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494章 求求你

时间:2017-10-27作者:南棠

    “夜廷琛,你可不可以只是给广盛地产一个教训,给那些乱说的人一个警告就收手好不好?事情能不能不要做的那么绝?”

    “绝?”夜廷琛狠狠蹙眉,凤眸寒彻地挑了起来,里面是疯狂而又深沉的颜色,“当初林远堂就不绝吗?他死都死了,却害的我一家都要背负这样的丑名!辱骂我的父亲,辱骂我的母亲,这样他就不绝吗?”

    “他都已经死了,你何必和一个死人过不去呢?”乐烟儿也是急了,有些紧张地捏住他的手臂。

    “可是我父亲也死了,他们也和我父亲过不去。”夜廷琛冷冷地说道。

    一个人虽然死了,但是却带不走他遗留下来的伤害。

    “难道……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方法吗?”乐烟儿颤抖地问道。

    “没有,除非我死!”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的那句话,字字如惊雷一般的落在了耳中,震得她浑身一颤,差点没站稳而滑到。

    她没想到当年那件事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仇恨,她能理解,但是也同样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而什么都不做!

    她紧紧的抱住他,难过无比的说道:“夜廷琛……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子?我看不得你难过,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广盛地产走向毁灭……”

    “那就不要看,好不好?这一切都交给我来解决。”

    夜廷琛感受到肩膀的衬衫被热泪打湿,心脏倏地一紧,声音变得无比温柔。

    他轻轻的抚摸着乐烟儿的脑袋,贪念她在怀抱中的感觉,美好得让他一辈子都不想分开。

    他不想让她为难,但是当年的事情到现在必须有个终结。

    这件事本身就与她无关,她只需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等着他给她幸福就够了。

    “不要……我做不到,我已经看到了,你让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可能……”乐烟儿流着泪,推开了他的怀抱,祈求着。

    “夜廷琛,我知道你很为难,我也不奢求你完全放手,只求你给林冬陆一条活路好不好?他现在生病了,不能遭受任何打击,广盛地产要是出了什么事,林冬陆会承受不住的!”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冬陆成为疯子!

    夜廷琛听到这话,瞳孔骤然收缩,眼底涌上可怕的气息,声音都变得寒峭起来:“你阻止我,只是为了林冬陆?”

    “不是……”

    乐烟儿拼命地摇头。

    她不想夜廷琛被仇恨蒙上双眼,不想他牵连那么多无辜的人!而且,林冬陆要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夜廷琛就是凶手,她的丈夫是个杀人凶手……

    一想到这,她就觉得浑身害怕。

    “那是什么?你告诉我!”

    夜廷琛的声音低沉了几分,像是压抑怒气的猛兽一般。

    乐烟儿嗓子难受的要命,每呼吸一下,都觉得疼痛难忍,但是她还是费力的从牙齿里挤出声音:“不管是因为什么,你都不能这样做!林冬陆对我有恩,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毁了广盛地产!”

    “可是,你的恩人,却是我的仇人!”

    夜廷琛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

    “……”

    乐烟儿听到这话,泣不成声,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那一双深邃幽暗的黑眸,一瞬不瞬的摄住她的小脸,看她泪雨滂沱,但是却没有抬手擦拭,因为……这眼泪不是因为自己而流!

    最后,他收回目光,没有再多看一眼,转身离去。

    乐烟儿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急忙颤抖的叫住:“夜廷琛,你是不是不放手?”

    “没错,绝不会放手。”

    夜廷琛头也不回,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

    “如果……我和广盛地产共存亡,你也……不放手吗?”

    乐烟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将眼泪止住,朦胧的视线中,只见男人的肩膀狠狠一颤。

    她心里的悲伤瞬间崩溃,就像是河水决堤了一般。

    对不起,夜廷琛!

    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个笨方法!

    “你……是在威胁我?”他头也不回,声如寒钟一般响起,冷寂可怕。

    “夜廷琛,我真的不想你这样!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好吗!这一次就当我求你了好吗?我求求你,夜廷琛……不要这样,你现在这副模样我真的很害怕!”

    乐烟儿原本想说“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但是想了想,话到了嘴边,她还是没有说下去。

    因为,她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郁,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夜廷琛很少对自己发脾气,恨不得将她宠上天,但是这一次……

    他,是真的生她的气了。

    要是自己态度还不服软的话,这个男人肯定会更加可怕。

    她上前轻轻的抱住了夜廷琛结实的后背,小脸摩擦着,心中有些希冀。

    夜廷琛闻言,转过了身,看着乐烟儿巴掌大的小脸,云眸虽然红红一片,但依然澄澈动人,带着说不出的倔强。

    她求他。

    以前,他爱死了这份倔强,现在……

    他只想亲手摧毁!

    他了解乐烟儿,她要是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这个小丫头看着柔弱,但实际上坚强到了骨子里。

    服软,不像她的作风,可是为了林冬陆、为了广盛地产,她还是服软了!

    那娇嫩的粉唇里,吐露出违心的话,他听着难受!

    夜廷琛的大手毫无温度,指尖更是冰凉的可怕。

    他擒住乐烟儿的下巴,慢慢抬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脸。

    话语,凉薄的一字一顿的溢了出来:“你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那个林伯父,亦或是你的旧情人林冬陆?”

    旧情人……

    这三个字刚刚跳出,寂静的心就抑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要她怎么证明,他才肯相信自己和林冬陆已经毫无关系。

    她现在只把他当朋友而已!

    乐烟儿咬紧嘴唇,有些痛苦倔强地说道:“夜廷琛,你这样说真是一点都不讲理!那个时候你还不知道杜鸿雪就是孟依白,你因为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前去救她,错过陪我看婚纱看教堂。我虽然生气,可是我还是原谅你了,因为我信任你!可是,你为什么不信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