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435章 无情无义

时间:2017-10-27作者:南棠

    但是没想到人救回来以后,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

    “琛,我就是孟依白啊。”

    这话,把他的心情打乱,让他忘记了陪乐烟儿看婚纱,甚至连夜赶到医院,就是怕她出了什么不测,为的……就是这句话。

    不是因为相信,而是愤怒。

    他当然希望孟依白活着,但是却不能容忍,有人顶着她的脸,招摇撞骗!

    他已经对杜鸿雪足够的容忍,但是不代表次次都容忍,她的存在,已经对乐烟儿构成了伤害,那么也别怪他无情了。

    杜鸿雪自然知道仅仅凭借一句话,他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她有证据!

    “前不久我拍戏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伤,让我彻底的记起来一切,当年我被逼跳海,但是我没有死,而是被一辆船救了下来,后来我就失去了记忆,以杜鸿雪这个身份活了下去。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是你肯定也调查过我,我和孟依白的血型一样,长相一样,甚至被收养的时机都和孟依白失踪的时机差不多,这些,你要如何解释?”

    那个人说的没错,答应帮她找回记忆,就真的没有骗她。

    这次清醒过来,意外的发现,自己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和夜廷琛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事情就好像发生在昨天的一样。

    她本来并不想承认孟依白的身份,但是她要是再不承认,她就要永远的失去夜廷琛了。

    当年,自己是因为他而死,他不可能对自己置之不理,不管是愧疚也好,还是爱情也罢,只要他能在自己身边就可以了!

    “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是在雨夜,我和安娜一起晚上回家遇见了身受枪伤的你,是我把你带回医院救了你,最后你母亲出现,知道我竟然可以触碰你,让我跟你一起回去,让我照顾你的伤势。你不喜欢吃药,一工作起来就没完没了,书房永远是黑白的严谨色调,你喜欢晚睡早起,时常会错过饭点……”

    她每说一句话,脑海里就放过一个片对,最后眼睛渐渐湿润起来。

    夜廷琛没有出声阻止,她就一直说下去。

    而门外……

    刚刚过来的乐烟儿,正好听到这番对话。

    她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一般,站在病房门口,动弹不得,脑子里只有一个懵懂的念头——

    杜鸿雪……是孟依白?

    上帝,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嘛?

    当她听到杜鸿雪后面这一段话的时候,一颗心渐渐地跌入冰窖,握着门把的小手竟然一阵阵的沁出冷汗,她竟然觉得腿脚发软,浑身冒汗。

    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扇门,竟然没有勇气推开,而杜鸿雪的声音还声声在耳。

    “你这个人不喜欢听歌,喜欢看音乐剧。但是你知道我喜欢,你会带我去看乐队的演唱会。你胃痛,不喜欢吃外面的饭,我就和大厨学做饭,每次你出门上班,我都会在你的包里放上胃药这些我都记着……”

    这些话,一字一句地戳进乐烟儿的心里。

    她现在才发现,以前的那些想法,全都是自欺欺人。

    原来,孟依白一直存在着,是她可笑得没有发现而已。

    乐烟儿突然没有勇气继续听下去,她仿佛像个局外人一样,听着杜鸿雪的话,仿佛参与了她和夜廷琛的过去一半。

    这种感觉,很扎心!

    她的心已经快要变得干涸起来。

    她慢慢朝后退去,眼泪早已在眼眶里蔓延,遮住了她的视线。

    这条长廊很远,她走的踉踉跄跄,好几次险些摔倒,她扶着墙,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人剥离。

    但是,她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原来,她一直不敢比较的人还活着,那么她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安慰自己了。

    孟依白死的时候她无法比,现在活了,她还有任何胜算吗?

    乐烟儿不敢想,只想逃离。

    而此刻,病房内,杜鸿雪继续慢慢回忆起两个人的美好。

    她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夜廷琛身上,发觉他一直面色平平,那深邃的黑眸里没有泛起任何涟漪,不禁让她的心慢慢陷入了恐惧。

    说了那么多,夜廷琛应该已经相信自己才对。

    但是,她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相信的光芒。

    最后,她说不下去了,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静默到现在的男人终于开口了:“说完了?”

    “你……你还是不信我吗?我真的是孟依白啊……”杜鸿雪痛苦地说道。

    “哦?是吗?”夜廷琛的语调上扬,脸上带着一抹寒峭的神色,“你是孟依白,那然后呢?告诉我这一切,你是想干什么?”

    这话,问的杜鸿雪一愣。

    她想干什么?

    她为了这个男人差点死掉,被人欺辱,这十年更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受尽欺负。

    现在,她心爱的男人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吗?

    她忍不住自嘲一笑,说道:“琛,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你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是因为乐烟儿吗?我虽然找回了记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打扰你们,看着你们幸福我也很开心,可是……为什么你变成了这样?”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个身子颀长,气质尊贵冷漠的男人便迈着步伐,来到了她的面前。

    他逆着光,她一时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却感觉那灼热的眼神,迫人的威压,宛若实质的落在她的脸上。

    最后,男人站定在她的面前,她仰着头卑微地看着他。

    但是下一秒,男人冰冷的大手猛地扼住了她的脖子,声音寒彻地响起:“叫我夜少,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三遍,因为代价你付不起!”

    “琛……夜……夜总……”

    她突然无法呼吸,一阵又一阵的窒息感,差点让她崩溃。

    夜廷琛的手劲很大,且没有任何犹豫,猛地捏紧,根本不给她丝毫的喘息机会。

    他真的想要杀自己……

    那张俊脸靠近过来,她能感受到他寒彻的气息。

    眼神是冷的,手是冷的,就连碰触肌肤的呼吸都是冷的!

    她的心一下子慌了,因为这样的见面场景和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就算没有温情,也绝对不会是这般冷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