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倾世聘 第148章 井下腐尸

时间:2019-03-05作者:九荟

    第148章、井下腐尸

    步青胭随手丢开,稍稍探头朝井下看了看。

    有些深,看不见底。

    便问道,“村长,你们村上这井水,可都是互通的?从哪里来?”

    村长回,“大部分都是互通的,基本上都是陵昌镇里的那条河,养活着我们全村人。”

    “大部分?”步青胭一下就抓住了重点,“那其余还有小部分不是?”

    村长点点头,“是啊。我院子里,还有附近几家人家,地方不对。这河水通不过去,所以都是老一辈挖的井,基本上都是地底下的水用着。”

    而其他人,用的都是河水。

    陵昌镇的内河?

    步青胭也没耽搁,直接带着人到了河边。

    沿着河道老远的望过去。

    这陵昌镇,是在这条河的下游部分,基本上也算是末端。

    因为这镇子上的人,将这河堵在了镇子内,方便用水。

    而朝着上面瞧过去,步青胭的视线缓缓上移。

    突然,便瞧见了一处略微有些熟悉的房子。

    一下朝着那个方向指过去,“那个方向,是不是武忠家所在的地方?”

    村长顺势瞧过去,一下想到那日武忠家院内的情形,还稍微有些心有余悸,“是,是的。”

    步青胭只觉有个什么念头从脑中划过,瞬时便有了些思绪。

    问道,“武忠家的院内,是不是也有口水井?”

    这次的问题,是对着巫爵问的。

    那日烧毁武忠院内尸首的事,便就是他们去做的。

    巫爵办事十分周全,回话也是如此,“回三小姐,却有一口井。那日的火势极大,属下事后看过,井口处已有些烧毁,且里面的井水,也剩的不太多了。”

    步青胭霎时想明白了什么。

    即刻朝着武忠家过去了。

    刚刚走到门外,入眼处,便是一片焦土。

    相较于那日的蚊蝇漫天,尸首满地的场景,眼下,已是好的太多。

    步青胭于门前停住了脚步,只带着月溪和巫爵进了去。

    直接走到了水井面前,朝里面探了探,什么也瞧不见。

    步青胭挽起秀眉,“巫爵,这行人里面,你的武功最高,能否下去看看,这井下都有些什么?”

    巫爵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点头,“三小姐放心,属下可以。”

    “好,去让外面的人去找捆绳子来。”

    外面,立刻便有人应声而去。

    很快便递了一捆绳子过来。

    绑在了巫爵的腰上。

    与此同时,步青胭将一块棉布递到了巫爵手上,还顺便给了他一颗药丸,“把这个吃下去。然后捂住你的口鼻。无论在下面看到什么,切记,你绝对不可以直接去触碰。”

    她隐隐间有种感觉,这武忠的家,极有可能是这疟疾的根本源头。

    巫爵接过,毫不犹豫的服下了药丸。

    脚下轻点,整个人直接没入了井下。

    步青胭立在一边,轻轻的捏了捏眉心,有些疲累,却还是不忘询问月溪,“今日外面,可有传了什么消息?”

    自从知道了祁越的真实身份,外面的所有事情,巫爵都是直接告诉了月溪。

    等到步青胭需要时,便一一告诉她。

    此刻,月溪看着步青胭的动作,眸中闪过一丝心疼,略叹了口气,“三小姐,和您猜想的一样。外面,已经有人说您是庸医了。”

    分明是她家小姐研制出来的药方,治好的病人。

    却偏偏,被大小姐抢了名头。

    月溪越想越生气,可又看不明白,自家三小姐葫芦里,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

    步青胭嗯了一声,“那那些病人呢?”

    说起这个,月溪稍稍压低了几分声音,“殿下说,让三小姐您放心,一切都好。”

    “那就好。”正当步青胭出神之际,巫爵已经缓缓从井下被人拉了上来。

    原本别在腰间的宝剑,此刻已经出鞘,剑的前段,戳着一块腐肉带了上来。

    一阵恶臭味,顿时在院中蔓延看来。

    步青胭顺手用帕子捂住了口鼻,示意巫爵将腐肉扔在地上,蹙眉问了句,“这是什么?”

    巫爵的脸色有些难看,“回三小姐,井下,有一具尸首。但是看情况,应该有些时候了,被井水浸泡的,看不出面貌,也分不清男女。这是此人腿部的一块。骨头上面有些痕迹,或许能方便认出身份。”

    身为祁越的手下,巫爵做事还是很谨慎的。

    步青胭随手拿过巫爵手上的剑,将腐肉割开,露出了里面的一截白骨。

    细细看过去,似乎是可以看见一处伤痕。

    看着样子,像是生前造成的旧伤。

    步青胭的脑中,顿时想通了些什么。

    直接走了出去,到了村长面前,“村长,那武忠生前,小腿处,是不是受过伤?”

    村长一脸惊讶,“三小姐,您是如何知道的?那武忠过去在战场上伤了腿,残了好些年啊。”

    当真是!

    这井下的尸首,居然是武忠!

    步青胭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村长,你不是说那武忠死后,尸首已经被烧了么?可是你亲眼所见的?”

    村长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懵的回答,“是,是烧了,还是那武忠的家里人,亲自烧得。”

    步青胭已然想了明白,“那你可亲眼看到了,烧得就是武忠的尸体,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这话,一下子就将村长给问的哑口无言。

    武忠是因为疟疾而死的,谁敢不要命的靠近啊?

    步青胭暗暗咬牙,只觉心头有一团火,无处发泄,眼下却也只能按下,“我只问你,武忠家的这口水井,是不是就是与这陵昌镇,大部分的水井想通?”

    村长点点头。

    步青胭冷笑一声。

    眸中隐隐所现,竟是露出一丝杀意。

    这陵昌镇的疟疾,当真是不是偶尔,而是人为!

    在武忠家放了那样多的尸首,还将他本人的尸首抛在水井下。

    污染了整个镇子的水源,所以才会让这疟疾,传播的如此迅速!

    用一个镇子的百姓之命,来做这样的事。

    想起自己方才与月溪的一番言谈。

    步青胭下意识的转身,朝着北村的方向看了一眼。

    难道是,步文绣?

    这凤凰命格,她与步文绣在外的名声。

    一桩桩,一件件,如此多的破绽,绝不可能是巧合!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