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宝妙仙 第二十五章 徭役

时间:2019-05-15作者:晨沧

    &a;nbsp&a;nbsp&a;nbsp&a;nbsp三天之后,梁辰随小队出发,前往浮余山矿场。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他依旧吊着一臂,装作伤势未好的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浮余山位于东阳县最东边,距离县城有百多里地,几人是骑着角马而行。

    &a;nbsp&a;nbsp&a;nbsp&a;nbsp角马就是梁辰当初见到拉粮车的异兽,似马、长牛角、身上有鳞片。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来梁辰手臂有伤,二来他也没有骑过角马,骑术不行。

    &a;nbsp&a;nbsp&a;nbsp&a;nbsp因此,几人汇聚之后。‘笑面虎’白彦便表示,为表歉意,要骑马带着他,并在路上教他骑术。

    &a;nbsp&a;nbsp&a;nbsp&a;nbsp队长几人也都同意,梁辰自无不可。

    &a;nbsp&a;nbsp&a;nbsp&a;nbsp上午出发,五人四马向东而行,中午到了东山镇休息一番,吃过午饭,下午继续向东,在天色将暮之前,终于赶到了浮余山脚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路,梁辰再次见识了这个世界野外的荒凉,草木荆棘、林木遍地,常有凶禽野兽徘徊在左右。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这次与当初前往东阳县又不同,梁辰炼体初步有成,虽然四周时有凶禽野兽窥探,不过他却没有了多少恐惧之感。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武力在身,即便面对凶禽野兽也有了自保之力的自信。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路上,‘笑面虎’白彦也是尽心竭力,教导着他骑术,似是真的在为三天前不小心弄伤他赔礼道歉。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一路学习,虽然还没有亲身尝试过,倒也学了不少经验,七宝妙树上,代表‘马术’的神通果,也渐渐冒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浮余山处在东阳县以东,呈南北走向,绵延有数百里,据说是北部一座大型山脉的支脉尾脉。

    &a;nbsp&a;nbsp&a;nbsp&a;nbsp山中盛产一种‘灵铁矿’,据说是炼气期修士炼制法器的常用材料之一,虎堂常年征发治下平民来此服徭役开矿。

    &a;nbsp&a;nbsp&a;nbsp&a;nbsp偶尔也有龙堂弟子深入境内,偷袭这样的矿场等地,所以也需要虎堂派人驻守。

    &a;nbsp&a;nbsp&a;nbsp&a;nbsp‘媚虎’苏虹出面,与之前的驻守小队办理了交接。

    &a;nbsp&a;nbsp&a;nbsp&a;nbsp之后两个小队,又一起参加了矿场方面举办的晚宴,既是欢迎,也是送别,最主要是梁辰他们这新来的小队,需要和矿场管理层认识一番。

    &a;nbsp&a;nbsp&a;nbsp&a;nbsp晚宴过后,天色已晚,众人便各自回屋休息。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里虽然是山野矿区,不过虎堂经营多年,早已建好了各种配套设施。

    &a;nbsp&a;nbsp&a;nbsp&a;nbsp驻守小队成员每人分一处住处,梁辰看了,比他在县城中堂口统一分的小院房屋条件更好,倒也颇为满意。

    &a;nbsp&a;nbsp&a;nbsp&a;nbsp一夜无话,第二日天亮,小队成员聚在一起用了一顿早饭之后,便自分开各忙其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驻守矿场的任务,对于虎堂小队来说,更多是轮休性质的,危险虽有却很少,每天只要派出两人巡逻一番附近山脉即可,其他人自可忙自己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也是张教头托人、找关系,将他安排进‘霸虎’小队的原因,让他跟随小队来这矿场驻守,即安全、且自由,比之在县城训练修行,也不差多少。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今日是‘霸虎’小队接受任务之后,第一次开始巡逻附近山脉。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队长‘霸虎’亲自出马,带着‘冷面虎’陈锋巡逻四周,排除危险。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这样的新人,自然是不会分配任务的,让他自由行动,做自己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想了想,没有先去找地方练功,而是向着山上矿区内走去。

    &a;nbsp&a;nbsp&a;nbsp&a;nbsp虎堂小队来此驻守,只是守护矿区的安全,对于矿区的工作、开矿、服徭役的平民等等,往往不会出手干涉。

    &a;nbsp&a;nbsp&a;nbsp&a;nbsp矿区的整套工作、管理、运转等,自有矿场管理层负责。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些管理层,通常来说,也都是白虎堂中权贵人家的亲旧。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们依靠着白虎堂权贵人家讨生活,白虎堂也通过他们直接掌控资源。

    &a;nbsp&a;nbsp&a;nbsp&a;nbsp至于黑虎堂的人,通过梁辰这些天的了解来看,倒更像是被压制的‘打手’!

    &a;nbsp&a;nbsp&a;nbsp&a;nbsp一直以来形成的惯例,当然这‘惯例’肯定有白虎堂有意为之的成分在里面,来此驻守的虎堂弟子,基本都不会进入矿区,干涉矿区的工作。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梁辰打算稍稍打破这‘惯例’,进矿区里面去看看。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没有对抗整个白虎堂的实力,所以并不打算插手矿区的工作。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他进入矿区的目的,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做善事的机会。

    &a;nbsp&a;nbsp&a;nbsp&a;nbsp此前他在东阳县中,日日行善积累而成的一颗拇指大小‘善德果’,已经被他用来修复手臂筋骨断折的损伤。

    &a;nbsp&a;nbsp&a;nbsp&a;nbsp此时七宝妙树上,‘善德果’的枝杈空荡荡,而没有‘善德果’在身,梁辰总有些心中不踏实的感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及至矿场入口,梁辰还未进去,迎面却从矿场中出来六人,中间还抬着一人。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看去,这些人都是衣裳破旧,满身破洞加补丁,身形消瘦、皮肤粗糙老态,灰头土脸的,一看就是到是在矿场中服徭役的平民。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中间抬着的人,更是头破血流,早已没了声息。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怎么回事?”梁辰上前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几人看到他,连忙放下尸体,惊慌施礼。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摆手,问道:“这人是怎么死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六人相互看看,最后走出一人,看着梁辰,有些迟疑问道:“你是梁虎家的小子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转眼看向他,梁虎正是他这一世父亲的名字,既然认识他父亲,看来也是乡邻。

    &a;nbsp&a;nbsp&a;nbsp&a;nbsp见到梁辰反应,那人明显轻松了不少,面上挤出几丝笑容,道:“我也是梁园的,你们家在村东头,我家在村西头,不过我们两家的地靠在一起,去年我还见到你跟着你爹下地干活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今年听说你加入了虎堂,如今看来,果然成了老爷!”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来是乡邻。”梁辰点头问好。

    &a;nbsp&a;nbsp&a;nbsp&a;nbsp浮余山这片矿场,靠近东阳县,事实上每年征发开矿的徭役,其中大半也都是来自东阳县下各处乡镇,在这里碰上同乡甚至同村之人,都属寻常。

    &a;nbsp&a;nbsp&a;nbsp&a;nbsp看到梁辰点头问好,那人似是有些激动,身子似乎都挺直了不少,面上笑容越发深厚。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即似是想起梁辰的问话,笑容又渐渐散去,看向放在地上,头破血流的尸体,叹息一声说道:“说来这人就是我们隔壁村的人,今早开矿,一处山石崩塌,他跑的时候腿软了一下,没有躲开,直接就被山石砸中了脑袋,当场就没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人说着还摇了摇头。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闻言也是一时沉默,开矿死人,便是他前世也是难以避免的事,他也没有办法。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们这是要把他抬哪去?”梁辰又问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抬去北边乱葬岗埋了。”那同村之人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这么埋了?”梁辰惊讶问道:“不把尸体送回他家?”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同村之人闻言,苦笑说道:“怎么送?虎堂是不会派人送的,叫他家人来接,路上又都是豺狼虎豹的,谁敢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只能就近找地方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等到徭役结束,他没回去,他家里人也就知道了。”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乡邻说着,摇头叹息道:“每年徭役,哪次有不死人的?大家都习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闻言,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是来找做善事机会的,眼前所见桩桩件件,似乎都是大有可为的‘善事’。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他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后也只能叹息一声,让几人继续抬尸而去,而他则继续走进矿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