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倾世聘 第374章 自相残杀

时间:2019-03-05作者:九荟

    第374章、自相残杀

    步青胭直接连一个眼神都懒得落在吴坤林身上。

    冷眼扫了其他几人一圈。

    “你们这样的心术,配不上成为一个医者。是自己了断,还是需要我帮你们一下?”

    默默的远离了吴坤林的几人一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吓得惨白惨白。

    不,不行,他们不想成为残废!

    其中一人瞬间反应过来,拔腿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过去。

    然而,“噗哧”一下,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迅速传来。

    剩下的几人惊恐的望过去,一个个吓得腿肚子都在发颤。

    弑血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吴坤林的手腕上拔了出来。

    更加没人看到祁越是怎么出手了。

    只是现在,它已经用同样的方式,正中逃跑那人的背后。

    却避开了要害。

    血流不止,生不如死……

    “哐当”其中一人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惊恐的朝着步青胭的方向看过去,唇瓣吓得苍白,“不,不是我,我们不是……”

    他们,他们不过是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还不想死。

    真的不想!

    方才的嚣张气焰,在这一刻瞬间变的无比可笑。

    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敢忽视秦年?

    步青胭冷笑,缓缓靠近,“我不会要你们的命。只不过,你们配不上当一个大夫。”

    说话间,直接朝这地上的几人丢了把小匕首,“给你们个机会,自己动手。”

    地上的三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视线中看到了那一丝恐惧。

    步青胭直接无视。

    医者仁心,连最基本的道德都没有的人。

    如何相信他们能真心对待病人?

    “不过,你们还有三个人,我只给其中两个人自己动手的机会,所以,你们看着办……”步青胭凉悠悠的语气。

    却是悬在这几人头上的一把利刃。

    祁越便在此刻稍稍靠近,站在了步青胭身后。

    稍稍有些不赞同她的做法,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何须如此麻烦?”

    这句话一出来,步青胭深知祁越已经明白了她这做法下的深意。

    故意说得。

    步青胭顺着将这出戏演下去。

    回身扯过了他的衣袖。

    稍微端详了一下上面的血液。

    这是刚才从吴坤林手上拔出弑血扇时,溅到的。

    她的越师兄,可是一向最爱干净的。

    “让你出手,岂非是大材小用了?”

    步青胭顿了顿,“再说,我可不想让你为这些人,脏了手。”

    说话间,步青胭瞥了眼地上的人。

    “下不了手?那不如,我帮你们选,看看是哪两个自己动手?这最后剩下的人,可就没那么好……”

    “嘭!”人被撞到的声音。

    “噗哧……”鲜血四溅。

    匕首被抢走……

    步青胭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还在地上沉默的三个人,突然冲着前面的这一把小匕首开始争抢。

    最靠近匕首的人抢到了。

    直接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一刀。

    又快又狠,鲜血直流。

    方才还在犹豫的几人,此刻,因为她这一句话,顿时自相残杀起来。

    很快就扭打成了一团。

    步青胭冷眼看着,并没有上去阻止的想法。

    只跟着祁越稍稍退后了两步。

    远离了那个场面。

    顺带回头看了一眼。

    吴坤林和那个背部还插着弑血扇的人。

    已经昏迷。

    步青胭下意识看了眼祁越,眉宇间都是不太高兴。

    “这就让他们离开。”祁越出声,“巫舜。”

    巫舜立刻从暗处出来,立刻跪在祁越面前,“公子。”

    “处理干净。”

    “但是别让他们死了。”步青胭听着祁越的吩咐,忙不迭的加了一句。

    他这一句处理干净。

    怕是巫林军真的会处理的一干二净。

    指不定连一丝在药王谷存在过的迹象都找不到。

    祁越手底下的这些人办事,她已经是领教过太多次。

    “是,属下明白。”

    虽然平素里都是听着殿下吩咐。

    但此刻三小姐加的这一句,他心里清楚,纵然殿下不太赞同,但也一定会遵从三小姐的意思。

    殿下在三小姐面前,从没什么原则立场……

    巫舜默默的在心底吐槽了一句。

    起身取出弑血扇时,无意瞧见扇柄上溅的几滴鲜血。

    这个位置的鲜血,定然会蹭到殿下手上。

    殿下不是一贯都……

    巫舜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殿下已然带着三小姐走远了。

    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三小姐定然是殿下这辈子的软肋了。

    步青胭任由祁越跟在她身后。

    低头翻阅着自己手上的册子。

    只是在她慢慢靠近那些临时搭建的棚子时,一路上过来。

    无论是药王谷的大夫,还是那些来求医的医者,纷纷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

    刚才那一幕,他们根本没避着任何人。

    就怎么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个不起眼的秦年,却直接废了朱堂主手底下的几个弟子。

    以及旁侧这个来路不明的高手。

    他们……

    尤其是之前跟着吴坤林议论过步青胭的那些人,此刻都快是要吓疯了。

    有两个趁着旁人不注意,已经直接从后面偷偷溜走了。

    这里是朱巡手底下的弟子用来医治的地方。

    所以地方很大,病人也是很多。

    但大多都是些付得起银钱的病人。

    步青胭没有地方坐,便直接走到了吴坤林的位置,将搁置在桌面上的钱箱给收了下去。

    摆上了义诊的牌子。

    既是义诊,便没有敛财的理由。

    步青胭做出这番举动,就开始研究自己手上的册子,并没有朝旁边的人看一眼。

    可其他弟子看着她这番举动,一个个吓得,很是主动的收下了钱箱。

    一个个全部摆上了义诊的牌子。

    战战兢兢,连给病人把脉,手都在吓得颤抖。

    步青胭全然不管,直接抬头看着祁越,出声道,“越师兄,你不让我过去宁逸尘那里,但是能不能派人帮我传句话?”

    这里的病人,怕是都不敢让她医治了。

    但宁逸尘那处不同。

    病人多,药王谷弟子少。

    她也想出一份力。

    祁越冷着张脸没说话。

    步青胭忍不住撇了撇嘴角,小声的撒娇,“就一句,让他那处的病人也都分到这里来一些。就说这里也开始义诊了,好不好?”

    之前由于朱巡的缘故。

    此处敛财,让很多贫苦的病人,都不敢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