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倾世聘 第200章 是那位“爷”

时间:2019-03-05作者:九荟

    第200章、是那位“爷”

    天上月亮甚圆,这青莲寺中的景象,却是一派温和。

    反观燕城内的太子府,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

    燕城,太子府。

    屋内隐约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痛苦声。

    巫舜直接候在屋外,时不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屋内。

    屋内的夜明珠,将里面的情形照着的十分清楚。

    浴桶中的药水,浸泡着太子殿下。

    血红色的肌肤,似乎在屋外就可以听到一寸寸皲裂的声音。

    今日是中秋月圆,阖家团圆的日子。

    可他们的太子殿下,却每个月的十五,都要忍受这样一次非人的折磨。

    “让我进去!你们都反了是不是,再不让我进去,我就让姑母过来,派御林军把你们都赶出去!”

    正当巫舜出神之际,院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喊声。

    这声音一传进来,巫舜就感觉头大。

    来人正是杭月婵杭小姐,每个月的十五,殿下发作的时候,杭小姐一定会到太子府来。

    过去没有三小姐的时候,殿下虽然不喜,却也无所谓她的来去。

    可是现在有了三小姐,殿下自然是要赶人。

    但是每每将人给骂走了一次,杭小姐到了下一个月,还是会跑了过来。

    根本不听殿下的吩咐。

    他们身为属下,也赶不走。

    巫舜认命的走到了院外,朝着杭月婵行了个礼。

    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杭月婵倒是学聪明了。

    直接从他的身侧钻了进去。

    几步就跑到了殿门口。

    巫舜急忙跟过去,这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他又不能真的上手将人给拽开。

    只好为难的看着她,“杭小姐,还请你不要为难属下。这的确是殿下的吩咐,说是您以后都无需……”

    话音未落。

    杭月婵便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巫舜!既然你是太子哥哥的属下,就应该明白以前太子哥哥是怎么对我的。这件事要是太子哥哥知道,一定不会允许你们拦着我的!”

    这么多年都是她守在旁边。

    那个才出现几次的步青胭,算什么东西?

    杭小姐根本不听,殿下此刻正在屋内忍受着巨大的折磨。

    哪里能开口说话?

    巫舜一时间,左右为难。

    然,还未等他想出办法来。

    屋内,突然传来了一阵比祁越平时,稍微低沉几分的声音。

    更加沉稳有力。

    “巫舜,让月婵进来吧。”

    这声音是……

    那位“爷”出来了……

    巫舜瞬间瞪大了双眼,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急忙跪在地上行礼,“是,属下遵命。”

    然后也没有站起来,跪在地上侧了下身子,给杭月婵让开了一条路,“杭小姐,您请。”

    杭月婵一听,脸上生气不耐烦的神色顿时消失了很多。

    却是十分傲娇的看了巫舜一眼。

    直接推开门进去了。

    那神情,好似就是在对巫舜说,太子哥哥到底看重的还是她。

    这个才是她的太子哥哥!

    刚刚一推开屋门。

    入眼处,就是一个巨大的浴桶。

    里面铺满了药材,以及已经快要溢满浴桶的血水。

    祁越便就在此刻,当着杭月婵的面从浴桶中缓缓起身。

    脸上的神色较之平时的邪肆,更多了几分冷酷与暴戾。

    似是因为这离魂症发作时候的痛苦,祁越忍不住抬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十分痛苦低着头,看也没看,倒是很放心她就在自己的面前。

    这发作时候的痛苦,也根本没有避开她,只开口问了一句,“你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终于等来了太子哥哥和她这么温柔的说话。

    杭月婵十分高兴,嘴上却是忍不住委委屈屈的开口,“太子哥哥,您还说呢,要不是你让属下拦着我,我怎么会耗到这个时辰?”

    “是么?”祁越不冷不淡的反问了一句。

    却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高冷不近人情。

    杭月婵倒是也习惯了。

    总比看着太子哥哥对那个什么步青胭,那般温和要来的让她高兴。

    杭月婵噘着嘴,“就是。太子哥哥,你是不是当真喜欢上了那个什么丞相府的步青胭了?你可不要忘了,姑母说过,我自小就是要嫁给你的,你也说过长大后会娶我!”

    祁越稍稍抬头。

    在听到步青胭名字的时候,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痛苦。

    却好像又有更大的一阵痛苦,将他给压制了下去。

    随即又变成了那种略显暴戾的眼神,却是毫不在意杭月婵刚才的话。

    回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随意,“本殿是说过。”

    不过,大多也只是些幼时的玩笑话。

    更何况,最重要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他的存在。

    杭月婵是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人之一。

    然而,一听到祁越这样的语气,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

    杭月婵倒是有些坐不住了,一脸的不高兴,“太子哥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是要反悔么?”

    祁越却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眉宇中,已经染上了几分不悦,“月婵,步青胭是什么身份,你可莫要忘了。她既然是凤凰命格,便注定是本殿的人。”

    至于对她,他最多,也不过就是一份责任而已。

    其他的那些,只怕都不会有。

    这一句话,就将杭月婵给噎住了。

    她自然知道那步青胭的身份。

    可是最让她生气的,也就是她的身份。

    那个什么该死的预言,让她从生下来,就注定可以称为太子哥哥的人。

    凭什么,她才不甘心。

    不过就是一个预言而已,她才不会当真。

    只有她,是一直陪在太子哥哥身边的人。

    也只有她,知道太子哥哥最痛苦,最难熬的事情是什么。

    那些痛苦难熬的时刻,也是她陪着太子哥哥度过的。

    “太子哥哥,你自己也说了,就是因为她有那个身份,你才故意接近她的是不是?”

    所以,根本就不是喜欢。

    祁越望着她,想要回答一句是。

    却突然感觉心底某一处,倒是涌现出了一丝异样。

    似是在极力的阻止他说出来这句话。

    更是在否认,杭月婵说的这个缘由。

    呵,那个人,就如此在意?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 或 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