吗?看上去也不像是图谋不轨的,毕竟太明目张胆无心机了。可看上去也不像是老实人啊,深更半夜闯王爷房间,还穿的这么少,勾引?

    可两人还没有做出决定,那半天没推开门的人却有些不耐烦了。

    她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掌拍向了门!

    顿时,木屑四溅,两扇门瞬间报废!

    她挥挥衣袖,没让木屑溅到自己脸上来,面无表情的踏过门槛!

    “谁!”刚刚躺下的骋王,骤然弹坐起来,一掌拍向门口!

    当看清木屑后面的人时,他嘴角狠狠抽了抽,收掌站在了一边,就想要看看她要干什么。

    “王爷,属下没想到……”没想到她直接来暴力的啊!

    南慕和北辰带着哭腔,看着自家王爷清冽如雪风华无双的容颜,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两守在门口,卧室门还被人给强拆了……

    慕容骋嘴角抽了抽,不着痕迹拿起面具戴上,歪着头看向君轻暖。

    她只穿了一件银蓝色的里衣,身材玲珑有致,表情却有点呆……嗯,呆!

    慕容骋忍不住凑近一点,这才发现,这货压根就没有睁眼,根本就是在梦游!

    “……”慕容骋一脸黑线,但同时也产生了好奇心,对北辰和南慕道,“你们回去吧。”他倒想看看,她梦游着强拆了他的卧室门,是想干什么!

    南慕和北辰两人,不甘心的往后退了退,却不想走,站在远处心痒痒。

    虽然说,燕都无数女子都想爬上王爷的床,但是,这样直截了当拆门生扑的,却还是第一个!

    而此时,君轻暖已经来到了慕容骋面前,然后,站着不动了。

    什么意思?

    慕容骋挑眉,然后转身,走到桌边坐下去了。

    但这个时候,君轻暖又跟上了他,站在了他的身侧,依旧没睁眼。

    慕容骋倒了一杯酒,送到她跟前,她嗅了嗅,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慕容骋仰头,自己喝掉了酒,起身去床上躺下了!

    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转身,亦往床边走来。

    果然如此!慕容骋从怀中拿出古蓝玉看了一眼,恍然。

    可就在他以为君轻暖是因为古蓝玉才梦游寻来,只要靠近古蓝玉,她就站在一边不动了的时候,她却开始悉悉索索爬床,上来了!

    “……!”慕容骋猛地坐起来,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但又一想,自己堂堂男儿怕什么!

    于是,重新躺了回去。

    然后就看到,她也上床来,在他身边躺下,轻车熟路的拉过被子给自己盖上了。

    “……”慕容骋无语,侧着身子盯着她看。

    她静静的闭着眼睛,两片睫毛在瓷白的肌肤上,投下浅浅羽痕,樱桃红的唇瓣紧闭着,睡得很沉,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做过什么。

    慕容骋的手下意识的敲击着床柱子,在夜里发出清晰的声响,犹豫半晌之后,他也不管了,就这样躺下。

    看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她却一转身,将他紧紧抱住了!

    慕容骋皱眉,本能的想要推开她。

    可这时候,她却无意识的在他肩头轻轻蹭了蹭,像个小猫咪一样。

    慕容骋看她时,发现她双眼依旧紧闭着,刚刚这动作……应该是冷了,只是寻找热源。

    又盯着她半晌,慕容骋将她拉开,起身往书房走去——门被拆了,寒风倒灌,屋里实在是太冷了,还是去书房睡吧!

    想到这里,慕容骋又是一声轻哼。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强闯卧室,拆门又爬床,强抱加生扑!

    要不是看她的确处于梦游的状态,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他早就一巴掌拍死她了!

    胡思乱想着,慕容骋转过回廊,进了书房。

    远处,南慕和北辰目瞪口呆,被雷的回不过神来。

    厉害了,竟然逼的王爷转移阵地了……吞了吞口水,两人继续看戏。

    就见,君轻暖也跟了出来,穿过屋檐,饶过回廊,往慕容骋的书房去了!

    “……胆子太肥了!”南慕都觉得紧张,这姑娘哪来的?简直是……色胆包天!难道她不知道骋王是整个北齐有名的煞王,杀人不眨眼吗?

    北辰闻言,点点头,“我也觉得……你看,王爷没关门,不会是怕又被拆了吧?”

    就见,君轻暖跟着慕容骋,走进了书房,慕容骋站在哪里,她就站在哪里。

    慕容骋盯着她半晌,调整情绪好几次,这才耐住性子没有将她丢出去。毕竟,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他的确需要一个女儿来充门面,而且,他也收了古蓝玉……再说,这小丫头似乎有些意思。

    于是,慕容辰合上了书房的门,去书房的软榻上躺着了,顺便,将火盆拨了拨。

    君轻暖又跟了上去,然后,挤在他身边躺下了。

    只不过,软榻不比床,小了些。

    大约是潜意识害怕自己掉下去,她又翻身抱住了慕容骋,半个身子都压了上去!

    又被生扑!

    慕容骋脸黑了黑,没理会她,看向对面书架上的沙漏。

    正是亥时,他就想看看她这梦游什么时候结束。

    一整夜,慕容骋没有动作,君轻暖也很安分,一直到了寅时,慕容骋突然被她的动作惊醒。

    睁眼一看,就见她迷迷糊糊爬起来,转身往回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