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倾世聘 第15章 、故意构陷

时间:2019-03-05作者:九荟

    第015章、故意构陷

    半个时辰以后。

    大夫人,步洪臣携着二夫人,还有三夫人一并入席。

    原应坐在步洪臣身侧的大夫人,位置却被二夫人生生占了。

    步青胭坐在桌边,看着二夫人一身凉薄夏装,眸光低垂。

    二夫人果然还如前世一般无二,那般愚蠢,却自以为聪明。

    祁越早已敛了身上那股气势,微微低首,叫人几乎全然忽视了他的存在。

    席间一片沉寂,唯有一贯伪善的大夫人,亲自夹了菜,搁进步青胭的小碗中,“青胭啊,多吃些,这阵子你在青莲寺受惊吓了,今日这家宴,也算是给你接接风,去去晦气。”

    步青胭也是假笑,“谢谢母亲关心,青胭没事。”

    眼瞧着这一幕,坐在她对面的步翠琳死死盯着她,咬着筷子,敢怒不敢言。

    有大夫人与步洪臣在这里,步翠琳的性子,也只能收敛。

    这种挑衅的目光,步青胭坦荡荡收下,对着步翠琳扬起一抹微笑以示回应。

    落在步翠琳眼中,这便是她明晃晃的炫耀。

    然,还未等步翠琳收回目光,院门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一位老妇人哭天呛地的声音屡屡传来。

    紧接着,院门处的侍卫还没拦得住,一名一身褴褛的老妇人已经冲上前来,重重跪在地上,“求丞相大人,给我女儿做主啊,我女儿死的冤啊!”

    步洪臣刚要发怒,旁边的二夫人却适时惊呼一声,“呀,这不是如月的娘亲么?”

    如月的母亲?

    步青胭回眸,看着地上的老妇人,视线渐渐转移,经过步翠琳,落在二夫人身上,一眼看透她那拙劣的演技。

    自然,也没错过步翠琳眸中那股得意。

    目光锐利,心下冷笑。

    如月无父无母,从小就被卖进丞相府,哪里来的什么母亲?

    一听到二夫人之言,地上的老妇人哭的更加厉害,“二夫人明鉴,可怜老妇人,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现在却被三小姐生生害死了,还望丞相大人给小民做主啊!丞相大人,求您给小民做主啊!”

    步洪臣明显十分不悦,正要发怒,守门的侍卫匆匆而至,向步洪臣请罪,“老爷恕罪,这,丞相府门口聚集了许多穷苦百姓,说是来讨要个说法,属下,属下实在是拦不住这妇人。”

    天子脚下,朝中为官,最忌讳的便是民心怨愤。

    步洪臣深谙为官之道,硬生生将心头的不快压下,摆着官威朝大夫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如月被处决,难道不是因为火烧青莲寺,伤了玄寂法师?”

    一听此言,地上的老妇人哭的更甚,“丞相,冤枉啊。小民的女儿一向心地善良,尽心尽力伺候着三小姐,怎会去犯下那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月她,一定是被冤枉的。”

    哭声刺耳,步青胭在一侧静静听着,只觉得有些许烦躁。

    这样着急的想将罪名扣在她身上?

    步青胭一言未发,只淡淡看着大夫人。

    这人,怕是二夫人与步翠琳故意找来,但凭借大夫人心性,绝不会帮她言语。

    毕竟在这府中,最想她死的人,可就是大夫人了。

    果不其然,在步青胭稍稍看过去时,大夫人佯装为难的开了口,“老爷有所不知,当时发生火灾时正是夜间,并未有人瞧见是如月放火。只是这如月没有凭据,指责了青胭。青胭再不是,也到底是如月的主子,所以我这才……”

    并未有人瞧见?

    她的不是?

    步青胭缓缓收回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当真是和稀泥的高手,言语之间,表面上是模棱两可,实际却是在告诉旁人。

    没有证据显示如月放火,但如月却指出她的罪责,所以才因构陷主子被处死。

    然,这大夫人提及她的不是,便是在暗示这老妇人,这火,极有可能是她放的,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

    好一招一石二鸟。

    餐桌之下,步青胭的右手突然被人握住。

    抬头一望,便与祁越四目相对。

    祁越冰凉修长的手指在她掌心轻轻划动:聒噪得很,小胭儿可想除了她?

    步青胭明白,他指的是地上的老妇人。

    随即轻轻摇头,反手在祁越掌心写下:不必。

    这点小计谋,她自有办法应付。

    早料到会有今日,她早有准备。

    祁越微微一笑,收回手掌,便一副整好以暇的看戏状态。

    地上的妇人一听,更加哭的凄厉,这一回,便是直接冲着步青胭问罪了,“三小姐,你好狠的心啊,如月她伺候您这么些年,当牛做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她,生生要了她的性命。”

    步青胭蹙眉,将手掌从桌底拿上来,指尖在桌面轻轻敲击,斜睨了眼地上的老妇人,眸光犀利,“本小姐陷害如月,何出此言?”

    本以为步青胭不过就是丞相府的一个娇小姐,却没料到有这般犀利的目光,像是要将人生生看透一般。

    让老妇人生生打了个寒颤,却很快稳住,“方才大夫人可是说了,说是……”

    “哦?”步青胭没等她的话说完,便打断了她,语气淡淡,“方才母亲说了什么?你何时听到母亲说,如月是我诬陷的了?”

    老妇人一愣,顿时噎住,“小民……”

    “你什么?”步青胭冷笑,“当日,指正如月的可是玄寂法师,你现在的意思是,玄寂法师说谎?”

    老妇人一时有些慌乱,说不出话来。

    步青胭气势逼人,一侧的大夫人被打了脸,紧了紧手中的帕子,“青胭,你这是何意?”

    她这话的意思,便是她撒谎么?

    眼下步青胭的气势嚣张,让步洪臣极为不悦,当即便想处罚她,气势汹汹的道,“步青胭,休得胡说!你……”

    步洪臣话音未落,步青胭便轻轻开口,“父亲,稍等片刻。女儿自有办法证明,当日,没有冤枉如月。火,就是她放的。”

    地上的老妇人见状不好,顿时激动起来,“三小姐!如月都已经死了,你居然还这般蛇蝎心肠,清正廉明的丞相大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步青胭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妇人。

    这就狗急跳墙了?还远远不够呢。

    步青胭稍稍弯腰,盯着老妇人的双眸,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是谁说当夜如月放火,没有证据?”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