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501章 母子反目

时间:2017-10-27作者:南棠

    他迅速的问了病房,然后坐电梯上去,刚踏出电梯就看到明秀夫人一脸焦急的在手术室外走来走去。

    明秀夫人看到夜廷琛的时候,秀眉狠狠地蹙在了一起,显然十分惊讶。

    “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林远堂死了没有。”夜廷琛冷冷地说道。

    明秀夫人闻言,心狠狠地颤抖起来,惊愕地问道:“你都知道了?”

    “原来他没有死!你陪他三年,他陪你三年,你们是约好的是吗?你这样做将父亲放在什么地方?”

    他的声音像是从寒冰里捞出来的一般,寒峭得可怕。

    一字一顿,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

    那一双眼鹰隼阴鸷,黑气缭绕,翻滚的巨浪黑沉沉的压了过来,让明秀夫人一时间竟然难以呼吸。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儿子已经不需要她的帮助,能够自己独当一面。

    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事压不住了,声音有些无奈:“我想,你对我们可能有些误会,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你不要对我说,你去我父亲的墓前说,你和天下人说!所有的人都在议论,你和林远堂有不正当的关系,你去和他们说,你去堵住他们的口啊!”

    他像是受伤的狮子一般,发出痛苦的吼叫,那冷戾的声音贯穿长廊,带着深深地悲伤。

    他红了眼,怒斥着明秀夫人。

    明秀夫人听着,蠕动了一下唇瓣,看着面前的夜廷琛越来越像他的父亲,她的眼泪竟然抑制不住的想要涌出来。

    但最终……

    她转过身去,抹了抹眼角,没有让夜廷琛看见。

    声音,再一次恢复了冷沉。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说什么,与我无关。”

    “那好,我就要了林远堂的命,毁了广盛地产。你不愿堵的悠悠众口,我来堵!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父亲,因为你根本不配!”

    他说完,就大步流星的来到手术门前,竟然恶劣的一脚踹在上面。

    一向冷静睿智的他,这一次是真的被气疯了头。

    林远堂还活着……

    他变成拜尔留在明秀夫人身边三年……

    这要是传出去,他父亲就算是死了,也难以安息。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

    “你们谁要是敢救里面的人,我就让你们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

    “廷琛,你不要这样!”明秀夫人见他干扰手术,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想要阻止,但是却被他而易举地挥开。

    “你滚开!”

    他愤怒的压低声音,因为生气而背脊紧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死亡的黑色气息。

    那薄唇紧紧抿成了一条冷线,让人胆战心惊。

    随即,一拳重重的砸在了门上,震得门板剧烈晃荡。

    这一拳落下的声音,响亮无比的回荡在走廊里。

    明秀夫人惊愕的瞪大眼睛,连忙冲上前,想要看他的手,但是却被他用力的摁住了手腕。

    “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背叛父亲?”

    他目光灼热的落在明秀夫人身上,深深地摄住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没有,从来没有。”

    明秀夫人问心无愧的说道,没有任何犹豫。

    那目光,同样清冷倔强,带着难以言喻的光彩。

    母子相对,一种诡异的气氛弥漫在这周围。

    “可是,外人从不这样想!等他出来,让他滚,我让广盛地产消失,就不会有人再说三道四,你等我!”

    夜廷琛踉跄的转身,坚硬的背脊竟然看着有些狼狈。

    明秀夫人急忙叫住了他:“你不能这样做,他对我有恩,我不能让你毁了林家!”

    “你说什么?”

    他顿住脚步,慢慢的回过身来,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他为我做的实在是够多了,我不能再当做视而不见。他可以什么都不要求,但是我不能再这么自私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好了,我就会和他结婚,给他一个交代。”明秀夫人没有任何犹豫,说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她已经深思熟虑,对于林远堂毫无感情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她的心里更多的是夜霄。

    自从夜霄去世过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考虑过感情的问题,后来林远堂眼睁睁地在她眼前病逝,她看着那电路图慢慢的没有任何起伏,她就知道自己最爱的人,和最爱她的人都消失了。

    但是没想到一晃而过九年,一个叫拜尔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知道他根本没死,而是改头换面,伪造自己的身份,销毁林远堂的一切,直到没有任何破绽,才换了身份出现。

    他说:我是拜尔,林远堂早已死了。这次,由我代替夜霄守护你,守护你的l.n.。

    他不谈感情的事情,只和她商讨公事,而她沉寂已久的终于有了一点点悸动,但是却无法回应。

    心已经死了十多年的女人了,怎么去接受另一段感情。

    所以,他不为难,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现在,她再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拜尔一个人默默付出了,她应该给她一个交代。

    “你是认真的?”

    夜廷琛像是听到可笑的笑话一般,挑起唇角,带着嘲讽询问道。

    明秀夫人点头承认。

    “你那将父亲放于何地?”

    “我想,他会理解我的!”

    “不会理解!”夜廷琛冷冷地说道,眼底竟然蒙上了一层猩红的颜色,看着是那样可怕。

    “你要是和他在一起了,那么就等于证实了你们有不正当的关系,你让死去的父亲怎么办?他已经死了,你还要让全世界的人都耻笑他吗?”

    他猛地上前,大手用力的扣在了明秀夫人消瘦的肩膀上,那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捏碎一般。

    眼前的人,是他的母亲。

    是他敬重了一辈子,也埋怨了一辈子的母亲。

    但是,从来没有爱!

    “我会自动离职,将整个l.n.都交给你,然后去做我想做的事情。”

    “当年,你跟他走的时候,也把l.n.交给了我,不管我能不能承受,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你现在又要将l.n.给我,你有问过我到底想不想要吗?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你给我的一切,你有想过我需要吗?”

    “我不管你需不需要,这是你父亲一生的心血,我就不能让它毁在我的手里,不管你承受什么,都必须接受!你这次可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父亲!”

    明秀夫人的声音也陡然凌厉了起来。

    夜廷琛闻言,嘲讽地冷笑两声:“好!好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仅要毁了广盛地产,还要林家付出代价!”

    说完,他转身离去,走廊里只剩下他寒峭的声音,久久不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