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486章 手术结束

时间:2017-10-27作者:南棠

    最后,是陈落毕恭毕敬的说道:“副董,是……是顾小姐刺伤了总裁夫人,现在总裁夫人还在手术室里进行抢救。”

    “这……这不怪我,她想抢走我的东西!您当初明明看中的是我,要不是乐烟儿从中阻拦,我现在才是夜太太!他们不能明辨是非,副董一定可以对不对,毕竟当初可是你选择了我啊!”

    顾心月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声音颤抖带着疯狂,眼神看着副董,升起了狂热的期盼。

    “可是,我现在的儿媳妇是乐烟儿呀。”

    明秀夫人笑得优雅,云淡风轻地说了出来。

    顾心月心有一颤,看着明秀夫人的笑容竟然莫名的感觉到害怕。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是……不代表以后是,只要夜廷琛和乐烟儿离婚不就可以了吗?我是顾家的掌上明珠,我是千金大小姐,我才能配得上夜廷琛的身份,乐烟儿算个什么东西?”

    “你算个什么东西?”

    明秀夫人闻言,不客气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男人是用拳头说话,而女人则是靠着巴掌,就连五十多岁的明秀夫人都不例外。

    这一巴掌清脆响亮,回荡在寂静的长廊里,让人心头一跳。

    顾心月被这一巴掌打蒙了。

    她一个长辈,高高在上的身份,怎么会放下身段打一个小辈?

    “阿姨……”

    “请叫我副董。”明秀夫人冷冷地说道。

    有时候夜家人护短,就是这么毫无道理。

    然后她走到了老爷子面前说道:“老爷子好,按理说我也应该尊称你一声顾叔。我儿媳妇在顾家是个什么样的处境,不需要我再多说第二遍了吧。她在你家受了无数委屈,到了我夜家,我就不能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你护你的孙女,我护我的儿媳,这个没问题吧!”

    副董一来不问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也不知道夜廷琛是如何惩罚的,一来就明确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乐烟儿这个公道她要讨!

    老爷子听到这话,不得不感慨乐烟儿找了一位好丈夫好婆婆,对她十分的好,相较之下,她这些娘家人,实在是……太差劲了。

    他无奈地点点头,背脊都佝偻了起来,说道:“副董说的意思我都明白,既然是她做错了事,一切由副董和夜总说了算。”

    “你觉得呢?”明秀夫人看向夜廷琛。

    夜廷琛眼神阴冷,这一次面对明秀夫人的突然到访没有任何言语,实际上他的一颗心牢牢地系在手术室里的乐烟儿身上,已经无暇分心和明秀夫人较真了。

    他对陈落挥了挥手。

    陈落顿时心领神会的让人把顾心月带下去,不管她发出怎样凄厉的惨叫声,夜廷琛都无动于衷。

    顾文生夫妇因为心疼女儿,也紧随顾心月的脚步离开了,只有老爷子依然留在了这里。

    他处理好一个孙女的事情,现在要等待另一个孙女平安归来。

    而夜廷琛也没有说什么。

    他伟岸的身子坐在走廊狭长的椅子上,手肘搭在大腿上面,撑着上半身。男人那么坚硬的背脊此刻也狼狈的弯下,他也在害怕,也在祈祷。

    明秀夫人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上前,犹豫了一下才将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后背,夜廷琛轻颤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拒绝。

    她不由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然后轻轻抚摸着说道:“别担心,烟儿会没事的。”

    “嗯。”夜廷琛重重的应了一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这等待的滋味对于走廊里的这些人来说显得有些煎熬。

    也不知道是几点,手术室的灯突然叮的一声灭掉了,这一声牵扯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脏。

    乐烟儿很快被推了出来,转送重症病房,而医生一脸疲惫,额头上都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医生,我的太太怎么样?”夜廷琛急切的询问。

    医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解开了口罩,面色严峻地说道:“病人的病情有些不乐观,这一刀伤到了内脏,病人大出血,现在失血过多陷入重度昏迷。重症病房内监护二十四小时,要是挺过去,病人也就脱离危险,要是二十四小时还没有醒来,那……那很可能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什么叫永远醒不过来?”

    夜廷琛咆哮一声,像是发疯的野兽一般,重重的将医生扔在了墙上。

    明细夫人看到这一幕连忙阻拦,声音清冷的响起:“你先别冲动,问清楚再说!医生,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我在手术过程中能感觉到病人的求生欲很强烈,你们都是她最亲近的人吧,不断地在她耳边说话,也许对病人的苏醒能够起到帮助。其余的,也只能看病人自己了。”

    医生也没有生气,十分体谅夜廷琛此刻的心情。

    夜廷琛听到这话,黑眸闪烁,像是失了神一般。

    “我现在就去!”

    夜廷琛换上了无菌衣服进入了重症病房,看着带氧气罩的乐烟儿,心狠狠地揪紧。

    她的脸色很苍白,失去了全部的血色,在灯光的照射下,就像是白净的搪瓷娃娃一般。她的表情很柔和,一点都不像醒不过来的人,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而他最心爱的人却躺在这里,能不能醒来还是件未知的事情。

    “烟儿……”

    他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想到她上次说的话。

    她生病的时候,自己守在床边不喜欢说话,这样她会感到害怕。

    那么,他说话!只要乐烟儿能够醒过来。

    他坐在床边,轻柔的抓住了乐烟儿的小手。

    她的手心很冰,摸了摸胳膊也是同样的温度,人就像是刚刚从冰窖里搬出来的一样。

    “冷不冷?你这丫头怕冷怕热还怕疼,一疼就红眼睛。流了这么多血,你一定很疼吧?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起来打我骂我好不好?”

    这话,像是石沉大海,乐烟儿没有一点反应。

    心电图的浮动没有变化,证明这番话乐烟儿听着没有任何感觉。

    医生说她求生的一直很强烈,是什么让她这么强烈。

    “烟儿,我是夜廷琛……”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心电图的起伏突然快速的跳动了一下。

    夜廷琛面色大喜,连忙说道:“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请柬是你亲自挑选的,你还给宾客们准备了小礼物,现在堆满了房间,粉红色的盒子打着漂亮的礼花……”

    夜廷琛说道婚礼的时候,乐烟儿的心电图波动的明显快了许多。

    婚礼……

    乐烟儿是想和他一起步入婚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