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433章 生气了

时间:2017-10-27作者:南棠

    乐烟儿的心莫名地堵塞了起来,眼神闪烁地避开了那一双黑眸,怕他看到自己的狼狈。 她垂着脑袋,继续吃着面,假装毫不在意,但是这面……突然变得苦涩了起来。

    她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那……那你前段时间忙碌起来,是因为她是不是?”

    “嗯。”夜廷琛十分诚实,没有任何虚假的点点头,这应承下来,也就没有后话。

    乐烟儿第一次发现,自己如此讨厌夜廷琛的诚实,他向来不会说假话,宠溺是真的,情话是真的,对另一个女人无法忘怀也是真的。

    她多么希望夜廷琛后面还能委婉的解释一下,又或者是骗自己,她都心甘情愿地接受。

    “那你告诉我做什么?人是你救的,我去不合适吧?”乐烟儿低着头,强迫自己冷静,但是话一出口那声音就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根本无法伪装。

    她想装的大度一点,但是……太难了,她情愿夜廷琛不告诉自己,蒙在鼓里,也好比坦诚带来的伤痛好得多。

    “笨蛋,你在想什么?我和她什么都没有。有人在背后搞鬼,知道她和孟依白一模一样,所以故意这么做。我不能因为我再伤害一个人,前几天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多想,现在人已经醒过来了,所以我想你陪我一起去看看。”

    乐烟儿闻言,忍不住腹诽,既然怕她多想,那就永远不要说。现在知道他没有陪自己去挑选婚纱看教堂的原因是陪另一个女人,她心里的滋味更加不好受。

    她知道夜廷琛对杜鸿雪有很多包容,因为她和孟依白一模一样,她很理解,但是不代表她不害怕,她无所谓,毕竟女人都是感性动物。

    她一直不敢拿自己和孟依白比较,自我安慰是因为孟依白死了,她没有必要和一个死人比较。

    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想呢?

    一个人死了,才会成为永恒,她在夜廷琛最爱她的时候突然死亡,使得夜廷琛这辈子都不会忘怀她。

    毕竟,他先认识了孟依白,她也是第一个触碰他的女人,彼此熟悉了解,已经被人认可,就等着结婚了,青涩少年的第一份感情,总是那纯洁动人。但是她却死了,是因为夜廷琛而死,这份愧疚和自责,是无与伦比的。

    乐烟儿相信夜廷琛这些年心里一定不好受,一个男人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还让她临死前遭了那么大的罪,这是一个男人无法容忍的。

    她不知道夜廷琛对孟依白还爱不爱,但是愧疚……确实一直存在的。

    这份愧疚会一直蔓延,直到夜廷琛生命终结。

    因为愧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和孟依白一模一样的杜鸿雪出事,要是杜鸿雪死了,在他眼里等同于第二个孟依白死了,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她理解夜廷琛那么重视杜鸿雪,但是她是他的妻子,不吃醋怎么可能?

    “我不去,她是你公司的艺人,又和我没关系,我明天早上还要上课,不去。”

    她戳了面碗两下,觉得索然无味,但是一想到这是他的长寿面,还是他亲自下厨的,就舍不得扔掉。

    一想到这,乐烟儿暗骂自己没出息,真是太在乎这个男人了。

    虽然心里不平,但是她还是乖乖地将面吃完,将空碗送到了厨房,边走边说:“你慢慢吃,我先回去睡觉了,今晚我和明星星睡。”

    她从厨房出来,门就被夜廷琛堵住了,他无奈笑笑,眼中有着促狭的光芒,他问:“你这是吃醋了吗?”

    “没有,你的面里一点醋都没有。”她一本正经地回答。

    就要从他身边越过去,但是却被他紧紧抱住,她忍不住气道:“放手,我要睡觉了,没时间陪你闹。”

    “生气了?我错了。”夜廷琛诚恳道歉的声音传来,弄得她耳朵痒痒的。

    “错哪了?”她问。

    “……”

    “你根本都不知道错哪了,你就认错?”乐烟儿顿时急了,一脚重重的踩在他的鞋面上,

    夜廷琛明明吃痛,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道:“只要你生气了,不管是谁对谁错,都是我错了。”

    这话入耳,不得不说,真好听。

    乐烟儿心中的暖流刚刚划过,她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自己感动个屁!

    “明明就是你错了!说的我好像蛮不讲理一样,一开始救了人你不说,怕我多想,现在人好了你就告诉我了,你怎么这会不怕我多想了?”

    “因为……”夜廷琛闻言微微锁眉,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嗫嚅了一下唇瓣,什么都没有说,最后紧紧的抱住了乐烟儿。

    “你说啊?因为什么,怎么这会不说话了?”面对他的沉默,乐烟儿更加生气,不断地挣扎着他的怀抱,“你给我松开,我要回去睡觉了,你想要救谁就救谁,想要看谁就看谁,不关我的事。”

    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他就是不放开,即便她掐他打他咬他,他就是不松开。

    乐烟儿见他既不还手,也不说话,不禁心里更气,最后咬咬牙,竟然一口重重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尽所有的力气,但是夜廷琛连一句痛苦的闷哼都没有。

    直到,她的口腔里溢满了鲜血的气息,独有的铁锈味蔓延开来,她才发觉自己竟然把他的肩膀咬破了。

    乐烟儿连忙松口,看见他痛的蹙眉,但是仍然一句话都没有,不禁气得落泪。

    “你是不是傻啊,不会躲开吗?”

    “我舍不得放开你,我怕你跑了。”夜廷琛空出一只手,帮她擦拭眼泪,那动作小心翼翼,有着说不出的轻柔,就好像是在擦拭一件珍宝一般,是那样的爱怜。

    他的眼神很复杂深沉,藏着许多她看不懂的情绪,但是她却能莫名的感受到他的悲伤。

    夜廷琛……在悲伤,为什么?

    为什么她觉得,夜廷琛好像还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乐烟儿呆愣愣的看着,耳边传来他异常沙哑的声音:“只要你不离开我,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