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总裁,红包拿来 第94章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时间:2018-05-20作者:秋色伊人

    可是这个男人爱的是那个该死的林嘉怡。

    面对着男人的质问,林嘉琪说不出话来。

    “你说话!”南宫炎仿佛已经慢慢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婚姻大事,我当然要慎重考虑了,你突然向我求婚,我一时间没有准备好,所以才会那样,”林嘉琪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句话总算是圆过去了。

    “没有准备好,那你为什么答应我?你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糊弄的人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嫁给我,只是想捉弄我一下?”男人瞪着眼前的女人,他的怒火已经起来了。

    “我是顾及到你的面子,那么多手下在那里看着,如果我不答应你,你多没有脸啊……”林嘉琪只想说的是,答应他的求婚是为了他考虑。

    “所以你答应我是为了我的面子,而不是因为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南宫炎几乎已经被挫败感打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不愿意嫁给他。

    林嘉琪很想说不是,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件事情,她腿上的低下头,算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南宫炎看着低头沉默的女人,以为她默认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开抓着林嘉琪的手,他要什么面子?

    他要的是这个女人真心实意的愿意嫁给他,可是他不愿意,他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林嘉怡,你很好,”南宫炎撞了林嘉琪一下往外走去。

    林嘉琪一个没站稳,被他撞的倒在地上,嘴里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南宫炎回过身,想去扶起地上的女人,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可是他想起那个女人刚才说的话,她不愿意嫁给他,她根本就不爱他。

    他还做这些真的是太可笑了,可能她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爱吧?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厨房的,总之他走出来了,他走出这栋大别墅,用力的甩上了大门,把那个女人一个人留在那。

    林嘉琪被巨大的关门声吓得浑身一抖,刚才还在这里拥吻着她的男人,现在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她其实多么想答应嫁给他,可是她不是林嘉怡啊!她该怎么办?谁来告诉她一下。

    油烟机还在轻轻响着,锅里煮的东西冒出香气,林嘉琪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关系没有他,她一个人也能过。

    锅里的饭看起来好像已经熟了,她拿个碗盛起那些饭端起来想吃,吃吧,就算是他留给她最后的温暖吧。

    林嘉琪的眼泪一滴两滴直滴落在碗里,味道还可以呀,虽然没有她做的那么好吃,可谓,可是她为什么吃的哭了?

    肚子吃饱了,林嘉琪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这才转过身走到楼上去了。

    房间里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身上的纱布还紧紧的绑着,让林嘉琪有点伤感,闭上眼睛,假装南宫炎还在他身旁。

    她躺在床上,不禁又流下了眼泪,把两个眼睛哭得肿得像桃子一样,但是她自己还没有察觉。

    哭的累了可能是,他迷迷糊糊的就这样睡着了,也许在梦里能看到南宫炎呢!

    ……

    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这是一间总统套房,头顶上的灯都是暖色的,闪着奢靡的光。

    许杰瑞手上拿着两只酒杯,里面装着暗红色的液体,在暖色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是鲜血一样。

    他把两个杯子碰了碰,有点伤感:“干杯兄弟!”

    他仰头喝了右手上的那一杯酒,把桌上的酒倒在地上。

    他虽然是特种大队的队长,可是他护不住手底下小兄弟的生命,每次上面拍他们出任务都会有人死去,说白了,他们过的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每次出任务都是拿生命做赌注。

    死去的人没名没分,因为要保护家属,只能做无名英雄。

    一个服务的女郎,穿着低胸的衣服,故意打扮的很性感,听说今天来的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她也想来碰碰运气,结果被分到了许杰瑞的房中倒酒。

    “领导,我们来喝一个吧?”服务的女郎扭着性感的屁股,抖动着大大的波浪,走到许杰瑞面前,把他的酒杯满上了。

    许杰瑞醉眼朦胧的打量面前的女人,又是一个想爬到他床上的女人吗?可惜他这辈子想要的女人只有一个:“滚。”

    许杰瑞只吐出了一个字。

    服务的女郎生怕自己得罪了面前这个领导,那时候恐怕高人物攀不上,还要连工作都丢了,她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小声的说:“是。”

    然后灰溜溜的走出房门,还把门带上了。

    这时候门又打开了,许杰瑞以为酒店的老板又给他换了一个女人,他没有回头,举起手中的杯子:“过来干一杯,今天晚上你就留在我这儿,小爷我留了这么多年的处,便宜你了。”

    许许杰话还没说完,突然翻身跳了起来。

    他感应到自己身后有危险,觉得自己要被偷袭了,一股凉气顺着脚后跟往上窜,来的人太厉害了。

    许杰瑞转过身正想动手,看清楚来人之后,突然松了一口气:“是你来了就不能好好的吗?吓我一跳!”

    许杰瑞又嘀嘀咕咕的坐了下来,倒上了一杯酒:“怎么今天你那婆娘怎么舍得放你出来?还是说你故意舍了她来陪我?终于不重色轻友了吗?”

    身后那人也不说话,直直的一拳就朝着许杰瑞身上打去,许杰锐来不及放下酒杯,一个翻身躲过,回头哈哈大笑说:

    “你别看我喝了一点酒,但是我现在还没醉呢,你想打我,不可能的!”

    话才说完,肩膀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拳,许杰瑞几乎疼得跳起来,口里哇哇大叫:“南宫炎,你是不是疯了?使这么大的劲儿打我!”

    南宫炎收起拳头一言不发的坐下来,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头就灌到嘴里。

    许杰瑞揉着自己的肩膀,这是什么破兄弟,上辈子真是造孽了,下这么狠的手打他:

    “你丫是不是在你老婆那里受气了?跑过来拿我撒气!”

    “我叫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南宫炎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看着许杰瑞。

    “你什么时候让我办事了?”许杰瑞嘟嘟囔囔的根本就没有用脑去想南宫炎这句话。

    “我看你是刚才那一拳没挨够吧?”南宫炎拎起个酒瓶子作势要冲过去。

    “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那个事情我已经帮你看了,这事好像有点麻烦……”

    看到那个人提起酒瓶子,许杰瑞好像突然恢复记忆了一样,立刻回答道。

    南宫炎没有说话,黝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许杰瑞,看他究竟要说出什么话来?

    许杰睿点起一根香烟,吐出一圈烟圈来,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不像以前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了,他十分郑重的开口说:

    “这件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已经不光是你们南宫家的人在动手了,在你们南宫家隐藏的那个人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势力,那个神秘的势力相当的大,我的人都查不出来后台,总之这个事一件是扣着一件事的。我还需要一点时间继续研究……”

    南宫炎观察着许杰瑞的神色,想从他脸上看出一点什么来。

    许杰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在特种大队混了这么多年,他的心思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看出来的吗?哪怕那个人是南宫炎。

    南宫炎看了半天,觉得许杰瑞没有什么瞒着他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事情没说。最终他确定了这些,才站起来准备出去。

    “就这么走了吗?别走啊,今天好不容易脱离那个女人的魔爪,不如我给你找个小妞快活快活,保证都是没人碰过的!”许杰锐伸长了脖子,朝门外喊。

    南宫炎差点冲进去,重新拿一个酒瓶子砸在他头上,他本来就跟那个女人吵架了才出来的,这个许杰瑞还真会火上浇油,哪壶不开提哪壶。

    许杰瑞缩了缩脖子,艾玛是不是说错话了?为毛南宫二少爷的眼神这么恐怖?可是他也没说什么呀,女人嘛就不能那么宠着。

    他是眼看着这个南宫二少爷,也是一天不如一天的没出息了:“我辛辛苦苦的帮你办事,就换来这样的结果呀,我心好痛啊!”

    “谢谢你,”南宫炎吐出三个字,关门走了。

    “居然还会说谢谢,还不如瞪我一眼来的痛快呢,”许杰瑞只觉得这样的南宫炎似乎有点不正常,但是具体的他也没细想,反正都是成年人了,还为他操心那些事吗?

    南宫炎走出许杰瑞的房间,他不想回家,他想找一个地方冷静的想一想。

    他径直去找了酒店的经理:“房卡给我。”

    这个酒楼是有他专用的房间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有洁癖。

    那个经理没想到南宫炎现在到这里来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到这来,经理态度恭敬的说了一声“是”,一路小跑的跑过去把房卡拿了过来,并且吩咐服务员好生伺候着。

    南宫炎忽然想喝酒,不是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吗?

    “就给我拿两瓶好酒,”南宫炎吩咐服务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