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跨越时空来爱你 第4章 想念父王了?

时间:2018-02-26作者:青草糯米

    君轻暖的目光,紧紧盯着慕容骋,这个机会她已经等了一年,如果不成,还不知道下一个机会在什么时候。

    还好,只是一瞬间的犹豫之后,慕容骋就道,“随本王去迎小姐进来!”

    “啊?不是吧?”南慕有点愣神,王爷竟然认了?!

    君轻暖心头涌上一抹欣喜,就听慕容骋没好气的道,“啊什么啊,迎小姐进来!”

    他的声音有点冷,还有点莫名的怪异。

    君轻暖笑了笑,心道,有趣的人。

    至于慕容骋语气中那一丝丝的古怪,她依旧没能抓住。

    慕容骋正从书房出来,和隐身的她擦肩而过。

    他黑色衣摆从她的裙角掠过的时候,君轻暖闻到了他身上冷冽而醇厚的木质香味儿,很淡,很凉,却给人一种坚如磐石质如青松的气息。

    而南慕和北辰正在她面前互换眼色,表情格外一致:王府以后有好戏看了!

    君轻暖尴尬的笑了笑之后,飞快的消失,和门外的分身融为一体。

    风雪中,她只身一人站在骋王府外,白色的衣裙恍若和风雪融为一体,血色披风如火如荼一般燃烧着,烈烈作响。

    在她身后不远处,已经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就连之前在燕月楼见过的苏扬、唐子淳以及轩辕牧三人都在场。

    周围不断传来叽叽喳喳的议论唏嘘声:

    “啧啧,这下燕都不知道要有多少姑娘的心碎了,本来还想着嫁给骋王的,谁料骋王的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

    “是啊,看这模样,就算不曾及笄(15岁),但也快了。”

    “这样也不错啊,燕都的姑娘们心碎了,但是燕都的公子哥儿们可就有福了,我看这骋王府千金的姿容气质,当得起燕都第一了!”

    “那岂不是苦了兰亭公主,兰亭公主迷恋骋王可迷恋的紧呢?”

    君轻暖在杂乱的议论声当中,清晰捕捉到了轩辕牧带着一丝兴味的声音,“你说,慕容轻暖会允许兰亭公主进府吗?这只有慕容小姐一人来,那骋王妃是否……已经不在了呢?”

    “是啊,皇上可是要骋王将家眷都接来,那关键应该是骋王妃,而不是慕容小姐。假若骋王妃没了,那骋王就可以重新娶妻,以兰亭公主对他的迷恋,加上皇上的图谋,骋王怕是没办法用一个女儿搪塞过去。”唐子淳也道。

    苏扬沉默很久,这才道,“骋王素来神秘,谁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背景,从什么地方来,年龄几何,而这个慕容小姐也很特别……”

    “苏兄,你到底想说什么!”唐子淳闻言郁闷,“听你说话真累!”

    苏扬扭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再说什么。

    君轻暖扭头,从他眼底隐约看到了一些不安宁,并且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轩辕牧。

    君轻暖看明白了他这个眼神,他们三人当中,要说谁和曾经的君三小姐君轻暖走的最近,当属轩辕牧了。

    今天冒出个慕容轻暖,也难怪苏扬会这样看着轩辕牧,只不过,三年前射出最后那一箭的人,是轩辕牧吗?

    而感觉到苏扬的目光,轩辕牧则眯了眯眼睛,笑意带着一丝痞气,“看我做什么,慕容轻暖可比君轻暖特别多了!”

    君轻暖从轩辕牧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丝酸酸涩涩的味道,她下意识的撇开头,看向了骋王府门口。

    她是轩辕牧喜欢过的人,可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一切都回不去了。

    她只能往前走,决不能再往后面看,迈进眼前这一道门槛,才是她卷土重来的开始!

    只不过,骋王和骋王府,对她而言也是一个谜团。

    君轻暖不是没有调查过慕容骋,而是,整整一年她都没有调查出任何蛛丝马迹,只得出一个结论:骋王府是整个燕都最奇怪的一个地方。

    没有人见过骋王的脸,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和来历,骋王府半个雌性动物都没有,别说是女人。

    骋王的崛起,更像是一个传奇。

    这里适合当一个避风港,但同时,也意味着这里最危险。

    还有,骋王有洁癖,很严重很严重的洁癖,没有人可以靠近他一步之内,靠近过的人都死了。

    所以,君轻暖选择,今天挑战一下他这个死角,作为她重回燕都的筹码。

    只要她成为那个靠近骋王一步之内还没有被杀的人,那么,她在外人眼中就成为骋王心里不同寻常的重要存在,让所有人不敢小觑,这样以后行事才方便。

    对此,君轻暖只有三成胜算,三成胜算全部来自于古蓝玉。

    一旦失败了,就算骋王杀不了她,她接下来的复仇之路也将举步维艰。

    就在这些念头从她脑海中滑过的时候,骋王府的门被推开,慕容骋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中!

    他的步履沉稳,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穿过大门,走下台阶,白茫茫的风雪中仿佛只有他一人自然而然的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仿佛只要他在,就让人很难再注意到别人。

    风雪扬起了他一头墨发,鼓荡着他的王袍,穿过霜雪,君轻暖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看清了他那双如同夜空般深邃,星辰暗敛的眸,以及状若桃花却又带着一丝丝邪魅弧度的薄唇。

    除此之外,他的脸就全藏在面具下方了。

    唯一清晰的,是他身上不怒而威的慑人气息,以及傲然睥睨的漠然戏谑,和她之前在他的书房偷看到的他截然不同。

    这是一个极度危险,却妖孽无双的男人!面对此人,她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避免被吃的渣都不剩。

    而就在君轻暖打量探究着慕容骋的时候,慕容骋也如此打量着她。

    茫茫白雪当中,那少女像是标枪一样站在骋王府外面,一抹血色披风,如同战场上烈烈的战旗,又如同燃烧的烈焰。

    只是这火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她恍若蒙着寒光的容颜,更如同盛开的冰莲。

    寒风吹起她带着几分野性的马尾时,她像是一柄出鞘利刃,锋芒毕露!

    慕容骋看人的时候,目光深如幽潭,审视而探究,像是要将人吸进去,然后丝丝入扣的剖开一样。

    君轻暖被他看得好几次想要逃开。

    但她知道,她不能低头。

    在这个燕都最危险最神秘的的男人面前,她如果不能拿出最耀眼的姿态和他对视,那这场交易就很容易变成单方面的掠夺——

    如果慕容骋觉得她不配和他做这个交易,他很可能就会直接将她当成囚犯对待,逼问古蓝玉的下路。

    君轻暖没有后路可选,只能正视他的夜色一般的眸子,和他慑人而锋锐的目光相撞!

    哼,有意思的小丫头,气势不弱。

    她的表情全都落在慕容骋眼底,慕容骋轻嘴角轻轻扬起,大步冲她走去,在距离她大约两米处站定,眼底带着一丝丝审视的味道歪着头继续看着她。

    他倒要看看,她准备怎么认他这个爹!

    他靠近的时候,周围喧嚣的议论声仿佛都在这一瞬间被隔绝了,君轻暖甚至能够听到他夹杂在风雪中的呼吸声,正在撩拨着她紧张到极致的神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