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剑帝龙尊 第170章 我选第四个

时间:2018-05-07作者:临霄

    包括各宗的高层,也都沉默着。

    虽然血幽教来的三人都不强,两个练气武者,一个融灵武者。

    这样的三个人,各宗高层可以把他们轻易碾死,但是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就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血幽教可是邪魔道,做事从来都是无法无天的,真得罪了这三个人,鬼知道他们背后会不会出来一个猛人,把全场的人都给屠了。

    真阳宗杜乾目光微凝,云心灵花的失踪就和血幽教有关,此时又有三个血幽教人到来,莫非有什么阴谋诡计?

    没有人说话,都在静观其变。

    血幽教来的三个人,两男一女。

    男的一个老人一个青年,老人融灵七重,面容苍老,满是皱纹,但身上带着一股邪气,是那种让人极为难受的血腥邪气。

    青年也一样,身穿血衣,冷冷的俯视着下方的人群,眼神就像在看猪狗。

    还有一个女子,身躯娇俏玲珑,一身血衣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形,一截大白腿裸露在外,让人口干舌燥。

    “听说这里在举办什么大比武?”

    老者似笑非笑的说道。

    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一位真阳宗长老出现了,说道:“血幽教的朋友说的没错,这里是举行大比武,现在正在决赛。”

    老者点点头,哈哈一笑,“决赛?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啊。”

    众人不明所以,什么来的正是时候?

    老者摆了摆手,随口道:“贺煜,幽幽,你们下去吧,把那两个家伙打死。”

    他口中的两个家伙,就是古沉渊和凌天羽。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凶残了吧,来了就杀人?还一杀杀两个!

    真阳宗和万罗宗的高层色变,脸上不由涌现出怒火,血幽教的人就可以这么猖狂吗?

    真阳宗长老愤怒道:“朋友,你们别过份!”

    血幽教老者微瞥他一眼,嗤笑道:“不是比武么?死在擂台上总不算违背规则吧?”

    在血幽教,就没有所谓正道的规则,上了擂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根本没有点到即止的说法。

    青年贺煜和女子幽幽从血色彩虹上跳了下来,落到擂台上,处于古沉渊和凌天羽的中间。

    贺煜随意指了指古沉渊,淡淡道:“我杀他,师妹就杀那一个吧。”

    幽幽点头,二话不说,化成一抹血光杀向凌天羽。

    贺煜则将目光转向古沉渊,本身准备出手的,但是突然怔了一下。

    “你……练气四重?”

    贺煜这才惊讶的发现,古沉渊竟然只有练气四重。

    练气四重,站到了云州大比武的决赛擂台上。

    “你们云州的人都死光了吗?什么时候练气四重也能决赛了?”

    贺煜忍不住冷嘲热讽。

    古沉渊面无表情,这样的话他耳朵都听起茧子了,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等到收拾了他们,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古沉渊面对贺煜,祁若瑜忍不住喊道:“古兄,小心。”

    如果古沉渊面对的是云州的对手,祁若瑜不会太担心,她相信古沉渊就算赢不了,也绝对能够逃得性命。

    但是贺煜不一样,贺煜出自五星级势力血幽教,那是来自幽州的巨无霸邪道宗门。

    血幽教的行事手段,祁若瑜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在万罗宗的各种典籍之中,早就看过无数遍了。

    这个势力的人,全都修炼血系真气,一个比一个凶狠难缠,无论是性格还是行事手段,都是凶戾无比的。

    她不能不担忧。

    顺着话语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贺煜看到了祁若瑜,目光炽亮,舔了舔嘴唇,道:“小子,你的女人?”

    “你一个练气四重,配不上她的,等我宰了你,就把你的女人也收了。”

    贺煜自信满满,他不知道一个练气四重,是如何走到决赛的。

    但是,收拾一个练气四重,难道还需要过多的手段吗?

    “啊……”

    后方传来一声惨叫,凌天羽被一个血钩洞穿,半条手臂都被砍落了下来,鲜血不断的飙射出来。

    “住手!”

    凌天羽的长辈想要出手救援。

    “小辈之间的战斗,你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血幽教老者拦住了凌天羽的长辈。

    “认输!他认输了!”凌天羽的长辈怒吼。

    血幽教老者阴测测一笑,“擂台上哪有什么认输,只有你死我活,他要是能杀了幽幽,我绝不出手相救。”

    凌天羽的长辈面色难看,但是血幽教老者比他更强,身份也比他更高,他无法救援到凌天羽。

    真阳宗的其他人也沉默,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救下自己的门人,但是又心有忌惮,不敢轻易出手。

    就算是杜乾,忌惮于云心灵花的事情,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看着凌天羽惨叫,看着凌天羽被凌辱致死。

    被叫做幽幽的女子很漂亮,容貌毫不逊色于祁若瑜,但是眼中闪烁着血光,行事手段残忍无比,硬生生的将凌天羽凌迟到死。

    凌天羽就在这样凄惨的叫声中,毙命而亡。

    台下众人头皮发麻,都忍不住向后退却,胆战心惊的看着幽幽这个美丽女子。

    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微垂下了目光,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真阳宗,愚蠢。”古沉渊暗自摇头。

    自己的门人被凌迟杀死,却没有人出手相救,就因为忌惮血幽教的名声,这样的宗门,以后谁还敢加入其中?

    加入宗门的目的,无非就为了武技功法,为了资源,为了宗门的庇护……

    真阳宗连自己受苦的门人都不敢救,这样的宗门,还能够长久的了吗?

    凌天羽气绝身亡,贺煜微微一笑,露出两颗森白的牙齿,“接下来,该你了,你想怎么死?”

    “是同样被一刀刀凌迟杀死呢?还是被吸干血液而死?”

    贺煜嘴里说着冷酷的话语,道道血气在他身周流转。

    古沉渊淡淡一笑,说道:“没有第三个选择吗?比如,我选择不死。”

    “那可不行。”贺煜笑意盈盈。

    “既然第三个不行,那我就选第四个吧,我选择你去死。”古沉渊认真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