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宝妙仙 第十四章 总堂来人

时间:2019-05-15作者:晨沧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回想当时,是取了河水反复冲刷现场的,一点血迹都没留下,而且这大半月来还下过一场大雨,就算还有什么痕迹,也该都被大雨冲刷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应该是查不到他头上的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有些不确定,却也只能在心底祈祷无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接下来,他修炼‘龙行九变’越发的刻苦。

    &a;nbsp&a;nbsp&a;nbsp&a;nbsp虎堂会不会查到他的头上,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增强自己。

    &a;nbsp&a;nbsp&a;nbsp&a;nbsp自己足够强了,才能无所惧。

    &a;nbsp&a;nbsp&a;nbsp&a;nbsp三日之后,‘龙行九变’皮肉境‘功行果’,成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搭配上一粒‘粮精丸’,梁辰熟练而顺利的再次突破一次‘皮肉如铁’。

    &a;nbsp&a;nbsp&a;nbsp&a;nbsp突破之后,梁辰仔细感受身体皮肉的变化。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的变化,更为细微,但是差距却更大。

    &a;nbsp&a;nbsp&a;nbsp&a;nbsp就像是从铁到钢的变化,不仅增加了坚度,还增加了韧度,防御更强了,更难伤害。

    &a;nbsp&a;nbsp&a;nbsp&a;nbsp据梁辰所知,普通的兵器,分为三等,凡兵、利器、宝刃。

    &a;nbsp&a;nbsp&a;nbsp&a;nbsp若说此前,他‘虎扑八法’皮肉境修炼有成,利器难伤的话。

    &a;nbsp&a;nbsp&a;nbsp&a;nbsp那么此时,‘龙行九变’与‘虎扑八法’皮肉境皆有所成,相互契合互补,则是宝刃难伤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皮肉境’的提升,让他越发确定了自己的判断,‘龙行九变’与‘虎扑八法’绝对是配套的功法,能够合二为一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只不知道,龙堂、虎堂之中,有没有其他人发现这一点?又有没有其他人如他一般,同时修炼了‘龙行九变’与‘虎扑八法’?

    &a;nbsp&a;nbsp&a;nbsp&a;nbsp‘龙行九变’皮肉境修炼有成,梁辰继续修行‘龙行九变’筋骨境,以求追上‘虎扑八法’筋骨境修行的进度。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次,他准备等两颗‘功行果’都成熟后,一起吞服,以突破‘筋骨似银’看看效果如何。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按照梁辰推测,这两门炼体功夫,应该是从一门功法中拆分出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若是合一之后,突破境界应该是一次性突破的,而不该像‘皮肉境’那样分开突破。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皮肉境’的分别突破,梁辰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皮肉坚韧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a;nbsp&a;nbsp&a;nbsp&a;nbsp但是,没有比较就没有确定。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筋骨境修行,梁辰准备来个一次性突破,与皮肉境两相比较,看看究竟有无差别、差距。

    &a;nbsp&a;nbsp&a;nbsp&a;nbsp转眼间,距离那男子尸体被发现,已经过去了五天。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皮肉境双重突破也过去了两天。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日,他正在自己自己经常修行的地方,修炼着虎咆拳与飞刀术。

    &a;nbsp&a;nbsp&a;nbsp&a;nbsp前面因为修炼‘龙行九变’的缘故,这两门新选的功夫倒是一直没怎么修炼。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最近危机意识大增,准备将它们抓紧炼成‘神通果’吞下。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忽然,远处有人喊他,梁辰停下身形抬眼看去,人影靠近,他认出是这次与他同来虎堂的一位同乡,梁辰此前还曾多次指导、矫正过对方‘虎扑八法’三静桩的修炼。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张教头让你回去!”来人跑近,看到他说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让我回去?”梁辰疑惑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口中问道,心中却是怦怦跳,莫非虎堂真的查到他头上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若是真的是虎堂查到是他杀了那男子,来的也不会是这同乡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是郡城总堂来人了!”同乡倒是直接解了他的疑惑,道:“让在县城的分堂弟子召集起来,好像是总堂来人有事要说。”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点点头,心中却有几分猜测,总堂来人恐怕也是为了那被他杀死、沉河的男子。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事似乎牵扯的越来越广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越是如此,无疑越发让他担心。

    &a;nbsp&a;nbsp&a;nbsp&a;nbsp走在回堂口的路上,身旁的同乡忽然有些期期艾艾的向他说道:“梁辰,那个,对不起!”

    &a;nbsp&a;nbsp&a;nbsp&a;nbsp“嗯?”梁辰有些疑惑地看向对方。

    &a;nbsp&a;nbsp&a;nbsp&a;nbsp同乡面色似是有些胀红,看着梁辰,道:“我……你多次帮我、指导我修炼,可我之前还怀疑你、指责你!”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也不知道那时是怎么了,就像被蒙了心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我……”同乡说着,忽然一个大礼,再次道歉道:“对不起!”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露出微笑,扶住对方,道:“没事,这事我早就放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同乡不由面露喜色,连道:“谢谢!梁辰,谢谢你!那我修炼有问题还能向你请教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当然可以!”梁辰欣然同意。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管对方的道歉是否真心实意,对于梁辰来说,助人就是做善事,就是增长‘善德果’,就是增长他的‘救命仙丹’!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又如何会不愿意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得到梁辰的同意,那同乡连忙问了几个修行中遇到的问题。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都一一给了解答。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一路问答,转眼回到了县城虎堂堂口。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堂口中的弟子,都已经在后面的广场上聚齐,两人连忙赶过去,向两位教头报告,各自回归队伍。

    &a;nbsp&a;nbsp&a;nbsp&a;nbsp不久之后,分堂堂主带着四人走来,两男一女一少年。

    &a;nbsp&a;nbsp&a;nbsp&a;nbsp四人都是身穿锦服,上绣白虎,气质富贵骄傲。

    &a;nbsp&a;nbsp&a;nbsp&a;nbsp梁辰没在堂口见过他们,显然就是同乡说的郡城总堂来人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分堂主带着四人来到众人面前,扬声说道:“众弟子听着,这几位是郡城总堂来的贵人,来此调查一些事情,你们都要好好配合!”

    &a;nbsp&a;nbsp&a;nbsp&a;nbsp“是!”

    &a;nbsp&a;nbsp&a;nbsp&a;nbsp分堂众弟子齐声应道,声音并不算响亮。

    &a;nbsp&a;nbsp&a;nbsp&a;nbsp分堂主见此,转身向那四人中领头男子微微躬身,笑道:“君少爷,东阳县分堂弟子,除了出任务的都在这了,您请!”

    &a;nbsp&a;nbsp&a;nbsp&a;nbsp那领头的男子,二十多岁模样,容颜俊朗,气质更是雍容威严,微笑向着分堂主点头,道:“多谢魏堂主。”

    &a;nbsp&a;nbsp&a;nbsp&a;nbsp分堂堂主姓魏。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即,便见那男子上前,目光扫过分堂众弟子,扬声说道:“大家想必都还记得,五天前从东阳河中捞出的尸体。”

    &a;nbsp&a;nbsp&a;nbsp&a;nbsp“那尸体是我们的敌对势力龙堂弟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大约一个月前,这人潜入郡城总堂,从总堂之中盗取了一样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逃离的时候,被总堂的人发现、重创。”

    &a;nbsp&a;nbsp&a;nbsp&a;nbsp“本以为他已经跑了。却没想到,如今竟然在东阳河中发现他的尸体!”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在他身上,我们并没有发现总堂被盗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